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42章 看热闹不怕热闹大

重生 秋夜雨寒 3405 2016-01-14 20:14:20

  容夫人说完,见容家盛表示同意,知他一向仔细,便和夫君二人一起带着容家昌匆匆的离开,合浣和来报信的仆人也颠颠的跟在后面。

瞧着跟在最后的合浣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容家盛小声的说“青缈,想不想过去看看热闹?”

容青缈心中也蛮好奇,虽然在梦魇里她大概知道一些,知道这位董家小姐也是个难缠的主,闹起来也是泼妇一个,但真没有具体的印象,应该那个时候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如果有发生同样的事情,爹娘也是这样的安排。

听容家盛这样一讲,也起了想要过去看看的念头,立刻赞同的点了点头。

有了这样的念头,二人就没有再继续吃下去的心思,简单的吃了几口,就觉得很饱,彼此看了一眼,笑笑起了身,带着各自的奴婢和书童走出房间,并肩走过走廊,远远的看见有几个人朝这个方向走来,看着有几分眼熟。

“这么巧。”来的人中有一个声音爽朗的说,“不会是要赶着外出吧?”

容青缈怔了怔,迟疑的说“简姐姐,您,怎么得了时间过来?”

然后再眨了眨眼睛看着简业,他们姐弟二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竟然没有人通禀容家盛和自己。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容家盛也有些意外,“怎么也没人通报?”

“切,小爷到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需要人通报才能进府?”简业不太耐烦的说,“还不是我娘一定要我们姐弟二人来府上看看容青缈——知道了,来看看青缈妹妹。”

简柠用手碰了碰简业的胳膊,示意他不要说话太过张狂,这是在容家,口中笑着说“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和那的奴仆说,我们直接进来不必通禀,是我想着给青缈妹妹一个小惊喜,没想到这么巧,在路上就遇到了你们兄妹。”

“你们家里在闹什么呀?”简业听到隐约传来的争执声,好奇的问,“打我们进到这院子里,就听到西边传来时有时无的争吵声,还有哭泣声,这是闹哪出呀,算着时间还不算正式出年,是不是在家里自己支台自己唱戏呀?”

容家盛看了看西边院子,看样子吵的厉害,这还有些距离就已经听到那边传来的哭泣声和吵闹声,“是大伯那边起了些争执,正要过去看看,爹娘都已经过去了,既然两位贵客登门,青缈,我们陪简姑娘和简公子到前厅坐着说会话,等爹娘回来,好吗?”

虽然有些遗憾不能过去看热闹,但容青缈还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

“不,坐在前厅说话,那太无聊了,我要去看热闹。”简业笑着说。

“这个。”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容家盛有些犹豫,大伯也是容家的长辈,如今那边一定是闹的不可开交,原本大伯便想着让堂兄接近简业好让简业给简王爷说句好话,允许他们一家从外地回京任职,此时若是让简业过去,看到大伯家的情形,只怕是反而不好,又要落得被大伯一家埋怨自己不懂事,“这是大伯家里的事情,我们这些做小辈的实在不好过去,不如两位还是去前厅坐下来喝杯茶。”

“容家盛,你人不错,咱们也有交往,你比容景临可是强太多,但有一点不好的是,你总是顾忌太多。”简业叹了口气,“不就是看个热闹吗?至于的要这样考虑吗!你大伯一家在小爷眼里就是一群废物。”

容家盛苦笑一下,却见简业已经直接走到容青缈跟前,用着非常非常和气的语气说“青缈妹妹呀,你说是不是呀,你这个二哥哥呀,就是太大人,凡事考虑的太周到,这样的人,命里注定就该是做大哥的,和我大哥一个样。”

简业特意加重语气里的‘太’这个字,念的既重且清楚。

容青缈皮笑肉不笑的扮了个天真烂漫的表情,却不说话。

“走了,全当看耍猴的。”简业有些不耐烦的说,拉着容青缈的手,“你看你们兄妹二人真是无趣。走了走了,反正还是在年内,这样有趣的好戏不看看,实在是浪费!快点了。”

简柠怕简业再说出更没规矩的话,她这个弟弟就是个惹事精,要不是爹娘不放心他一个人来这里给容青缈道歉,她也不用亲自陪着,“容公子,你不必介意,我这个弟弟就是个顽皮的,既然他一定要去看热闹,那我们就过去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也好让容老爷和容夫人早些回来。”

看简柠已经说到这份上,容家盛实在不好再说不行,只得硬着头皮陪简业和简柠姐弟二人去到西边院子,就在他们说话的这段时间里,争吵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大,中间还夹杂着哭泣和责骂声。

这一次,简业并没有用劲握着容青缈的手,似乎有些担心容青缈再做出什么报复行为,规规矩矩的走在一群人前面,估摸着后面的容家盛和简柠听不到他们二人的对话,才一边一走低声说话。

“容青缈,那天你用指甲掐我是不是故意的?”简业一脸无害的微笑,好像真是一个很疼爱容青缈的大哥哥,说话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温柔体贴。

容青缈露出洁白的牙齿,睫毛轻颤,也看不出什么气恼之意,语气也是温温柔柔的让人喜欢,“是,因为你故意攥紧我的手,回来的时候,我的手背都青瘀了一片,奶娘问起我的时候,我说,让简王府的狗给咬了!”

