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46章 简业青缈同骑一马

重生 秋夜雨寒 3418 2016-01-18 20:15:47

  石头并不起眼,很普通,但不是京城里的石头。

容青缈看着它,突然想起来,这个地方她确实是来过的,而且她曾经因为这块石头被简王妃责罚,跪在这个亭子里整整三个时辰,直到她昏迷过去,那是简王妃做了她的婆婆后,第一次公开的责罚她。

这块石头,也许是简王妃心头的一个秘密,可惜,梦魇里她并不知道是什么。她将目光从石头上挪开,温和的说“嗯,瞧着挺好看。”

轻描淡写的语气,却让进喜有一种很是奇怪的感觉,似乎,容青缈知道这块石头的秘密,可,整个简王府上上下下好几百口子人,没有一个人认为这块石头有秘密,但都知道,这块石头动不得。

容青缈真的不知道这块石头究竟神奇在哪里,就这样随手的丢在亭子的一角,她走近石头,看了好半天,也不过是一块寻常的石头,她伸手碰了碰,硬硬的,触手潮湿冰冷,就是块普通的石头。

“在这里会不会有人偷走呀?”容青缈好奇的问。

进喜笑了笑说“不会,这个亭子就是一个临时避雨或者避风的地方,平时根本没有人会过来,跑马场内只有简王府的人可以出入其中,寻常人根本进不来,而且,这块石头是来自简王妃的老家,又是简王妃喜欢的,大家都知道简王妃的脾气,没有人会想到闲着没事偷这么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在这里放了好久,一直没事,甚至没有挪动过地方。”

容青缈点点头,不再关心这块石头,既然她曾经因为这块石头被简王妃责罚过,说明这块石头在简王妃心中有着特殊的位置,她以后不招惹这块石头也就是了,反正,能够不嫁简业最好。

她现在根本不相信云天道长的话,现在的她才七岁,谁能保证九年后的她一定会嫁给简业。就好像她从梦魇里能够醒来回到七岁时候,也许,她也有可能因为知晓前尘旧事而在此时一一避开,她不会主动伤害人,但也不会被动的被人伤害。

她不能放在面上的反抗,那会连累自己的爹娘和兄长们,但她会想着法子的避开简业,让自己从简业的生活里慢慢的淡出甚至消失,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在简业生活的地方生活,给简业一个娶别人的机会。

进喜有些奇怪此时出现在容青缈面上的表情,说笑不笑,说恼不恼,仿佛藏着什么秘密,却又猜不出是如何的秘密。

“你们在这里呀!”一声马嘶,简业勒住马缰绳,停在容青缈和进喜的身旁,笑着对紧跟着停在他身旁的容家盛说,“都和你说了,这里是我们简王府的地盘,没有人可以闯进来把你妹妹带走,就一七岁的黄毛丫头,劫了去做什么,还得管吃管住,又一身的坏脾气。是不是呀,青缈妹妹!”

简柠也停下马来,笑着说“刚才你哥哥骑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你,吓得以为你被人劫走了,我和他说了,进喜一直跟着你,进喜的武艺不错,他和他弟弟之前是娘让府里的师父教过几年武功的,不然,能保护我弟弟吗?他还不相信我的话,一定要找到你。你看,你妹妹她是不是没事?”

容青缈看着自己的哥哥,他脸上还有残留的担心,立刻笑着说“这里好大呀,二哥哥,我让进喜陪着我在这里走走看看,有好多的花草树木,可惜现在是冬天,都干枯了,要是到了夏天,一定会非常的好看。”

“是。”容家盛见自己妹妹一切安好,这才放下心来,但也不再继续跟着简柠简业姐弟骑马,“简公子,简小姐,家盛看时间也不早了,外面天冷,想带青缈回去,她虽然穿的厚,但这跑马场里没有避风之处,怕是有些冷。”

简业明显还没有玩够,皱了一下眉头,“才骑了一个时辰,你这么着急回去多没意思,是不是呀,姐姐?”

简柠也没有此时回去的打算,难得可以出来疯一会,她也想多玩一会再回简王府,“青缈妹妹,你是不是很冷,或者很想回去?”

容青缈听出来他们姐弟二人不想回去,但也不想他们兄妹二人回去,正想着要如何寻个借口让他们放哥哥和自己回去,却只觉得身子突然一轻,似乎是被一种力量一带,然后人已经落在马上。

这一次却不是简柠的马,而是简业。

简业将容青缈放到自己身后,笑着说“这跑马场里确实没有避风之处,容家盛,你和我姐姐两个人的马脚程都在我的坐骑之下,青缈妹妹,你抱紧我的腰,有我在前面帮你挡风,一定没事。你自己不会骑马,我带你骑马!”

