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22章 钱德培是个有心之人

重生 秋夜雨寒 3352 2015-12-23 01:43:33

  容鼎明白秦氏话里的意思,给青缈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所以,其他院落里,除了容家的亲戚外,还得是非常近的亲戚,不然,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类似的棉被,并且还得是青缈院落里奴婢们也不会提防的人才能悄悄换掉棉被再将做好手脚的棉被放回原处。

“为妻怀疑,这和夫君的兄长或者为妻的哥哥有关。”容夫人眉头微蹙,轻叹口气,“但又不愿意相信这事与他们有关。”

“如果与他们有关,不论是哪一家,我们都不能放在表面上查找。”容鼎想了想,“打今日开始,就让青缈与我们夫妇二人同住吧,避着些,然后让可靠的人暗中查找,这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就交给秦氏吧,她是你打小就跟在身边一起长大的奴婢,对你忠心,又自小照顾青缈,打心里疼爱青缈。”

容夫人考虑一会,“那晚在青缈房间里的还有莲香和钱德培,钱德培是白大夫的弟子,你们回来之前,白大夫已经被接了回来,为妻向他问起这个钱德培,白大夫说,这个钱德培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爹娘早逝,一直寄养在白大夫的老家,是由白大夫的姐姐照看带大,虽然略微有些狡猾,却心底不坏,算是个值得相信的年轻人。只秦氏一人,力量到底单薄,不如就让莲香和钱德培一起帮着秦氏,一时半会的也不可能查得出来,三个人有商有量,更妥当。”

“一切就听夫人的。”容鼎点点头。

“青缈已经七岁,原是有请了女先生教她识字。”听到外面传来容家盛和容青缈的欢笑声,容夫人轻声说,“既然有人在这院里算计她,为妻想着不如让她跟着她两位哥哥一起去学堂,反正学堂也是我们容家的,都是容家的子弟在里面读书识字,又有她两位哥哥跟着,既可识字,又可多些机会在外,也可趁此机会在院落里仔细查找究竟是何人下咒。”

容鼎点头,他经商在外,一向见多识广,从不觉得女子一定要呆在闺房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好,立时觉得妻子的提议极好,让青缈多见识一下外面,多读些书,长了见闻,也免得呆在闺房里变得拘束娇气。

容青缈从外面走了进来,在外面大概是有些小的奔跑,脸红朴朴的,比起早上刚醒来的时候好了许多,手里一枝盛开的红梅,“娘,您看,二哥哥帮青缈摘的梅花,好不好看?”

“好看。”容夫人疼爱的说,“小心些,才刚好。”

容青缈点了点头,很是骄傲的伸出自己的左胳膊,用着稍微有些小小得意语气的口气说“娘,您瞧,这是云天道长送女儿的,云天道长说,这是他师傅的物件,最是有灵性,青缈不用再害怕会做恶梦了。”

“真乖。”容夫人还没来得及向丈夫询问有关向云天道长请求为女儿驱邪的事情办的如何,听女儿这样和她说,知道云天道长虽然没有亲自来府上为女儿驱邪,却也算是送了物件帮女儿避邪,只是她并不知道这件物品是容青缈自己向云天道长讨要来的,“这几日,你就与爹娘一起休息吧。”

容青缈在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当然,和爹娘一起是最好的,她也想和爹娘一起,只是,她虽然是七岁孩童的时候,却在梦中经历了许多,她相信那一切也许就真的是她经历过的,她知道,爹娘应该有更多的时间呆在一起,免得被有心之人钻了空子。

云天道长和她说,她不能改变梦中发生过的事情,不能令死人复生,亦不能令活人去死,甚至要嫁之人也不能更改,但是,她应该可以避免一切事情的发生,比如说,不犯同样的错误,不会傻到再次让下药失了清白,不让合浣成了父亲的女人。

她相信,以她在梦中的经历形成的心态,她相信父亲并没有喜欢上合浣,也许后来看到合浣的时候想起了自己母亲年轻时的模样,而合浣也极有可能是利用了这一点,既然她不能令逝者重生,她也不会心狠到要合浣腹中那个父亲的骨肉消失,那就干脆让这个小生命托生在母亲的腹中吧,是容家的骨肉,就由母亲自己生养吧。

“娘,有云天道长赠送的物件,青缈可以自己睡。”容青缈很认真的说,心中多少有些小别扭,不知道是真是假,她现在的心态奇怪的很,童稚的面容后面却有着成年女人的心思,“娘,如果云天道长的物件可以让青缈不必再梦魇着,总要试一试才能知道。”

容夫人看向丈夫,容鼎想了想,温和的说“也好,今晚就暂且一试,要是还有些不舒服或者害怕,就让秦氏送你来爹娘这里可好?”

