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47章 聚在一起吃火锅

重生 秋夜雨寒 3431 2016-01-19 20:04:27

  容青缈这才收回紧抓住简业腰上的自己的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果然,帽子已经不在头上,难怪头上会很冷。

简业伸手把容青缈的帽子戴回到她头上,“算了,再这样骑下去,你得冻成冰人,真是麻烦!容家盛,简柠,我们回去吧,容青缈再冻下就成了冰冻瓷娃娃了。我请你们去吃好东西!”

说着,骑马带容青缈仍然在前头带路,不过,这一次,他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就算是这样,容青缈还是立刻抱紧简业的腰,她可不想出事。

容家盛想提出来直接回容府,他来请简家姐弟吃饭,但简业在前面根本不再理会他和简柠,他只得跟在后面,不知道简业下一步要做什么,心里对自己说下一次,再有这样的事情,一定不可以带青缈出来,这一趟,只怕青缈回去之后要冻病了。

一行人以简业打头,简柠和容家盛在中间,进喜跟在最后,一同骑马回到城中。

容家盛原是以为简业要寻京城最大的饭庄,但简业却寻了一处很是僻静的街巷,停在一处干净的小院落前,纵身从马上跳下来,然后将容青缈从马上抱下来放在地上。

“就是这里。”简业指了指那个不大的院落。

此时,院落的门半掩着,从里面传来一阵阵扑鼻的香气,大家这才觉得他们都有些饿了,原来这处院落是一家不大的小酒家。

“二哥哥,那个人好像是全焕哥哥。”容青缈突然用手指了指不远处,声音清脆的说,“真的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容家盛顺着容青缈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到有一个少年正在向这个方向走,确实是全焕,一身浅灰的棉衣,似乎也看到了他们,有些迟疑。

“全焕。”容家盛笑着打了声招呼。

既然容家盛已经主动和他打招呼,全焕自然是不能装作没有看到他们一行人,其实他在容青缈看到他的时候也已经看到了他们一行人,尤其是简业。

那样显眼的一个人,不论是衣着还是气场,都是强大的。

全焕不想遇到简业,尤其是当着容青缈的面,这让他有一种愧对容青缈的内疚,觉得自己卑鄙无耻,竟然伤害这样单纯可爱的小姑娘。

“容公子,您好。”全焕快步走到一行人面前,恭敬的说,“这么巧,容姑娘好。简少爷,简小姐好。”

他手里提着一个筐,似乎有些沉,但他没有把手中的筐放到地上的打算。

“全焕哥哥,你也是来这里吃饭的吗?”容青缈指了指那个院落,里面的香气真是让人很有食欲,尤其是这样寒冷的日子,那种带着温暖的饭香让人有一种安慰和踏实感。

全焕温和的一笑,恭敬的说“我是给这家酒家送些新鲜的肉和蔬菜,我租房子的那户人家一直给这家酒家送新鲜的肉和蔬菜,他们家今日新添了一个孩子,家里太忙,一时腾不出人手,正好我也闲着,就帮他们跑一趟腿,原是已经过来一趟,他们说新鲜的肉还是不够,再让我送些,我才又过来一趟。这家酒家的生意一向极好,每天都要送个两三趟。”

容青缈甜甜一笑,“真好,是个女儿还是位公子哥?”

“是个女儿。”全焕也笑着说,“他们家里高兴坏了,一直盼着想要个女儿,上面几个全是顽皮的公子,有时候很吵闹。今天放了好几挂鞭,两口子都乐得合不拢嘴,是真的很开心。”

“二位,聊完了没?”简业不耐烦的说,“我饿了!”

容青缈面带微笑,轻声说“二哥哥,既然全焕哥哥也到了这里,不如大家一起吧,全焕哥哥也是我们容家的远房亲戚,大家平时也有见面的。”

她不问简业,虽然明知道今天是简业作东,简业不差钱,再多几个也不是什么问题,但她知道,全焕与简业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约定,全焕一定是替简业做事,所以才会有梦魇里自己被全焕污了清白名声的事,她就是想要确定她的猜测是不是正确。

简业面无表情的说“你到是会做决定。”

容青缈怔了怔,似乎有些不解简业的说法,然后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说“二哥哥,既然要请了全焕哥哥一起,自然是二哥哥作东,二哥哥,你今天作东好不好?我们已经跟着简业哥哥和简姐姐去简王府的跑马场玩了好久,不可以再让简业哥哥作东请我们,是不是?”

“好。”容家盛爽快的说,“简公子,这次我来作东。”

简业脸一冷,生硬的说“容青缈,你的哥哥还真是多!”

全焕看出简业很不高兴,立刻说“不必了,谢谢容公子和容姑娘,在下只是帮着房东过来送些东西,还要赶着回去,就不打扰几位了,下次有机会遇到,在下一定作东请几位好好的喝上几杯。”

“已经来了,也不差这些时间,也是饭时。”容家盛微微一笑,说。

这时,一脸不耐烦的简业已经独自走进院落,里面立刻有热情的招呼声传到众人耳朵里,“简少爷,您怎么得了空过来,真是小店的福气。快快,快给简少爷收拾最舒服的那间。”

容青缈甜甜一笑,“全焕哥哥,一起吧。简姐姐,可以吗?”

