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51章 将青缈送离京城

重生 秋夜雨寒 3421 2016-01-23 22:02:25

  看了一会,孟龙辉觉得,容青缈应该还在病体恢复中。

这才慢慢的走到床前,在秦氏事先放好的矮凳上坐下,隔着一方手帕将手指搭在容青缈的手腕上,微闭眼睛沉吟不语,过了一会,收回手,秦氏立刻将容青缈的手腕放入棉被里。

“可是已经好了很多?”容夫人轻声问。

孟龙辉捋着胡须沉吟一会,缓缓的说“令千金身体虚弱,在下要重新为她开些药,容小姐偶感风寒原本并不严重,却用了过重的药,反而伤了身体,需要好好的调养,如果容夫人不介意在下说实话,在下建议容夫人将容小姐送到乡下调养,近山近水空气不错的地方。如果在下猜的不错,前段时间,容小姐一定是被人下咒,伤了元气。”

容夫人立刻看了钱德培一眼,心说你怎么下这么重的药!

钱德培也没想到孟龙辉真能从脉相就知道容青缈这后期症状是与用药过重有关,但他并无意伤害容青缈,他只是想让容青缈看起来确实病的很厉害。

容青缈依然闭着眼睛安静平躺在床上,对于孟龙辉说出的话,她一点也不奇怪,只是她没想到孟龙辉竟然提议将她送出京城,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休养身体,而且可以一下子就说出她前段时间被人下咒的事。

这件事,不论是自己的爹娘,还是简王府知道了消息的简王妃,其实都有意的隐瞒着,并不想被别人知晓。这个孟龙辉是听何人所讲?

“孟大夫果然名医。”容夫人猜不出孟龙辉为何知道自己女儿前段时间被人下咒之事,但听他讲出,还是心生佩服,“可有解法?”

孟龙辉依然不急不躁的说“容小姐脉相虚弱,暗藏阴气,似乎是被人下了毒咒咒她不得好死,似是盼她丧命,在下虽是大夫,但也粗通些阴阳八卦之类,最好是将容小姐送出京城,待她过了本命年再返回京城。这期间,容夫人可寻家中今年出生的孩子带到府上居住,若是同为女子,可助容小姐避过被人下咒恶运,待本命年过后,一切就会顺利。”

钱德培眼珠一转,心说,这是大夫还是道士?

容青缈脑海里立刻闪过一个人名赵江涄!

如果寻找家中今年出生的孩子带到府上居住,母亲能够选择的只会是舅舅家的姜氏,母亲虽然不喜欢姜氏但却极喜欢姜氏所生的女儿,当然,此时赵江涄还没有出生。

家中还有一人怀孕,那就是大伯家堂兄所娶之女董芸儿,可堂兄得罪了简柠,被下令不许踏足京城半步。不论董芸儿所生孩子是男是女,都不可能出现在容家。

而且,母亲肯定不喜,也不想此事牵涉到夫君家里的兄长,落下埋怨。

她竟然还是避不开赵江涄!难道,梦魇里发生的事还会再重演一遍?

容夫人亲自陪孟龙辉去开药方,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除了隐约的呼吸声来,秦氏、莲香以及钱德培,全都噤声不语。

能够离开京城,本命年前不再返回京城,这是件好事,虽然她要离开爹娘和两位兄长五年时间,但却可以因此避开简业,五年里,简业总是会有机会遇到他愿意娶的女子,并让简王妃同意他放弃自己。

容青缈静静的想,她虽然仍然是避不开赵江涄,可是,同样的,她也可以避开与赵江涄的争夺,五年后,越江涄五岁,若是简王妃双看中了赵江涄,也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小姐。”钱德培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他觉得自己弄巧成拙了,不仅害得容青缈吃下略带毒性的药,还害得小姐要背井离乡离开京城五年时间。

“都怪你!”莲香生气的说,“好好的让小姐不得不离开京城五年!”

秦氏眉头微微一皱,“这个孟大夫果然厉害,只是不知他提出要小姐离开京城五年,是简公子的意思,还是有另外什么意思?”

容青缈微微睁开眼,淡淡的说“世间事,有好有坏,离开京城五年也不见的就全是坏事,或许可以轻闲五年。再说,离开京城,爹娘定会为青缈选个最好的地方休养,也随时可以过去看望青缈,青缈也可落得清静,不必再见不想见的人。起吧,我又没怪你。”

钱德培一脸的羞愧,不敢从地上起来,觉得小姐如今一切全是自己造成,心中悔恨自己医术不精被孟龙辉看出漏洞。

孟龙辉谢过容夫人的谢礼,坐马车回到简王府,一路上细细盘算着如何向简王爷和简王妃禀报此事,最重要是如何向简业解释。

他得让简业觉得一切是天意在帮简业,简业不是讨厌这个人容青缈,不愿意在她成年后娶她为妻吗?那他就为简业争取五年的时间,在这五年里简王妃自然会再为简业另外挑选合适的,简业也能接受和喜欢的女子。

