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66章 说谎的合浣

重生 秋夜雨寒 3403 2016-02-07 20:06:38

  进忠立刻转身就走。

“呃,这个,就听简公子的吧。”容鼎立刻说,“我们立刻将西院原本大哥住过的院子收拾出来,让他们一家去那边居住,这里,立刻按简公子的要求收拾好,还是原来青缈在时的模样。”

容夫人也明白,真把云天道长找来,依着简业的性子,云天道长肯定不会傻到得罪简王府,只怕是会依着简业的性子来,再说,江涄这丫头也确实太能哭了,夫君一直休息不好,虽然不说,但精神萎靡已经有些日子,上次简柠来的时候,她也有想过要请大哥一家别处去住。

但前几日孟龙辉又来过,说是要看看新来的赵江涄是否镇得住这个院落,然后再三的说过要如同对待青缈一样对待江涄,不然,下咒带来的阴邪之气不会转移,不会相信此时这个赵江涄就是容青缈。

所以,她只得压下自己的尴尬和为难,让大哥一家继续住下去。

“好。”容夫人轻声说,“为妻这就吩咐人去收拾那处院落。”

简业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了,你们府上是不是有个姓白的大夫?”

容鼎点点头,“是,他是我们府上的大夫,在我们府上做了很久,他是陪青缈去农庄的钱德培的师父,简公子找他有事?”

“我找他能有什么事。”简业不耐烦的说,“还不是青缈妹妹,她好是挺好的,但就是太爱多管闲事,说是钱德培有些东西想要捎给他师父,是一封书信吧,既然我要来容家,也就不差再多带一封信,看在青缈妹妹的面子上,我就也多管一次闲事。进忠,跟着这里的人把书信给姓白的送去。”

“是。”进忠立刻答应,从简业手中接过一封书信,然后跟着容鼎安排的人一起去了另外一处。

“对了,再多管一次闲事吧,问问那个姓白的有没有回信要我们捎。”简业随意的说,“正好,过几日,姐姐想要让人送些物品去农庄,你们要是有捎的东西,也在这几日准备好,到时候一并送过去。人就不必跟着了,我们王府会寻几位好的女先生过去,不能让青缈妹妹呆在农庄里呆傻了。”

容鼎面上平静顺从,不做任何评价,但心中很是满意简业的做法。虽然简业看起来桀骜不驯,有些狂傲,但瞧着似乎也肯为自己女儿着想,他一直没有去农庄看容青缈,也是不想引起简王府的不满,以及给了孟龙辉和云天道长借题发挥的可能。

至少他觉得,自己的女儿被人下咒确实是真的,是自己的大哥外室陈姨娘所为,这件事已经求证,那天容景临也当众说了。

但是,什么因为下咒而导致阴邪之气过重,需要在外呆上五年到过了本命年才能回来,在他看,就纯粹是放屁!

但是,他不能说在面上,以他自己在京城做了这许多年的生意锻炼出来的敏感,他明白这其中一定有些不能为人所知的原因,这个赵江涄一定有来头,可是,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妻子的兄长,这样一个生意人与宠妾所生的女儿能有什么来头?

就在这时,合浣突然匆匆的走过来,在容夫人耳朵边低语了几句,容夫人脸色一变,立刻看向简业。

“娘,怎么了?”容家盛一眼瞧见,立刻问。

简业看了一眼合浣,根本没有问容夫人,而是直接问合浣,“如果是有关青缈妹妹的事,就大点声说,别当着我的面说些私语。”

合浣身子哆嗦一下,有些害怕的看向容夫人。

“小爷问你呢,你看你家主子做什么?”简业提高声音斥责。

“是,是云天道长。”合浣吓得脱口说,“他,他派了人,派了云天道观里的道士过来,说,说是,说是简少爷拿来的手链,绝对不可以给赵家小姐戴,说,说那个手链已经,已经藏了邪恶,是不可以再给赵家小姐佩戴的。”

“他之前不是说,这位赵家小姐是个特别有福气的人吗?”简业语气生硬的说,“可以压得住因为下咒给青缈妹妹带来的阴邪之气,怎么这会子又说不能佩戴了?难道我姐姐戴过的东西就有了邪恶藏在里面不成?他的意思是不是在说,我姐姐是个不吉祥的人?”

合浣身体微微颤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去把云天道长带到这里来,小爷我要问问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怎么我姐姐佩戴过的物品这位赵家小姐就不能再佩戴,她究竟是个有福气的人,还是一个娇贵的连我姐姐也不及的人!”简业声音一提。

合浣只是低着头,不敢接一句话,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怎么,小爷我说的话你听不见吗?”简业恶狠狠的说。

合浣这才察觉,简业是在和自己说话,立刻抬起头,一脸的慌张,呆呆看着简业,声音哆嗦的说“奴婢只是个伺候人的,只是个伺候人的。”

“你的意思是,小爷我不是人?!”简业眉头一皱,“吩咐不得你!”