说着,一拍马颈,容青缈还未反应过来,身子险险被从马背上甩下去,简业似乎知道她会被这样一诳,早已经反手一把将她抓住往自己身上一带,而容青缈也出于下意识的反应,紧紧抱住了简业的腰,人早已经吓得一声尖叫。

“死不了!”简业哈哈大笑,纵马向前。

容家盛和简柠也都没有反应过来,容家盛知道妹妹胆子小,怕她害怕,也顾不得等简柠,就匆忙纵马追赶。

简柠摇了摇头,她这个弟弟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但愿容青缈别被吓到才好。这要是真被吓着生了病,少不了回去被爹娘责备,又害得容府嘴上不说心中不悦。

风很大,但前面有简业挡着,容青缈因为恐惧,早已经紧紧靠在简业的后背上,他虽然才十四岁,但自幼习武的他只是外表看着白净英俊,身架却比同龄人健壮许多,所以才会单手将七岁的容青缈从地上一把拉到马背上,完全没费什么力气,而且他的身架健壮也挡住了吹向容青缈的风。

马越跑越快,容青缈干脆闭上眼睛,在心里安慰自己,不会有事的,她又不是在这个时候死掉的,她死的时候已经有了白头发,虽然那是伤心所致,但也是嫁人之后许久,肯定不是现在,所以,现在她一定不会死,一定不会!

既然不会死,她有什么好怕的,梦魇里已经死过一次,已经伤痕累累,还怕骑马不成!而且,简业也没胆量在这直接摔死她!

马儿刚开始跑的时候,简业还听到容青缈仓促之间发出的一声尖叫,是真的害怕的叫声,但,接下来,虽然她死命的抱紧他的腰,却没有再发出任何的声音,虽然明显能够感觉到她小小的身躯一直在颤抖。

这让简业有些意外,容青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随时会碎掉的瓷娃娃,这半天没喊,不会是吓晕过去了吧?想着,简业到有些担心,伸出手摸了一下容青缈紧扣在自己腰上的手,触手冰冷!

“容青缈!”简业略微放缓些马速,扭头看了看后面的容青缈,她的脸贴在他后背上,动也不动,有些头发在风中微微飘扬,由于看不到容青缈的面容如何,他提高些声音问,“你死没死?”

容青缈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恨恨的说“还没!”

“哈哈!。”简业听到容青缈的声音,确定她没昏过去,但也听出声音里隐约的颤抖声,忍不住大笑,“容青缈,你胆子真小,这样也会吓得声音哆嗦!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已经自己骑马,已经可以和大哥并驾齐驱在跑马场好几个来回!成了,你怕什么,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

容青缈闭着眼睛,装聋作哑不理会简业的话,她才不信他的话,他才不会在意她会不会死,所以,他说什么是他的事,她只要不松手就好。

容家盛的马确实没有简业的坐骑脚程好,所以,全力追赶还是有些距离。

简柠从后面追赶上来,笑着大声说“容家盛,你不用担心,简业的马术是极好的,简王府里数他骑马最好,又是最好的师父教出来的。他虽然顽皮一些,但没有害人之心,再说,青缈妹妹是娘特意为他选下的妻子,他再任性,再不知轻重,也不会和我娘对着干。”

容家盛只得苦笑一下,放弃继续追赶简业的马,心中虽然仍然忐忑,却强压下来,只期望着简业早些骑马骑够了,提出回家。

几圈下来,容青缈已经放弃其他任何打算,已经这样,她能如何,总不能傻乎乎的从马上跳下来吧,所以,她还是尝试着放弃害怕,睁开眼睛。

在奔驰的骏马上,看到的景致全是一闪而过,干枯的树木如同闪电一般快速退到后面,仿佛所有的树木全部连成一片,守在外面的护卫们全是模糊的影子,甚至恍惚成一个小小的黑影。

空气却变得不那么温柔,风打在脸上是痛而麻木,温度也变得更加的低,但她的脸贴在简业后背上,不太感觉得到寒意,只是略微有些麻木,头发飘起打在脸上也不舒服,幸好,简业的头发是盘在头顶上,又在披风里面,不会打在她脸上。

容青缈静静看着这些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景,眼睛睁的大大的,呼吸也慢慢的平静下来,身子也慢慢的不再颤抖,只是手还是紧紧的抱着简业的腰不敢松开一点。

“看得这样专心!”简业突然一勒马缰绳让坐骑瞬间的停下来,马儿的马蹄在地上轻轻刨着,他侧头看着正在看风景的容青缈,她的脸微微有些苍白,但已经平静许多,眼睛里仿佛装了水般清澈,嘴唇抿的紧紧的,真像是一个上好的漂亮瓷娃娃。

她看起来似乎没有他以为的那样的讨厌。

“很好看。”容青缈轻声说,却发现嘴巴有些麻木,已经让风吹的面部僵硬,想笑一下都很辛苦。

“真笨!”简业不屑的说,因为他这才发现在奔跑的过程中,容青缈披风上的帽子已经从头上滑落到肩上,自然是被风吹僵了脸,有些发丝也打结在一起,他伸手拍了拍容青缈的面颊,他的手温度也有些凉,但碰到容青缈的脸还是发现她的脸冰冷如冰,“不知道自己的帽子已经从头上掉到后背上了吗?这样风是会直接吹在头顶,特别容易生病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