简柠无所谓,点点头,“可以,人多吃饭才热闹。”

全焕不好再表示拒绝,只得硬着头皮跟着容家兄妹和简柠的身后走进院落里,看到伙计已经带着简业进到一处单独的房间,这样寒冷的日子,却坐进一处四面没有任何遮挡的一个亭子间,里面摆着一张不太高的石桌,上面支着一锅,大大的冒着热气,已经有伙计手脚麻利的端了新鲜的肉和蔬菜上来。

这样的天气,极冷,吃火锅是最好的选择,简业还真是会想,在这样地方吃地道的味道,比起回简王府和容府守着规矩的吃饭,实在好很多。

全焕偷偷瞟了一眼简业,见他根本没有看自己,已经在桌前坐下,全焕也不敢吭声,先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伙计,才选了个最不起眼的位子坐下,避开简业的对面,侧着,尽量不被简业瞧见看着生气。

“全焕哥哥,你怎么坐那么偏的位子?”容青缈故意用天真不解的语气轻声说,“你坐在我二哥哥身旁吧。”

简业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容青缈,你话真多!”

“在下坐在这里就极好。”全焕立刻说,“谢谢容姑娘。”

容青缈似乎是有些害怕,避开简业,在自己哥哥和全焕中间坐下,装作没有看到简柠想要让自己坐在她身旁的目光。因为容家盛是坐在简业的左手,所以她也刚好避开了简业的正面,她可不想吃饭的时候也看着简业,那样她会很没有胃口。

简柠在简业右手坐下,与全焕之间隔了接近两个人的距离,全焕似乎是尽力的避开与简家姐弟正面相对,所以,一桌人看起来就好象是分成了两边,简家姐弟二人一边,容家兄妹和全焕一边。

简业表情很不好,一脸的不耐烦和不高兴。

进喜让人送了壶温好的酒,分别倒好放在几人面前,进忠不在,容家兄妹没有带奴仆和奴婢,他便同时伺候着桌上几个人,包括全焕在内。这个人,他知道是自家主子安排了接近容姑娘并毁掉容姑娘名声的人,但此时,他不能说破,只在心中隐约替无辜的容青缈不安。

大概是因为简业的脸色不好看,很是不耐烦,所以容青缈就根本不去和他讲话,只侧着头和自己的哥哥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用手中的筷子沾了一点面前酒杯里的暖酒,放在嘴里试了试,辣的她立刻皱眉噘嘴,一脸的上当状。

“都和你说了,酒是辣的。”容家盛笑着夹了一口菜给容青缈,容青缈就着哥哥的筷子吃了口菜,“却偏要试试。”

容青缈哪里会不知道酒是辣的,梦魇里,她曾经独自一人天天喝醉,为得只是不去想任何事情,醉在冰冷的没有人的房子里,好几次醒来的时候,人是躺在地面上,身体已经冻到冰冷,却完全没有人会理会。

甚至,那个时候,她都没有可以相信的奴婢,吩咐来伺候她的奴婢一个个脸阴沉着,到好像是她的主子般呼来喝去,她哪个时候怎样来着?此时她完全想不起来了,只觉得面前的酒有些陌生,喝来还是辛辣无比。

她的模样在外人看来却是娇俏可爱的很,全焕忍不住一笑说“容姑娘,您年纪还太小,这些东西不喝也好,对身体不好。”

容青缈噘了噘嘴,嘟囔了一句,“也不晓得为什么大人们喜欢喝。”

全焕刚要再讲话,却感觉到简业目光冷冷的瞧向他,虽然面对着温暖如春的火锅,石桌里烧着旺旺的火,全焕却在简业的目光下感觉到彻骨的冷,冷的他甚至没有办法开口讲话。

容青缈也感觉到了简业的目光,他看她的目光中透出一种她也说不出什么味道的感觉,似乎是不屑,又似乎是恼怒,反正不是喜欢就对了,心里不由得有些窃喜,她就是要他不喜欢自己,他越厌恶自己,放弃自己的可能性越大,至于全焕,她会提防,让他根本没可能打自己的主意。

“来,再吃点菜。”容家盛却没注意简业的表情,给容青缈从锅里夹了些菜,笑着说,“正好刚才在外面也冷,吃些热的暖暖。”

全焕选择低头吃东西,却不敢随意去锅里取菜,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吃着偶尔夹到碗中的饭菜,就算是这样,他还是觉得他是如此的多余。

简柠似乎是突然想起什么,抬头看向对面的容青缈,笑嘻嘻的说“青缈妹妹,你什么时候有空,去简王府里找我玩,我那里有好多好玩的东西,都是随着爹外出的时候得来的。”

火锅有咕嘟声,周围有隐约的风声,还有其他食客时有时无的聊天声,所以环境并不是特别的安静,容青缈其实大概听清楚了简柠的意思,却故意装作没有听清楚,略微有些不解的看向简柠,提高些声音说“简姐姐,您说什么呀,青缈听不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