容青缈很是开心的点了一下头,一脸小尝试的满足。

容鼎到是很喜欢女儿这种反应,愿意去面对遇到的事情,再说,下的咒已经寻到,再加上云天道长送于女儿的物件,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这样反而更有利于找到下咒之人,然后悄悄处理掉。

“对了,青缈,明日和你哥哥们同去学堂,可好?”容鼎温和的问。

“好!”容青缈答应的很是爽快。

记忆中,七岁的自己是没有离开爹娘半步,一直呆在自己的院落里,真正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最远也就是到花园玩耍,认识的也就是借住在家中的亲戚以及他们的子女。

能够去学堂,虽然学堂也是容家自己的,就在容府的外面一条街相隔,里面的子弟也都是容氏一族,可是,听起来很有趣。

秦氏完全没有想到容青缈会在晚饭后回来休息,有点手忙脚乱。

一直在考虑着要如何查清楚下咒之人是何人,这种事不能让外人知道,若真是老爷夫人的亲戚所为,就是家丑不可外扬,若不是,那可就是冤枉好人放过坏人。夫人特意安排莲香和钱德培给她帮忙。

莲香这丫头也算是她打小就放在跟前教导的,进容府伺候容青缈的时候刚满六岁,还不是太懂事,因为父母也是容府的奴仆,算是家奴,所以夫人将莲香安排在自己女儿身旁伺候,莲香这丫头虽然偶尔有些粗枝大叶,但对容青缈到是确确实实的真心实意。

而钱德培,算是得了个好机会,碰上他师父不在容府,露脸在容老爷和容夫人面前,因他曾经替自己说了好话,秦氏对他印象不坏,嘴巴有些油,人也狡猾,但并没有什么坏心眼,这样灵活但听话的人,用起来也顺手。

忙着吩咐莲香抓紧时间收拾床铺,好好的放了安神的薰香,幸好容青缈回来的时候要容家盛陪她堆雪人,也没说即刻就要歇息。

容青缈一早醒来的时候,确实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阳光好的不得了,很是耀眼,但,这并不耽误下雪,不大,在灿烂阳光照耀下,极是好看,但不算大,飘飘洒洒的,到了下午他们一行人从云天道观回来的时候,又变了天,雪下得大了些,晚饭后就堆了一院子的白雪,连梅花上也点缀着雪花。

“二哥哥,我要堆雪人。”容青缈欢快的说,大红的小袄,配着洁白的雪花,“要堆个大大的雪人。”

秦氏立刻吩咐人在院子里点了灯笼,照得亮亮堂堂,也是怕容青缈因为昨晚的事会害怕黑。

容青缈一脸灿烂的笑,看着容家盛点头,陪着她堆雪人,她一边滚雪球,一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是真的快乐,其实,她并不喜欢这样寒冷的雪天,她死的时候,不是冬天,却是一个初冬季节,有寒冷彻骨的雨,其中也有盐粒的小雪花,打在脸上,纵然她已经没有了气息,却依然觉得好冷。

是的,好冷,冷到她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哆嗦。

“小祖宗哟,您到是小心些呀!”看着忙着滚雪球的容青缈一个不小心跌坐在雪地里,吓得秦氏立刻赶过去,伸手将容青缈一把抱在怀中,一边替她抚去头发上落上的雪花,一边揽着她不许她再奔跑,“您可是刚刚好了些,咱是姑娘家,不能和公子哥一样跑来跑去,小姐,您歇会再跑,成不?”

听着秦氏的劝阻,容青缈也确实是觉得累了,她才七岁,根本没有足够的气力顽皮奔跑,刚才不是不小心摔倒,而是没了力气,靠在秦氏温暖的怀中,容青缈到没有挣扎一定要继续奔跑。

确实是累了,靠着秦氏,只一会的功夫,眼皮就好像要粘在一起,勉强睁着,视线却越来越模糊,然后,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上了眼睛。

秦氏觉得揽在怀中的容青缈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地上滑,低头一看,发现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立刻示意容家盛动静小一些,然后轻手轻脚的抱着容青缈回到房间,莲香早已经铺好了床铺,放了暖炉暖了被褥,秦氏将容青缈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的盖好棉被,用的是一床仔细检查过的新棉被。

“去和二少爷说一声,就说青缈小姐睡着了,这雪人也不必堆了,明天再哄着青缈小姐玩。”秦氏低低的声音说。

“知道了。”莲香用口型说,然后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虽然昨晚一夜没睡,今天也没得空休息,秦氏却不敢再打盹,坐在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容青缈,打起所有的精神,不敢有任何的疏漏,还仔细听着容青缈的呼吸声,想着只要有一丝一毫的不对,就立刻叫醒容青缈,免她再梦魇。

老爷夫人有派合浣过来问,隐约的似乎还有其他人来过,莲香出去看了看又折回来,附在秦氏耳朵边低低的声音说“说是过来看望小姐,认得是夫人的大嫂身边的人,还带了些水果点心。”

秦氏立刻摇头,“就说小姐睡下了,除了老爷和夫人,其他任何人过来都说小姐已经歇息下,有事明天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