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81章 没办法带走青缈

重生 秋夜雨寒 3551 2016-02-22 20:10:25

  三个人也没有虚让,其实他们有时候离开农庄,在外面呆着的时候也是这样坐在一起吃饭,容青缈对他们不太有什么主仆之分。

其实,尊重和忠心是放在心里和言行里,却不必刻意,这是容青缈和他们所说。她说,她要的不是她们嘴里的唯唯诺诺,而是言行上的忠心不贰,她要他们不论发生任何事,都不离不弃。

“她觉得像她这样一个好的女子,容颜美丽,家世显赫,嫁给一个埋在土中半截的男人实在是值得,她想要一个更好的婚姻。”容青缈语气平静,“但她一时半会的又想不出何人与她一般可以让太后娘娘满意,说起来,她到是蛮高看我的,觉得我与她相比,也算是半斤八两,太后娘娘一定会满意。若是换了是我,大概也会为着自己的以后着想,不肯嫁给这样的男人,哪怕他是一国之君,是九五之尊,可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那她会不会在农庄呆很久?”莲香担心的问。

“应该不会。”容青缈轻轻摇了摇头,“听她的意思,她这次出来是逃出来的,太后娘娘还不知道她离开京城来这里的事。”

“我出来的时候,似乎一些护卫已经开始寻找我们。”钱德培轻声说。

“他们找不到我们,除非时间足够,直到我们没有了食物,不得不出去找吃的。”容青缈淡淡的说,下意识瞟了一眼洞外,“除了你们三个随时在我身旁伺候外,其他的护卫只是远远的跟在我们周围,保证我们不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就可以。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如今在哪里,这里,除了我们四个人知道外,也没有其他人知道。只要呆在里面一两天,简柠她就必须得离开,到时候我们再说下一步。”

“她会不会去给太后娘娘告状,或者和简王妃他们说,她毕竟是简王妃的女儿,若是简王妃真的计较起来,会不会把我们撵出这个农庄,还不到我们回去京城的时间,如果简王府记恨了我们,后面的事情会麻烦些的。”钱德培眉头皱了皱,“我看我们得好好的计划一下下一步。”

容青缈轻轻叹了口气,慢慢的说“这事我刚刚一直在想,太后娘娘选中简柠一定有太后娘娘的原因,只要太后娘娘确实有必须简柠嫁过去的原因,那么,简王府就不会针对我们,就算是针对我,也不过是放弃我与简业的婚约,这正好是我想要的。容家在京城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太后娘娘也不会因为简柠的一时行为,允许简王府针对我们,太后娘娘既然可以狠得下心将自己一向最疼爱的小辈当成和亲的人选,自然也不会在利益面前选择对她没有好处的一方,所以,我们可以寄希望于,太后娘娘选择简柠不是一时冲动。”

秦氏静静的想,自己从小照看的容青缈是真的长大了,会用脑子想问题和解决问题了,虽然才刚刚十岁,比起七岁时的她,当真是大了许多。

事情发生时,连自己也是怕的,没想到容青缈一步一步安排着,先是让一向粗线条的莲香察觉出她的不妥,然后通过莲香的口将她的不妥告诉自己和钱德培,正好钱德培也打听出简柠这一次来是因为不想远嫁和亲,但那些人也不知道简柠的打算,他们只是负责将简柠带回去,所以,自己和钱德培都没有想到简柠会想到用容青缈代替简柠去和亲。

不过,幸好钱德培一直从医,一直照顾着容青缈的身体健康,从莲香的形容中猜出容青缈有可能是中了什么毒,让自己捎了解药给容青缈,反正是,如果猜对了吃下解药可以恢复,如果猜错了,吃下药也不会有什么不适。

然后,容青缈用手指在秦氏的手心里吩咐她让莲香穿上和她一样的衣服假扮她,在路上替换下她。这依靠的是她们二人平时相处的心意相通。

于是,才有了后来,外出的时候,容青缈突然说手帕忘记在桌上,秦氏借口回房拿手帕,一边大声训斥莲香笨手笨脚,一边悄悄安排莲香寻一件和容青缈身上衣服颜色款式相似的衣裳穿上,寻机在路上替换掉容青缈。

为了避免简柠发现,容青缈有意领着简柠走到农庄最狭窄的一条小路上,这样,只能一前一后的行走,莲香换好衣服后追上来,藏在路旁的灌木丛中等候合适的机会,这个时候,容青缈有意假装扭到脚,这样她的走路姿势就会发生变换,再加上一直垂头勉强的挪行般行走,就算是简柠回头看到假扮成她的莲香,发觉走路姿势不同也不会怀疑。

真是天意帮忙,这个时候,不晓得什么东西吸引了简柠的注意力,在钱德培赶来的时候,简柠只是回头看了几眼,而当时坐在石头上的已经不是容青缈而是莲香,钱德培假意帮假的容青缈检查脚踝扭伤情况,简柠竟然完全没有发现,并且不再关注,一直盯着面前的一棵大树树杆看。

