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59章 是孩儿一辈子的事

重生 秋夜雨寒 3551 2016-01-31 20:07:39

  容青缈只觉得心跳的好快,秦氏的话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呆呆的看着没有任何人的水面,莲香不见了,掉河里了,会淹死的!

“钱德培,快把莲香叫上来,小姐吓坏了。”秦氏匆忙的对钱德培说。

就在这个时候,莲香突然从水中冒出头来,手里紧紧握着那条鱼,很是得意的游回到河岸上,她在水里,没有听到秦氏的呼喊,也不晓得她刚才潜入水中已经把容青缈给吓坏了。

“钱德培,你看,它还是逃不掉,我告诉你,我从出生就会游泳,不是吹的,我可以在水下呆好久!”莲香得意的说,将鱼扔给钱德培。

容青缈一把推开抱着她的秦氏,快步走到莲香跟前,想也没想,一巴掌就打在莲香的脸上,打得莲香脸上一疼,人整个的呆在当地,头脑一片空白的站在原地,张着嘴,却吐不出一个字。

“你要是真的淹死了怎么办?!”容青缈的声音透着不安,也不管莲香身上湿漉漉的全是河水,又一把抱住莲香,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梦魇醒来,她不记得全部内容,不知道谁对她是真心谁对她是恶意,但她记得,直到最后,秦氏和莲香这对一直伺候她的,到最后也没有离开她半步,陪她熬过了许多日子,是她唯一可以相信的,但秦氏因她而死,她也不知道最后钱德培有没有带着莲香逃出简王府活下去。

她们不可以现在就出事,她不可以再让她们因她而死!

莲香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潜入水中的时候,把容青缈给吓着了,以为她出了事,所以才会打了她一巴掌,又抱着她哭,身子一直在颤抖。也顾不得主仆尊卑,一把反抱住容青缈,又哭又笑的说“小姐,您可是第一次打莲香,但是莲香高兴,因为莲香知道小姐在乎莲香!”

秦氏和钱德培这才反应过来,秦氏取了容青缈放在一旁的披风将容青缈从莲香怀中拉出来然后包好,“你这丫头,你看你把小姐给吓的,我说小姐呀,您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弄得自己一身水,莲香,快去准备热水,让小姐泡泡驱驱身上的湿气,你是个不怕冷的,小姐身子才好了不久,可经不起折腾!”

莲香立刻满脸是笑的说“好呢,小姐,您别怕,莲香的水性好的很。”

泡过热水,换了干净的衣服,坐在软榻上,秦氏用干净的毛巾慢慢的拭净容青缈头发上的水,用梳子轻轻梳理着。

“小姐,您别怕,莲香的水性真的很好。”秦氏温和安抚的说,“她呀,就好像是一条鱼,到了水里就自由的很,她以前胆子很大,但后来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什么都不怕的她就只怕人,所以,你那日梦魇的时候,她才会躺在地上装昏,她对小姐绝对是忠心不贰,也因此夫人才会让她伺候您。”

容青缈有些不好意思,看了一眼一直垂首站在一旁的莲香,她也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一脸的微笑,脸上的红肿还有些浅浅的痕迹。

“以后不可以再这样。”容青缈轻声说,“也是我害怕,来的时候有人偷偷告诉我,也许会有人在这里对付我,不要让我靠近河水,也不要到围墙附近走动,免得失足掉入河水中或者悬崖下。我怕,我怕莲香会被连累。”

“是什么人胆子这么大?”莲香诧异的问,“这里是简王府的农庄,也有人敢对小姐不利吗?小姐,您不要怕,等到天暖和了,莲香教您游泳,就算是万一不小心,小姐您会游泳,他们也害不了你。”

秦氏瞪了莲香一眼,“这主意你也敢出!”

容青缈却点了点头,“莲香说的不错,与其害怕被人陷害,不如早早的做好准备,莲香还真是提醒我了,刚刚突然想到,我一直呆在房间里,要么就坐在院子里看看书晒晒太阳,到是一时安全,那些护卫全远远的守着,可这总不是个办法,反而是莲香,到处挖野菜,回来和我说,院子里什么什么地方有什么什么,说得头头是道,若是不想被那些想要伤害我的人伤害我,最好的办法就是我比他们更厉害,更熟悉这个地方。”

秦氏想了想,“是这个理,嗯,那一切就按小姐的想法做。”

自从周姨娘提起想让简震娶容青缈为正室之事被简王妃斥责后,有段时间周姨娘称病不肯出现在简王府,一直躲在自家的院落里,简震虽然不能继承简王府的王位,但一向得祖父祖母的疼爱,二十岁的年纪已经有妾有子,只等着合适的机会考取个功名,在京城里做个清闲的官员。

只是这正室之位一直空着,周姨娘心中一直放不下心来,得寻个家境丰厚的人家,免得自己的儿子日后受穷,她才不信简王妃会在意自己的儿子,虽然儿子称简王妃为娘,称她为姨娘。

依然是简王府大家回王府的日子,几个美妾依然规规矩矩的坐在桌前不吭不声的吃饭,她们所生的都是女儿,虽然都是庶出,但简王府的庶出之女也是可以寻个家境不错,或者官位不错的人家,她们不想多事。

