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79章 消失的主仆四人

重生 秋夜雨寒 3414 2016-02-20 20:02:42

  “嗯,等莲香这丫头来了,我一准的好好的收拾她。”秦氏笑着说,也似乎完全没有看出容青缈和简柠二人有什么不妥。

简柠的眉头始终紧紧皱着,完全没有听进去容青缈和秦氏的交谈,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容青缈用手指在秦氏手心里慢慢的写着比划着什么。

“小姐,茶水来了。您是不是等的急了,奴婢可是特意选了最好的茶叶和山里的泉水。”莲香笑嘻嘻的进来,假装心虚的说,装作不知道门外站着钱德培,他和她说,要她一直保持不知情的样子,不论容青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切听容青缈的安排,“您看起来不太高兴,是不是生气了?奴婢可是特意取了最好的泉水,有简小姐在,咱们又住在简王府名下的农庄里,可不好慢待了简小姐,嘻嘻,奴婢是不是很聪明?”

“我饿了,而且渴了。”容青缈半带嗔怪之意的说,“真是惯坏你了,让你泡个茶也要这么长的时间,你真是让简柠姐姐看我的笑话,连个贴身的奴婢都管教不好,以后要如何做大事。还聪明,哼,仔细让秦妈妈收拾你。”

莲香一笑,装作没有听出容青缈的嗔怪,瞧向简柠,语气恭敬的说“简小姐,您看,我们家小姐身子一向不是太好,不能饿着渴着,钱大夫也一直给小姐配着养生的汤水,您是不是也稍微的吃一些?这农庄地处偏僻些,虽然没有京城里的山珍海味,到都是自家种的青菜,周边农家自己养的畜牲,吃着安心,味道也好。”

简柠犹豫一下,想了想,只要容青缈始终在自己眼皮底下,这农庄再大也都是些山头,容青缈今年才十岁,由着她跑,她能跑去哪里?时间算起来是有些紧急,但也不差这一顿饭的时间。

再说,她也确实一路上没顾得上喝上一口水,也没心思吃东西,刚刚一直专心看着容青缈,怕容青缈哭闹,如今安稳下来,觉得确实有些不舒服。

“好。”简柠淡淡的点了点头,眉头却依然没有展开。

“一会,简柠姐姐要带我离开农庄。”容青缈语气天真的说,“莲香,你去给收拾好行李,如今天气还好,就选一些和我身上厚薄相仿的好衣服吧,反正容家有钱,到时候遇到喜欢的,再添置也来得及,是不是呀,简柠姐姐?”

“嗯。”简柠对于容青缈的顺从很满意,到底不过是一个商人家的孩子,难怪弟弟一直不肯明确同意娶容青缈。

虽然生得貌美如花,也娇滴滴的很是可爱,可惜,这心机少了些,单纯到近乎白痴,对于要嫁给一个可以当她爷爷的男子也并不特别反感,也许是想着对方是九五之尊的皇上,嫁了,可以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的日子。

不过,这样也好,只要容青缈肯乖乖的听话,那么,她也有可能顺利的说服太后娘娘,吃过饭,她就带容青缈回京城去见太后娘娘,但愿太后娘娘满意容青缈的容颜,答应让容青缈代她和亲!

心里有些慌乱,不是别的,是怕时间来不及,来的时候花了一天半,回去也要一天半,这就是三天的时间,但愿太后娘娘没有迁怒于简王府。

秦氏搀扶着容青缈慢慢向外走,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容青缈的行动有些迟缓,也没有询问原因,其实,慢慢向外面走的时候,秦氏就已经发现容青缈吃下的药有了作用,钱德培没有猜错,所以药也用的对,虽然容青缈的步伐依然缓慢,但搭在她胳膊上的手并没有刚才那么沉。

自打上一次他给容青缈用药被孟龙辉看出一些端倪,钱德培心中就一直甚是内疚,所以来农庄前,他特意央求了师傅给了他医书,在农庄的时间里,他除了尽职尽责的和秦氏、莲香一起照顾容青缈外,其他的时间全部用在了研究医书上,如今,钱德培的医术精进很多,已经慢慢不次于他自个的师傅。

容青缈之所以走的这样慢,不过是想做个样子给简柠看,她不想简柠看出自己已经服下了解药,简柠所下的药已经慢慢失了药效。

“秦妈妈,我的手帕。”容青缈眉头一皱,“我忘在桌上了。”

“我这就去拿。”秦氏立刻松开容青缈的胳膊,匆匆的走回去,去取容青缈忘在桌上的手帕,然后隐约听她和莲香在讲话,“你这丫头,收拾个包袱也这样笨手笨脚,你瞧瞧你叠的衣服,这都起皱了。哎呀,你快点吧,我拿了小姐的手帕还要陪小姐。”

简柠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一群笨蛋!

大概是秦氏帮着莲香收拾了一会,简柠和容青缈慢慢的朝前走了大概有五十米的时候,秦氏才匆匆的跑了回来。

追上前面的简柠和容青缈,秦氏气喘吁吁的说“哎呦,可累死奴婢了,这个小莲香,得了空奴婢得好好的教导教导她,收拾个包袱也弄得一团糟,堆了一床的衣服,害得奴婢还得帮她。小姐,您不能再惯着她,等得了时间得好好的教导一下,她可是您以后的陪嫁丫头,这样笨手笨脚的,到了您未来的婆家,定是会被人笑话和欺负的。”

容青缈叹了口气,“我自个还没长大呢,如何教得了她?”