合浣觉得呼吸都快要停止了,这位小公子年纪应该和自己相仿,甚至还没有自己大吧,怎么说话这样的蛮横不讲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颤抖,以额头叩地,“简少爷饶命!”

“饶命?!”简业冷冷一笑,“看来你并不怕本小爷呀,你怕的到是那位云天道长呀!宁肯跪在地上向小爷我求饶,也不肯跑一趟腿去云天道观,甚至不敢去和云天道观来送信的人说一声,难不成,这些话不是云天道长派人送信过来,是别人?或者根本就是你在胡说八道!”

合浣觉得自己快被绕晕了,干脆闭上嘴,一个字也不说。

“这丫头只是一个奴婢,胆子小。”容夫人立刻解释,“好了,你赶紧起来,去和来报信的人说,把简公子的意思给他说了,让他回去和云天道长说一声,简公子和简小姐原本是好意,这一闹,到好像是人家故意使坏。”

合浣只是以头叩地,却不肯起来。

“儿子过去和来人说一声吧。”容家盛觉得合浣的反应有些奇怪,怀疑这其中有什么事不对,“既然是云天道观云天道长派来的人,儿子多半也能认得出是哪位,这件事解释清楚好一些。”

容夫人点头,正在说话,却听到扑通一声,合浣竟然晕倒在地上,脸色苍白,身体也在抽搐,竟然给吓得失了正常。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简业脸一沉,“什么人算计我们简王府算计到容家来了,真当我们简王府平时不沉脸就是好说话的吗?容夫人,您说吧,这件事是在容家弄清楚还是让我把您这位奴婢带回简王府问个清楚?”

看到这,容夫人也看出来了,合浣一定是瞒了什么,今天这个报信有可能不一定是云天道长派人过来,但以合浣的性子,她应该不可能大胆到这样当着简业的面胡说八道。

“这件事既然发生在容家,又是在下妻子的奴婢所为,在下实在是脱不了关系,这件事就在容家弄清楚吧。”容鼎脸上有些不好看,瞪了一眼昏倒在地上的合浣,这丫头胆子真是大,这要是传到简王府,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端。

“好。既然岳丈这样讲,小婿就看看岳丈如何处理此事吧。”简业语气悠闲的说,“此事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不管是何人在幕后,一定是针对我们简王府。容家盛,你说是不是?”

容家盛苦笑一下,今天这出戏真是热闹了。

容鼎对容夫人说“夫人,你先安排人带了大哥一家去西院休息,免得惊了江涄,这孩子一向身子弱,总是啼哭。来人,带合浣这奴婢去前厅,告诉所有人,今天这儿发生的事情不许外传,家盛,你去找来你大哥,然后吩咐,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不许出入前厅。还有,去问一下门口的奴才,究竟有没有云天道观的道士过来,合浣这个奴婢之前和谁说过话,然后弄清楚这几天,这个奴婢和谁有过来往!”

容家盛轻吁了口气,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简业,简业悠闲自得的看着一些奴仆进到院子里,依着容夫人的吩咐,收了院子里花里胡哨的衣服,然后打了包裹,陪着自己的舅舅赵霖,舅舅的宠妾姜氏,以及被奶娘怀中的赵江涄一起离开,赵江涄仍然在啼哭不止。

“这丫头怎么这么爱哭?!”简业不耐烦的说,“打我进来,她就一直在哭啊哭,这大半天了,她就没住嘴,难怪我姐姐说听见她的声音就烦!”

姜氏瞟了一肯简业,眼中闪过恼恨的目光。她在房内躺着,听不太清楚外面的对话,但知道简王府的简业来了,似乎是来看她女儿的。

可是,他这根本不是来看她女儿,就是来拆台的,不晓得,那个可恶的容青缈又使了什么坏招让简业这样帮着!才七岁的黄毛小丫头,就能说得动简王府的小少爷简业替她办事,真是不可小瞧!

简业似乎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冷冷的目光缓缓看向姜氏,慢条斯理的说“你瞧什么瞧?没见过小爷这样帅的是不是?赵老爷呀,你说你也不是初出茅庐之人,也算是妻妾成群,四处留情的老油条了,怎么眼光就这么差呀!这样不守妇道,走路还要一边走一边四外乱瞧的妇人,你也要!”

姜氏一咬牙,垂下头,匆匆离开。

简业嘿嘿一笑,半真半假的说“要是本小爷遇到这样的,要是简王府的人,一定得弄个清楚,至少也得验血瞧瞧是不是亲生的孩子。”

容夫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这简业说话也未免太刻薄了,不能因为姜氏走路瞟了他一眼,就怀疑人家的清白吧,这话听着就好像是在嘲笑,说她大哥的头上戴了顶绿帽子。

容鼎轻轻一碰妻子的胳膊,微微摇了摇头,今天,简业就是来找事的,摆明了,只是似乎不是针对容家,难道赵家这位新出生的孩子确实有什么问题?

但是,孩子太小,看不出相貌有什么不妥,虽然瘦弱些,眉眼到很精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