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31章 青缈是不是说错了话

重生 秋夜雨寒 3338 2016-01-03 20:02:27

  他们夫妇二人确实有此想法,家中的正室一直容不下陈氏和容景临,正室的孩子也一直排斥这对母子,容柱是想着花些钱将容景临留在京城,然后陈氏也名正言顺的留在京城陪儿子,如果他也能够留在京城做官,家中正室就留在那里,照顾他在那里挣下的田产。

“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咱们兄弟喝酒。”容柱瞪完陈氏,但心中也有些不太舒服,自己这个弟弟生意这么大,又在京城做生意,就算是给当侄子的景临一些生意又能如何,又没说要全部接手容鼎的生意。

口中说着,举起酒杯和容鼎碰了碰,却没有理会赵霖。

赵霖呵呵一笑,这个容柱真是太过目中无人,自己虽然也是借住在妹妹妹夫家,但他是有着自己的生意,只不过他不太喜呆在京城,否则他在京城早就有有自己的院落和生意,如今生意虽然没有妹夫做的大,可比起容柱这个外地做官的人,还是有骄傲的资本。

放下手中的酒杯,容柱又瞪了容景临一眼,恨恨的说“做捕快的事你是想也别想,你要是出了事,你娘这后半辈子如何活下去!”

容家盛微微一笑,半真半假的说“大伯,这大过年的您怎么说这样丧气的话,堂兄命大福大,有简公子罩着一定不会有事,京城一向安稳,哪里有那么多的不安,再说,捕快也不是说做就做,也要堂兄勤练身手才好。”

容柱出了口浊气,有些说不出的不开心。

一旁陈氏有些委屈的替自己的丈夫再倒了一杯酒,半嗔半怨的递到容柱的手中,“夫君也要顾着些自个的身子,景临只是随便开个玩笑,别人当真也就罢了,您怎么也当真。几个孩子里景临最是随您,一定会有好的前程,这大过年的,您这不是惹着妾身难过吗?”

说着,用手中的手帕擦了擦自个的眼睛,又假装无意的瞟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容夫人,自始至终容夫人没有开口说一个字,但面上一直保持着微笑,看来温和从容,似是心无他念。

容夫人却装作没有听到看到陈氏的话语和眼神,微微一笑,侧头看向坐在赵霖身旁的那位得了哥哥宠幸的小妾,温和的说“这些日子可还好?”

“嗯,孩子很乖巧。已经出了三个月,比前些日子吐的少了些。”妾室看来有些害羞,一说话就红了脸庞,气息也微微娇怯,“多亏了姐姐一直照顾着妹妹,不然,妹妹真是不知道要如何熬过之前呕吐不止的日子。”

口中一边说着,一边泪水盈盈的看向赵霖的正室赵夫人,一脸的感恩,非常懂事的放低自己的姿态。

容夫人只浅浅一笑,大嫂一向是个不计较的女子,所以,每次大哥外出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个两个的红颜知己,有的就留在经过的地方,置一处院落,留下一些钱财,一年里有一次两次的再经过,有些会带回他们居住的地方。

这个妾室才收了不到半年,但最得大哥疼爱,很快就有了身孕,也因此一家暂时借住在容府里,为得只是这位小妾自打有了身孕开始就一直呕吐不止,偏偏又寸步不肯离开大哥,所以根本没办法再继续前行。

“已经请了大夫把过脉。”赵夫人笑了笑,“大夫说是个女儿,你大哥开心的不得了,说是现在就稀罕女儿,这早不早的就让人取好了名字,对了,还是请了云天道观的云天道长起的名字,花了不少的钱,为得只是讨个吉利。”

容夫人笑了笑,温和的说“大哥一向脾气急一些。”

“是啊,你大哥年纪大了些,脾气反而一天急过一天。”赵夫人和这位小姑子关系一向不错,放下手中的筷子,笑着说,“只说青缈这姑娘的名字取得就好,听说是云天道观的云天道长所取,就一定要请了云天道长为姜氏腹中尚未出世的女儿起个好名字。”

“生辰八字未定,这时取名字是不是早了些?”容夫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哥,“怎么着也得小侄女出世才好取名字。”

姜氏羞涩一笑,低声说“也是妾身一时起意,觉得府上小姐的名字取得真是好,命格也好,便和夫君说起想要请云天道长也替妾身腹中尚未出世的小女儿取个好听又吉利的名字,夫君想着正好就在京城,就去了云天道观请了云天道长为这孩子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说是命里缺水,便取了妾身姓氏的谐音为江,再取平之音水之意,得了个涄字。”

突然,就在姜氏声音刚落,容青缈似乎是手上一滑,手中的匙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又听得秦氏笑着打趣说“好,好,岁岁平安,小姐以后岁岁平安!莲香,为小姐换个新的匙子。”

容夫人侧头看了女儿一眼,刚要安抚,却看到女儿脸上闪过惊惧的表情,呆呆看着正含羞带笑的姜氏,紧咬着嘴唇,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般半晌没有动。

“青缈?”容夫人迅速用自己的身体半遮住女儿看向姜氏的目光,温和的说,“不怕,秦妈妈不是说了吗?岁岁平安,青缈一定岁岁平安!换个新的匙子,拿小姐最喜欢用的那个带梅花图案的匙子过来。”

赵江涄?!