只有周姨娘一直在心里思忖着这事,但京城首富是容家,那是真的有钱,虽然不高调,比起其他富贵之家低调的很,可有没有钱,周姨娘早已经查的清清楚楚,这京城九成以上的生意是容鼎名下的,说没钱也没人信,可惜,只有一个女儿,早已经被简王妃看中。

“有些日子没听到容姑娘的消息了吧?”周姨娘用略微有些怯弱的声音缓缓的说,很是配合的跟着轻咳了两声,用手帕掩了掩口,不好意思的说,“妾身这身体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简王妃眼皮也没抬,只慢慢吃着眼前的饭菜。

“容家每隔十天便会收到青缈寄给家里的信函,本王问过,青缈说在农庄住的很好,风景不错,农庄里的人待她也极恭敬,请她爹娘放心。”简王爷咽下口中的饭菜,语气平静的说,“这孩子若是不被人下咒,如今原该好好的在京城呆着,所以生于富贵之家是好事也是坏事,既可以享受比别人多的富贵,但也会遭遇比别人多的波折。”

“爹,孩儿去农庄瞧瞧她去吧?”简业嬉皮笑脸的说。

“不成。”简王妃放下碗筷,声音有些严厉的说,“这事不成,你姐姐去了一趟,病了好些日子才好,你少去凑那个热闹。”

“没事了,她是个女的,本身就弱,孩儿是个男子,阳气旺盛,去瞧瞧容青缈在农庄过得如何,不会有事。”简业不在乎的说。

简王妃瞪了简业一眼,“你真是个孩子,如今容青缈还是阴气旺盛之人,孟大夫说,要经过五年,过了本命年才可以,本来这件事为娘也是不信,可你姐姐她送容青缈去农庄,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就病了大半个月,伺候她的同书同画和为娘说,回来的路上,你姐姐就一直昏睡,精神不振。这事一定有蹊跷,你不能去。”

简业撇了一下嘴,笑嘻嘻的说“让孟龙辉去云天道观给孩儿请个辟邪的物件不就成了。”

“不成!”简王妃头疼的说,“你姐姐也是戴了辟邪的物件,不也一样病了那么久。这件事还是听孟大夫的话吧!虽然容青缈呆在农庄远离爹娘是有些可怜,我却不能拿你们的性命冒险。”

正在吃饭的简柠这个时候抬起头来,这个时候离容青缈离开京城已经大半年的时间,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她也有收到过容青缈的书信,字写的很漂亮,说的不过是农庄里的一些琐碎,报个平安,她也曾经想过去再瞧瞧,但那个孟龙辉一再的向简王妃说,一年内,她只能去看望容青缈一次。

不过,她的病来的真是奇怪,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的路上就开始不舒服,就好像是感了风寒,头疼的厉害,也困倦的很,回来是真真的病了大半个月才好,虽然恨着,不喜欢孟龙辉,却还得一口一口的喝下他配的药。

“可能只是巧合。”简柠轻声说,“或许是女儿路上感了风寒,女儿一向极少生病,一旦生病定是凶险的。青缈妹妹离开京城已经大半年的时间,女儿也有收到她的信函,所写不过是每日里在农庄玩耍,女儿还正想和娘说说,不能总让青缈妹妹在农庄玩耍,得选几个合适的女先生送去农庄,若是这五年里没有人教她规矩和学问,五年后回到京城,岂不是白痴一般?”

简王妃愣了愣,这茬她到是忘了。

“听说,容家接到府中替容姑娘增福的那个女孩子已经出生了?”周姨娘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神微微一亮,略带三分强压的欢喜,“听说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虽然出生的时候有些困难,却大人孩子都平安,听孟大夫说,是个大富大贵的命。”

“怎么?”简王妃略微有些嘲讽的说,“是想替简震定下这个孩子?到也是,虽然是庶出,只是容夫人娘家哥哥的孩子,但如今是替容青缈呆在容府,又是一个富贵吉祥的命,与简震也算般配。只是,简震比这孩子大上二十岁,人家可肯应允?”

周姨娘立刻怯弱的说“妾身只是想想,一切还要您做主。”

“这事不成。”简柠一旁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简震哥哥好歹是我们简王府的骨肉,虽然是庶出,但这正室之位空了这么久,就为了找一个并非容家本姓的庶出之女,就算是这个女孩子再怎么受容夫人宠爱,也不可能替代青缈妹妹的地位,再说了,容鼎会允许自家的财产落在一个外姓人手中吗?”

周姨娘怕简柠比怕简王妃还厉害,脸立刻就青些了,却只能低头不语。不过也在心中不得不承认,简柠的话还是有三分的道理,定下容夫人这位侄女的念头确实有些不是最佳之选。

“不过,简震哥哥的婚事也是该好好的思量一下了。”简柠看了自己母亲一眼,“娘,您也是,您好歹是简震哥哥的母亲,怎么能只顾着简业的亲事却忘了简震哥哥的亲事,如今简震哥哥已经过了二十岁,只等着考取功名留在京城做官,娘得趁这个机会好好思量一下简震哥哥的正室人选,对了,您今日不是要去宫中看望太后娘娘吗?您就和太后娘娘提提简震哥哥的亲事,让太后娘娘为简震哥哥寻个合适的正室,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