这什么话呀?!

简业瞪向容青缈,却只看到容青缈一脸天真无邪。

“而且,你想把我推到鱼池里,也是我故意让开的。”容青缈依然是一脸的天真无邪,语气也是温温柔柔,只是言语却是刻薄的很。

“你背后长眼呀!”简业咬着牙,脸上不恼怒,但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我不用眼看的,我用心看。”容青缈笑嘻嘻的说,语气轻缓。

简柠在后面,看前面的简业和容青缈都是一脸温和的微笑,一个稳重一个天真,瞧着好像相处融洽的很,她才略略放了心,弟弟虽然顽皮些,但本质不坏,也是爹娘宠惯些,难免娇纵。

“他们看起来相处的还挺融洽。”简柠长长吁了口气,要是她这个宝贝弟弟再和娘对着干,她这个当姐姐的以后就不用做别的了,不要说和爹爹一起外出,就算是想要单独呆着也不成,她得让娘安排的天天盯着简业。

容家盛有些意外,不解的说“他们有相处的不和睦吗?”

简柠这才察觉自己说漏嘴了,立刻干笑了几声,“呵呵,没什么,只是觉得,呃,觉得我弟弟这个人一向顽皮惯了,怕他会捉弄青缈妹妹,青缈妹妹是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其实是我太过担心了。”

容家盛并没有继续追问,其实他也有些隐约的担心,似乎爹娘对于这个简王府的小少爷不是太喜欢,而且那天在简王府赴宴也发现了,简王妃好像是有意想要让容青缈嫁给简业。简业确实不算是适合自个妹妹的人。

西院近在眼前,争吵声、哭泣声、责骂声,开始清晰的落在耳中。

一个女人悲戚戚的哭着,合着哭声的是一声又一声哀怨无助的言语,“夫君呀,您为何这样不把芸儿放在眼里?芸儿在家中一日一日的思念着您,并且如今还有了您的骨肉,您就算是不念着你我当时的情分,也该为芸儿腹中您的骨肉想想,他可是您的孩子呀!”

“嗯,真是热闹!”简业松开容青缈的手,站在门前看着门内,双手抱在胸前,幸灾乐祸的说,“这个容景临真是个闷毒的人,竟然让一个女人大了肚子跑来找他。”

“他就不是个好东西!”简柠想起那日在简王府里,容景临死死盯着她看的目光,不由得心头有些恶心,恨恨的说,“换做是我,就一棍子砸死!”

简业回头看了一眼自个的姐姐,“姐姐呀,您这样,谁家的公子敢娶你当老婆呀,我看你呀,直接弄身男儿的衣服穿上,上阵杀敌去吧。”

“闭嘴!”简柠瞪了简业一眼,“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容家盛和容青缈都表情愕然的看着这对姐弟斗嘴,容家盛担心他们二人会在这里当场争执起来,但看二人表情,不论话说的有多狠,都似乎只是说说而已,全没有当真的意思,才多少放下心来。

容青缈却并不放在心里,简业和简王府里的任何一个人会如何,她都觉得与自己无关,反而,简业和简王府里的人和事越糟糕她心中越舒坦。

“景临,你到是说句话呀!”陈氏看着容柱越来越恼火的面容,怕容柱生气,只得推了推儿子,焦急的说,“董姑娘人已经来了,你岳丈想为你们夫妇二人在此买处院落,让你们夫妇二人在此成亲,让你可以在京城定居,你为何反而不肯同意,董姑娘腹中是你的骨肉,你为何不早早和爹娘说一声。”

“哼!”董夫人脸都气的五官变形,咬着牙,不理会一旁容鼎夫妇的好心劝阻,一步窜到容景临跟前,一巴掌拍在容景临脸上,容景临脸上立刻出现五个手指的痕迹,“你个没良心的混帐玩意,占了我家姑娘的便宜,弄大我家姑娘的肚子,竟然这个时候装起孙子来了!”

“娘,您,您别打他。”董芸儿似乎是想要冲上前阻拦,却被她的父亲一把拉住,脸一沉,不许她上前帮忙。

“怎么能不打呢。”简业笑嘻嘻的说,“像这种没有良心的男人就得往死里打,打得他要么从此长了记性,要么是从此后断了念想,这种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人,还想留在京城,当京城是废物容留处吗!”

容青缈想,这人说话真是刻薄,不过,这也是容景临该得的评价。

“你什么玩意!”董夫人此时正在气头上,只瞧见外面进来几个人,个个都是衣着华丽,猜着是容家的家人,不然,这种时候是不会允许外人进来这里看热闹的,这毕竟是家丑不可外扬,所以说话也就没客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