正说着,突然,容青缈脚下一滑,险险摔倒在地上,仓促之间一把拽住一旁的简柠,“简柠姐姐!”

“怎么了?”简柠一怔,看着容青缈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另外一只手轻轻揉捏着自己的脚踝,好像是扭到了脚,低头看了一下地面,地面上有一块石头上有些青苔,大概刚才容青缈是一脚踩在了这里。

“好疼。”容青缈眼睛里有了泪水,嘴唇微噘,“秦妈妈,去叫钱德培过来帮我看看,真的好疼,这是谁呀,路上有青苔也不打扫干净!明知道这些日子山中多风雨,真是可恶!”

秦氏看了一眼周围,“把您一个人放在这里,奴婢也不放心呀。”说着,喊了远处一个正在打扫的奴仆,“喂,你过来一下,对,就是你!”等着那奴仆走到了跟前,秦氏快速的说,“去叫了钱大夫过来,就说小姐在路上不小心扭到了脚,让他马上过来看一下。对了,还有,去弄清楚这条路是谁来打扫,石板上有这样一块青苔竟然没有打扫,真是欠打!”

奴仆点头如捣蒜,匆忙的去请钱德培。

“要不,我们先慢慢的朝前走?”容青缈抬头看了看天空,略微犹豫一下说,“这儿太阳有些毒,照得我眼花,还有简柠姐姐在这里,简柠姐姐,您在前面走,我和秦妈妈在后面慢慢走跟着。”

说着,将手搭在秦氏的胳膊上,眉头紧皱的一步一步缓缓前行。

简柠瞧了瞧容青缈,想了想,“也行,我们慢慢走,你多活动一下也好,对于扭伤的脚踝也有恢复作用,我们到了吃饭的地方,说不定那个什么钱德培就不用来了,你的脚踝就恢复了。”

“嗯。”容青缈点点头,似乎是在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只是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搭着秦氏的胳膊,轻声说,“秦妈妈,你好好搀扶着,我可不想再扭伤一次,定要好好的责罚那个没有好好打扫的奴才!”

小路有些窄,只能两人勉强同行,容青缈走的极慢,一步一步,简柠走在前面,听得到容青缈的脚步声,偶尔回一下头,看到容青缈正垂着头,一步一步的辛苦朝前挪,走路的姿势都有些变形。

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样子,刚才容青缈那一下扭的有些厉害,其实换了是自己,可能也就是有些不舒服,活动几下就会好,到底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姐,白白的呆在农庄里长高了一些个子。

小路的两边有些树木,农庄就这一样好处,树木特别的多,有高有矮,这似乎是农庄里最狭窄的一条小路了吧,这里,简柠基本上没有印象,上一次陪容青缈过来的时候,似乎没在这样狭窄的小路上走过。

后面似乎有人匆忙的追了上来,简柠停下脚步,她此时离容青缈和秦氏已经有五六米的距离,看见秦氏扶着容青缈在一块正好放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下,追上来的是一个男子,正是钱德培,他匆忙的在容青缈跟前蹲下,仔细检查容青缈的脚踝。

看不到容青缈的表情,一则,容青缈始终低着头,似乎偶尔的还用手去擦拭眼睛,大约是疼的厉害有些掉眼泪,二则,秦氏又恰好站在容青缈朝向她这边的一侧,此时半弯着身子,正好也挡住了简柠的一部分视线。

三人全都没有看简柠这边。

简柠懒得过去,怕听到容青缈喊疼,不过是小小扭伤,真是娇弱的可以。

她慢慢的朝向走了几步,视线落在一棵大树上,树枝上有一只小小的蝉,此时正慢慢的从壳里褪出来,翅膀在阳光下一点一点的展开。

隐约的,可以听到钱德培的声音,“没事,小姐不要怕,只是扭伤,伤的不算厉害,小的这就帮您敷上药,可能会稍微有些疼,您忍着些。”

简柠回头瞟了一眼,见容青缈靠在秦氏的怀中,似乎怕疼,咿咿呀呀的声音听在耳中有些因为疼痛的变调。

真是娇弱!这点个疼也撒娇成这样!

简柠不耐烦的想,继续将目光放到树上褪売中的蝉上,翅膀已经慢慢的展开,被阳光一点一点的照射着,透明的看得到细细的纹路。

终于,翅膀完全的张开了,蝉瞬间的张开翅膀,发出一声脆鸣,在简柠有些被惊到的错愕目光中迅速的飞到上面的枝叶中,然后消失。

“你们好了吗?”简柠看着飞走的蝉,目光在空中游离了一会,眼睛有些略微的酸涩,眨了眨,口中随意的问。

但没有任何声音回答她,只有树上时有时无的蝉鸣之声。

简柠心中一惊,立刻回头去看,小路上已经空无一人,那块石头还在,但坐在石头上的容青缈,以及搀扶着容青缈的秦氏,还有匆忙赶来为容青缈疗伤的钱德培,统统都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