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62章 您不如娶赵江涄

重生 秋夜雨寒 3444 2016-02-03 20:13:10

  简业半信半疑,“你确定。”

“是的。”钱德培咬了咬牙,“若是简公子不相信,属下可以亲自证明,只要属下刺破手腕将血滴在碗中,并将您戴着的辟邪木牌浸于血中,血就会立刻变成黑色。”

简业静静打量着钱德培,半晌一个字没有说。

“小的绝对不是儿戏,这事,小的怀疑很久了。”钱德培轻声说。

“进忠,拿碗来。”简业淡淡的说,目光依然静静落在钱德培身上。

钱德培已经慢慢将衣袖捋起,露出了自己的手臂。

进忠很快取来一个干净的白瓷碗,放在简业身旁葡萄架下面两侧的石台上面,刚要说话,听简业淡淡的说“不许任何护卫靠近,遮挡他们的视线,这个时候,就算是你和进喜我也不能全部的相信,鬼才晓得还有谁对简王府有兴趣!好了。”

话刚说完,钱德培还没反应过来,简业却拔出匕首,直接插在自己的手腕上然后拔出来,鲜血立刻顺着手臂上的衣服快速的流入碗中,很快就流了小半碗,然后,就在所有人都呆呆发傻时,简业随手将避邪木牌从自己脖颈上拽下来,‘啪’的一声扔进碗里。

“若是真的,本少爷一定犒赏你,若是假的,本少爷也会一样让你血尽而死!”简业淡漠的说,“为了避免你事先做假,将事情变成如你所说,本少爷亲自试验你的话是真是假!”

钱德培只觉得额头上全是汗,身体也是僵硬呆板的。

这个时候,碗里的木牌已经全部浸在血水中。

幸亏木牌不大,容青缈想,要是大的话,这得多少血呀,这个简业看起来玩世不恭,整天的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却如此狠辣,难怪梦魇中她跪在地上求他,他都不会多看一眼,确切的讲,她记得梦魇中,他其实根本就没有看她。

“天呢!”莲香先是捂着嘴,但还是没有掩住刚刚的惊呼之声。

碗内的血水,刚刚明明还是通红,这一会就开始慢慢变得混浊,然后慢慢的变黑,成了几乎凝固的黑红色。

“这个,真的药物进入身体没有这样厉害,这是因为血液不多的缘故。”钱德培声音有些颤抖,“要小的替您包扎一下伤口吗?您还在流血。”

简业根本不理会钱德培,表情冷漠的看着面前的那个碗。

“还是让钱德培帮你包一下伤口吧。”容青缈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语气半带调侃的说,“再这样下去,你不会因为木牌里的药物出事,却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这更给了人家说我的理由,一定会说我实在是阴邪太重,简公子到了农庄就不小心弄伤了自己,然后就失血过多昏迷。”

“青缈。”容家盛略微有些担心的轻斥。

“没事。”简业淡漠的说,“果然是厉害的!”

说着,伸出胳膊给钱德培,任由钱德培给他处理伤口,并且包扎。

“今天的事不许对外人提半个字。”简业冷冷的看着所有在场的人,“包括你,容青缈,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到底是哪些人在算计我们简王府,你都是他们在利用的棋子,也许,你那个什么表妹也是一个特殊的人物!”

容青缈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声,“我招谁惹谁了!”

简业微微一笑,“你招惹了简王府!”

容青缈瞪了简业一眼,看着进忠和进喜快速的将碗处理掉,似乎是走到离此处不远的围墙边,纵身上了墙头,然后将碗用力的扔到了山崖下,很远的距离,远到根本听不到瓷碗落到地面摔碎的声音。

看着手中的木牌,简业问“可有解药?”

“有。”钱德培立刻回答,“只要将木牌交给在下,在下会用其他的药物将木牌本身的药物抵消掉,然后,您回去之后可以将木牌给其他人看过,找个理由损坏就成。小的想,简姑娘的手链一定也是这种情形。”

“她的手链还在。”简业轻轻吁了口气,“回去之后我会寻找可靠的人查清楚是不是同样的情形。”

钱德培不再多话,接过简业手中的木牌,安静的离开。

“洗葡萄吃!”简业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在说,声音里都透着杀气,似乎现在要是云天道长或者孟龙辉在,他一准的上去直接一刀捅死算了。

“咦,下雨了。”容青缈伸出手,“真的下了,我们到屋内说话吧,山上的温度低,不过,看雨听雨,最是舒服,莲香,去吩咐厨房里做些好吃的,然后温一壶好酒,让二哥哥和简业哥哥坐下来好好的喝一杯。如今没有爹娘在跟前,就算是喝多了出了丑,本姑娘也绝对保密。”

简业瞟了容青缈一眼,“你还有心情幸灾乐祸!”