简业今年已经十四岁,再过五年,就要二十,也是该娶妻生子的年纪了。

前厅里,简王爷和简王妃正在喝茶,简业和简柠也在,外面落雪,虽然已经过了年立了春,天气却仍然是寒冷的很,雪没有冬日时明显,却依然下得频繁,时不时的就落了一地的银白,没有冬日厚,却更湿滑。

“龙辉见过简王爷简王妃和简小姐简公子。”孟龙辉很是恭敬的施礼。

“青缈妹妹的情形如何?”简柠立刻问。

之前简业从容家回来,就派了府上的大夫孟龙辉去容府替容青缈瞧病,孟龙辉是简王府名气最大,医术最高明的一个,派了他去,到把简柠给吓了一大跳,不晓得容青缈病了如何的模样,要派了孟龙辉去。

“禀小姐,容家小姐病的很严重。”孟龙辉恭敬的回答。

“病的很严重?”简王妃一怔,看了看简业,“之前娘问你青缈的情形,你只说她有些疲惫,气色不是太好,但看起来精神还算愉快,与你说话也很有条理,应该是在恢复中,怎么,孟大夫却说她病的很严重?”

简业也愣了愣,看着孟龙辉,眉头一皱,“你确定?”

孟龙辉立刻恭敬的说“小的看的很明白,容小姐的身子很虚弱,而且之前曾经被人下咒,体内阴气过重,若不能好好调养,只怕活不长久。”

简业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你是大夫还是道士,怎么说话这样神神叨叨的!下咒不过是寻常百姓的招术,哪里会伤了人的身体!”

孟龙辉语气认真的说“下咒分好几种,有一些不过是寻常女人们之间的小伎俩,成不了大事,但有些,却是极为可怕,想来下咒之人用了些世人不太了解的东西,来自穷乡僻壤尚未被人知晓的药物,这些药物如同蛊般,会直接进入被咒之人的体内,形成伤人之毒。可惜,小的一时也无法断定是何人用了何种毒咒,只能建议容家将容小姐暂时送出京城,寻个山青水秀的偏僻地方休养身体,若是可以好好的活过本命年,自可一切顺利,若是中间有什么反复,就算是神医再世也无法救她。”

简王妃看了简业一眼,她已经知道是儿子无意中透露了他自己不喜欢容青缈这个女孩子成人后嫁给他做妻子,所以一心想要讨好简业的容家老大容柱的侍妾陈氏出了主意,让她身旁的奴婢下咒在容青缈身上。

简王妃查清此事后,立刻派人除掉了那个奴婢,断了容夫人继续查下去的可能,若不是她早一步除掉那个奴婢,那时若是被容家知道事情的缘由,怕是根本不会允许女儿成人后嫁入简王府做简业的妻子。

目前,容夫人只会怀疑陈氏心胸狭窄,却不会猜测到简业这边。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简王妃表情恨恨的再瞪了儿子一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孟龙辉,“青缈还只是七岁的孩子,离她的本命年要五年之后,她一个女孩子离开京城到偏僻之处生活,实在是太不近人情。”

孟龙辉低头恭敬的说“小的知道容小姐是王妃亲自为简公子所选的未来妻子之人,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若是有其他办法,小的不会建议容家送走容小姐,不过,小的也建议容家从本家中选一个今年出生的女孩子到容府生活在容小姐生活的房间,以此女孩的鲜活之气替容小姐驱散阴气。”

简业一脸的不高兴,这什么解决办法呀!

“这是什么办法呀!”简柠突然开口,瞪着跪在地上的孟龙辉,“哪里寻得到正好合适的人选,而且人家也会同意这个安排?”

“小的听容夫人说起,她的兄长有一位妾室正好怀了身孕,大夫试过脉是个女孩,可以将这位妾室接到容府,并将其所生之女以等同于容小姐的身份养大。”孟龙辉恭敬的说,“既然是容夫人兄长的妾室,自然不会太过介意这个安排,也可以不必对其说明,只说是容姑娘离开后,容夫人一时思念,便选了个同样的小辈在眼前。”

“哼,你到是问的详细。”简柠眉头一拧,“好好的一个小姐,明明是容家的正牌小姐,到要送到偏僻的地方休养,一个本家的其他女子,还是个侧室所生的丫头却要顶着容家小姐的身份长大,她在容府里吃香的喝辣的,青缈妹妹却在偏僻之处受苦!其原因竟是她被歹人下咒,又因我们姐弟二人带她骑马感了风寒,才不得不放弃容家好好的日子,跑去偏僻之处过苦日子!”

孟龙辉的身子微微一颤,似乎是有些尴尬,这位简家小姐,一向是个灵牙利齿之人,而且反应最快。

“柠儿,孟大夫也是好意,你不要责备他。”简王爷看孟龙辉额头上已经出了汗意,知道他已经让女儿简柠说得有些心惊肉跳了,立刻说,“他这也是为了你青缈妹妹好,若是能够留在京城,他也不会建议容家将青缈暂时送出京城,再说了,过了本命年,十二岁的时候,你青缈妹妹还是会回到京城。她还是容家的小姐容青缈,只不过有人在这五年里替她挡过那些祸事。”

简柠一向不太喜欢这个孟龙辉,从他来简王府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