这个名字如此的熟悉,是的,这个未出世的,比她小八岁的女孩子,一出生就继承了舅舅和这位姜氏的精明和美貌,尤其是她母亲姜氏的看似无害却实则全是算计的性格。

然后,就是这位赵姑娘,一步一步,从无害的小姑娘长成美艳妩媚的大姑娘,再然后,凌乱的片断告诉她,她最终败在这位还未出世的赵姑娘手里,败的一塌涂地,再无回天之力。

脑子里有些不舒服,一张明**人的面容,难怪她觉得舅舅家的这位姨娘看着有些面熟,舅舅这个未出世的小女儿,便长得颇似这位姜氏,当然,也有些随着舅舅的模样,也因此,当姜氏有意将出生的女儿抱到自己母亲跟前的时候,自己母亲一眼就喜欢上了姜氏怀中和自己很相似的侄女。

舅舅长得和自己母亲很像,再加上姑侄原本亲近,容颜也会相似。尤其是赵江涄的眼睛,她觉得印象中特别深刻,那是一双充满魅力的眼睛,似乎她也是一眼瞧见便再也无法忘记,很是羡慕。

只是,她想不起来,这个赵江涄究竟如何成为她人生中最大的坎。

“小姐,您没事吧?”秦氏压低声音轻声问,“要不,秦妈妈带你到人少的地方歇息会?”

容青缈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她不能让自己走进恶梦里,绝对不!

“娘,为什么舅舅家会有好几个舅母呢?”容青缈眨了眨眼睛,好像很是好奇的问,“哥哥和青缈便只有爹娘。”

凭什么她不能改生死,凭什么她就要经历过一场梦魇,却还是要再在现实中重新经历一次梦魇中的情景?为什么只能人家害她不能她反击,那个云天道长为姜氏的女儿取了名字,又说她是个倒霉催的,也许她的命运被修改也与云天道长脱不了干系!

她不会有意致人生死,但谁要是想要致她生死,她必定加倍还之。

赵夫人面色微微有些尴尬,但是面对一个才七岁的小女孩的问题,她又不能当真,温和的说“因为,这是大人的选择。”

容青缈一脸的不明白,眨了眨眼睛,依然很是好奇的问“那表哥表姐他们会不会想念舅舅呀,青缈要是离开娘一会,就会想娘,离开爹爹一小会就会非常的想念爹爹。快过年了,表哥表姐们是不是也在吃好东西呀?”

姜氏脸色微微一变,她是好不容易才让赵霖留在京城陪她,她不想回那个赵夫人说了算的地方,赵夫人是老了,容颜不如她,可却有着已经长大的儿女撑腰。在那里,身为妾室是要听正室的话才能够活下来。

赵夫人怔了怔,看着一脸灿烂好奇微笑的容青缈,突然想到自己的儿女,就要过年了,他们一定很想念她和他们的爹爹,为了一个被夫君宠爱的妾室不得不在京城过年,而致家中的亲生儿女们不管不问。

“你姜姨娘身子不舒服,要不,舅舅就回去和你的表哥表姐们一起过今年的新年了。”赵霖到没有多想,笑了笑说。

“都怪妾身。”姜氏眼泪汪汪的说,一脸难过的看着赵夫人。

“姜姨娘,您为什么要哭呀?”容青缈依然是一脸的好奇,然后又一脸恍然大悟的说,“一定是姜姨娘也想念表哥表姐他们了,是不是?”

这样天真无邪的话语,姜氏有一种无语的感觉,她才不会想念那些与她并无半点血源关系,甚至会让她以后的儿女不能得到赵家财产的孩子们,但是又不能表现出她不想念,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尴尬,张了张嘴。

“娘,您看,姜姨娘想表哥表姐们都落泪了。”容青缈叹了口气,用有些小大人的口气说,“难怪爹娘会请了那些前来投亲的亲戚们在府上吃饭,发红包给他们,实在是心疼他们没有爹娘疼爱。舅舅,家里的表哥表姐们的红包谁来发呢?大伯,家中其他的堂兄堂姐们,也有红包吗?”

一口气说这些,仍然是一脸的天真,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些话已经让姜氏和陈氏脸上不太好看。姜氏低着头不说话,陈氏却有些不满的看着容青缈,这个丫头就是个十足可恶的,这不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若不是看她年纪小,陈氏真要怀疑容青缈就是故意的!

一时,酒桌上气氛有些沉默。

“容青缈,你什么意思?”容景临刚才被容家盛说破要当捕快留在京城中的打算,又被容鼎婉拒了自己母亲希望容鼎给他一份生意打理的请求,心中正郁闷着,突然听到容青缈这样讲,脱口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