“要不能如何?”容青缈轻轻一笑,语气从容温和,不像是一个刚满八岁的小姑娘,“如今我在这里呆着,远离京城的是是非非,那些烦心事,我听不到也看不到,所以没有生气的机会,心情是真的很好。虽然莫名其妙的被人下咒有些倒霉,可是,世上的事总是祸福同在,我如今反而感谢下咒之人。”

简业看着容青缈,她的表情是真的平静,五官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丝毫的抱怨,他不知道,这些话是容青缈的真心话,从梦魇中醒来,重新回到七岁女童时的自己,然后一切发生的事能够与梦魇中不太相同,能够远离开足够伤害她的环境,她是真的感谢上天。

“这样说,下咒之人也是有意而为?”容家盛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他只顾着愕然了,“然后,将青缈送到这里,接了表妹到我们家也是有意而为?云天道长和那个孟龙辉为何要这样?他们认识表妹吗?难道是舅舅暗中买通了他们让他们这样做?不对呀,舅舅不过是一个生意人,再说,下咒的人应该是大伯家的陈姨娘,我听我爹娘私下里说过,死掉的奴婢也是一直跟着陈姨娘的。他们只是外地的官,官职也不大,也应该与云天道长和孟龙辉没有来往呀?”

容青缈看着自己哥哥一脸的困惑,笑了笑说“这些事是谁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是谁在后面策划了这一切,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他们的目的一定不是我,所以说,真正要提防的应该是简业哥哥他们。”

梦魇里,她不知道这一切,而现在,这一切从她醒来后便一一出现在她面前,比如,她见到的是一个在梦魇里对自己和容家冷酷无情,但现实中深藏不露的简业,每一个人都似乎相似于梦魇中的他们,又有不同的地方。

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她最终不必嫁给简业?

就好像全焕的存在,在梦魇里全焕是个害得她失了清白名声的男子,是依着简业的吩咐刻意接近她,然后毁了她人生的一个男子,可在现在,他一直在暗中帮她,她随口一说想要寻些模样奇怪的木头,他便记在了心里,在她离开京城后,他还时常会来农庄附近托了护卫们送些她想的物品。

“咦,这是什么?”简业的话打断了容青缈的思绪。

“是我自个做的笔筒,是不是很漂亮,做好了打算回京城的时候送给二哥哥的。”容青缈语气颇是得意的说,“那日简业哥哥请客的时候,我瞧见那家酒家里装筷子的木盒很好看,问了他们的伙计,伙计说,是店老板自个用木头做的,就截了块木头,然后依着木头的形状,将里面芯的部分掏空,然后细细的打磨就成,我听了,便起了好玩的心思,这个笔筒才刚做好不久,做起来好麻烦,但真的很漂亮,是不是?二哥哥。”

“是。”容家盛很是意外,“有没有弄伤手?”

“这个我要了!”简业立刻一把将笔筒从容家盛手里夺走,“听说前些日子那个什么全焕又送了木头来,反正你在农庄呆着也是呆着,有的是时间,再做一个就是了,这个,我带回京城!”

“不。”容青缈一噘嘴,很是不乐意的说,“这是送二哥哥的!”

“什么不!”简业脸一沉,故意用严厉的口气说,“还没说你随随便便就收那个什么全焕的东西,这个笔筒是不是用他之前你离开京城的时候他送去的木头做成的?”

容青缈恨恨的想这个人还是一样的不讲理!

一扭头,容青缈打算从现在开始就不理会这个不讲道理的简业,反正她现在还是个小孩子,才八岁,刚过了生日,她可以偶尔的使使性子,如果简王妃不喜欢她使性子,更好,传到简王妃的耳朵里,不再让她嫁给简业,那就是最完美不过的事了。

“脾气真不小。”简业依然拿着笔筒,故意的说。

笔筒不大,是选取一块形状奇特的木头做成,细细的打磨,将木头本身的奇妙展现而出,看着,就如同浑然天成。虽然不及京城那些大师傅做的物件精致完美,也没有雕刻花纹,却独有一份天然而成的洒脱。

容家盛也喜欢着这个笔筒,但见简业喜欢,并且已经抢了过去,不好再硬要回来,见容青缈一脸的不高兴,知道妹妹打心眼里不想将笔筒送于简业,便微笑着说“没事,青缈不要生气,哥哥等你做的下一个,这一个只是初做,以后会越做越好,哥哥的肯定是更好的。”

容青缈颇是勉强的点了点头,但仍然是一脸的不高兴,拿眼睛狠狠的剜了一下简业,这个可恶的简业,她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避开成为他的妻子!

既然云天道长和孟龙辉有暗中来往,为了保护那个被关在天牢里的被废皇子,才对她做出这许多的事,包括将她嫁给简业,再将她害死。也就是说,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并不是天意,而是人为,既然是人为,她可以避免的!

也许,容青缈静静的想,舅舅家那位姜姨娘所怀的孩子不是舅舅的孩子,既然孟龙辉之前是在宫中做御医,又是专门为被废皇子诊治之人,如果他真的是被废皇子的人,姜氏腹中的孩子会不会就是那个被废皇子的?不然,云天道长和孟龙辉为何这样费尽心机的把姜氏和赵江涄弄到京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