这时,容青缈沿着路边灌木丛悄悄再次返回自己的院子,躲进通道。

同时,钱德培带着并没有受伤的莲香,以及秦氏,靠着对农庄的熟悉,他们闭着眼睛也可以通行无阻,而且,因为简柠在,护卫们只是守在出口处,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远远盯着,这也借助于简柠进来之后容青缈的吩咐,不许任何人靠近她和简柠。

接着,钱德培驾驶着之前他们一直乘坐的马车,先去厨房,让莲香取了食盒放在马车上,秦氏又故意说,要去给小姐拿件厚些的披风,去外面到底风大一些,马车去到容青缈的院子前,莲香和秦氏也悄悄躲进通道,但没有动房间里任何东西,所以简柠后来返回也没发现她们回去过。

那个入口处用来控制开关的画也做了一些改进,就算是简柠发现,也无法打开通道的门,除非他们四个人中的任何一个才可以,而且,简柠正如容青缈所猜想的,她根本不会想到,容青缈她们就躲在她们自己的房间里某一处,当然这一处,确实是很难发现,在农庄人眼里,是根本不存在的某一处。

而这个时候,钱德培驾着马车出去,在大门处故意和守在门口的奴仆说,容青缈要去采野山蜜,准备让简小姐回去京城的时候捎着,奴仆们已经习惯于钱德培驾驶马车带容青缈主仆们出去,想也没想就放他离开,他们以为容青缈和伺候她的秦氏以及奴婢莲香就在马车内坐着。

当然,会有一些护卫跟着,但是,马车停在树林里的时候,他们只远远守在四角,保证马车在他们视线中不出问题就好,他们也是习惯了容青缈带着三个奴仆外出的事,一直没事,也就不那么刻意瞧着。

钱德培就拿了食盒,通过另外一条隐蔽的小路迂回到通道的入口处,没有任何护卫发现,那匹马依然不急不躁的沿着它一向熟悉的路慢慢向着山的某一处悬崖赶去,那里,有野山蜜,这个,护卫们也是知道的,所以并不生疑。

“确定简柠带人离开后,我们就去采野山蜜,既然这话说出去了,自然是要将野山蜜好好的送到太后娘娘和简柠手中。”容青缈平静的说,“等到他们离开此处的信号一出现,我们就去。”

农庄有人进出的时候,会点燃信号,在这里,容青缈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她知道,简柠是必须要离开这里,最迟明天一早,她才不担心在这隐秘的通道里她要呆多久,个把星期的根本不成问题,吃的也不愁,他们挖出来的这个空间里,本身就放有一些密封极好的食物。

饮水就更不用愁,伸手就可以碰到山间最甘甜的泉水,还有一大袋上好的木炭,足够取暖,这里还有床铺,虽然也是土制的,但上面的被褥很舒服,也很干燥,是秦氏亲手所做。晚间还有小的夜明珠照亮,其实只要有月亮,这里面就不会太黑,月到中旬的时候,这里面可以亮到写字。

“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容青缈放下筷子,“那就不要吃太饱,要不积了食会很难受。钱德培,吃过饭,我们下一盘棋打发时间。”

“是。”钱德培立刻答应,虽然,他一直下不过容青缈,但这并不妨碍他陪着容青缈下棋的快乐感,他喜欢陪她做任何事。

坐在这里,可以清楚的听到山风吹过,山泉如雨落的声音,甚至虫鸣之声也清晰入耳,秦氏和莲香看着容青缈与钱德培下棋,二人并不做声,一人一步慢慢走着,秦氏看不懂棋,只觉得好奇怪,这样一步一步走着,容青缈和钱德培就可以下很久。

尤其是,一局到后面,钱德培常常会举棋不定,手中拿着棋子,迟迟不肯落下,看得她和莲香很是着急,不过是一步棋,用得着这样思忖再三吗?

有时候莲香想要出声催促,却被容青缈用眼神制止,后来告诉她,观棋不可语,莲香这才勉强的不再开口,却用眼神一次一次的死死盯着钱德培,如果眼神可以说话,估计钱德培的耳朵已经听到出茧。

结局总是在钱德培很是无奈的表情中结束,然后再开始新的,秦氏觉得,钱德培和容青缈下棋,似乎就没赢过,顶多输的不那么惨。她并不知道,梦魇里,容青缈嫁给简业后,简业喜欢的琴棋书画之类,容青缈都是花了功夫去学的,那是容青缈认为唯一可以让简业多看她一眼的机会。

有时候,面对琴棋书画的时候,容青缈才会想起她的梦魇,才会确定梦魇里的内容全部是真的,才会从心底里庆幸自己可以从新来过。

又结束了一盘,和往常一样,钱德培又输掉了。

“我说钱德培呀,你总是输,我都替你脸红了,你还好意思下,举着个棋子信思半天,我瞧着都累,也就咱们小姐心眼好,不和你急,要是换了是我,我一定一棋子砸死你!”莲香撇了一下嘴,不屑的说。

大家相处久了,钱德培早已经习惯于莲香的泼辣,莲香是个好女孩,虽然有些粗线条,做事丢三拉四的不谨慎,但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却是个冷静会思考的,比如说她能够看出之前容青缈的不同,并且将容青缈与平时的不同细细说给秦氏和自己听,而且,莲香是个只会对她喜欢的人,相信的人才会‘刻薄’的女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