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69章 合浣嫁了赵老爷

重生 秋夜雨寒 3409 2016-02-10 20:06:07

  云天道长立刻陪着笑说“本道也是好心,那串手链是府上的孟大夫亲自过来为您姐姐所求,不好再送于别人,若是简王府想送赵家小姐一串手链,本道可以再另外选一条。”

简业撇了撇嘴,“你不会就和她说这些吧?我回去还要向娘解释,她一个容家的小奴婢都可以随时见到你,这赵家小姐也太受云天道观看重了吧?”

“一切全是为了容小姐五年后回来可以平静度日。”云天道长微微一笑,语气温和的说,“如今全仰仗赵家小姐替容小姐驱邪,所以关照些。”

容家盛知道,要么合浣说谎了,要么云天道长在说谎,其实那样短的时间里,合浣是不可能跑来云天道观见云天道长的,云天道长也不可能和她说什么要阻止赵家小姐戴上手链。

而且,舅舅家外室所生的孩子,至于的这样被云天道观和孟龙辉重视吗?

还有这个合浣,她是母亲的奴婢,偏舅舅家一些也是正常,但,脑海中再次响起合浣的解释,那样的滴水不漏,一定有人事先教过她。

最重要的是,现在简业嘴里有一大半的话并不是合浣说过的,是简业自己随口一说,比如说,合浣亲自来找云天道长,云天道长的所谓说词。但,很明显的,云天道长相信了,并且努力在解释。

“嗯,这样吧,不过是容夫人娘家大哥的外室所生,庶出的闺女,不值得我们简王府在意,既然不接受我们的好意,我还不打算再送她什么了。”简业不耐烦的说,“就这样吧,容家盛,可不要怪我,是你们家奴婢自个找事,以后咱们两家得有个说法,别随便一个奴婢就敢在我面前撒野!”

容家盛点头,陪着笑说“嗯,是合浣那奴婢不听话,以后我们一定好好的管教,这种事再也不会发生。”

“也是本道没有说明白,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合浣突然过来,说起手链的事情。”云天道长陪着笑说,“只得匆忙的和她说不可以,也忘了应该派人过去和简王府解释一下,不过,当时您已经在容家。”

简业看了一眼容家盛,不屑的说“瞧,你们家的奴婢胆子都真大,也不管主子同意不同意,就可以随便跑出来到云天道观找云天道长,云天道长是怎样的人,她一个当奴婢的,竟然也可以说见就见。不过,她怎么会想到我要送的一串手链不适合赵家小姐戴呢?她一个做奴婢的,消息还真是灵通,这里离容家也有些距离,她跑的还真是快!”

说着,嘲讽的一笑,似乎只是笑话这个奴婢的不懂事。

云天道长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说不出来不对在哪里。

送走简业和容家盛,云天道长在室内一边饮茶一边静静的将刚才的话回想一遍,眉头越蹙越紧,一直在考虑,为何简业的话中听来似乎还有话,却又不能明确的知道是哪些话呢?

“想办法带孟龙辉来这里,他性子太急,做事太过着于痕迹,简业也就是一个尚未长大的孩子,若是再大一些,只怕就没这么好糊弄了,另外去看看合浣那个丫头如今怎样了。”云天道长抬头吩咐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老道士。

老道士恭敬的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回到简王府,简业对进忠说“立刻把孟龙辉给我找来,你和他说,我很生气,他必定会问我为何生气,你就和他说,今天在容家,因为要送给赵家小姐赵江涄的那串手链,容夫人的奴婢合浣不让赵家小姐佩戴,说是她说她去云天道观的时候,曾经无意中听他和云天道长私下里说起手链的事,说是这串手链不好,藏有邪恶的东西。”

“是,爷放心,小的一定让他心慌慌。”进忠一笑,这是他的长项,吓唬一下心里没底的人,最是有趣,这群人竟然敢联合起来欺骗主子,哼,真是活腻味了!“一会就给您带过来。”

进喜从外面走进来,垂手站立一旁。

简业点点头,等进忠离开,又对进喜吩咐“你去和门口的人说,所有找孟龙辉的人,不管是哪边的,都说孟龙辉这段时间身子不好,不方便会客。然后,你。”

简业示意进喜走近些,然后,等进喜走到跟前,压低声音说“你去寻一个会讨男人喜欢的女人来,让她接近孟龙辉,只要让孟龙辉的正室抓个正着就好,事后有重赏,被孟龙辉的正室责打,骂一句赏一两,打一下赏十两,闹得越大越好!记得找个聪明点的,有些身手,免得与孟龙辉的正室打照面的时候吃亏太多,一定要是那种让孟龙辉有苦说不出的女人。”

进喜点头,大家都知道,孟龙辉的正室极是强悍,是孟龙辉母亲娘家一位亲戚的女儿,虽然生得不算妩媚动人,却孝敬公婆,一向极得孟龙辉母亲的疼爱,又能生养,但孟龙辉的母亲不喜欢京城生活,所以在近郊买了一处院落居住,隔三差五的孟龙辉会过去探望,孟龙辉有一项优点,就是极其孝顺,但同时也有一项弱点,就是极其的惧内。

他很听他爹娘的话,同时也很怕他这位正室,正室一直代他孝敬爹娘,平时里也很温顺,只是,容不得孟龙辉沾花惹草,稍微有风吹草动传入她的耳朵里,孟龙辉必定是少不了一场痛揍。

曾经有过一次,孟龙辉还在宫中做御医的时候,与宫中一位小宫女眉来眼去的有了几分小小的情动,也不知怎么被他这位正式知道了,然后,正式竟然找到了宫里他的住处,把他痛打了一顿,打得真是惨呀!

此事被宫中的人告诉了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派人将他们夫妇二人带到自己的院落里,见一向文质彬彬的孟龙辉狼狈不堪,根本不是他正室的对手,原本想要责罚那位蛮横的正室。

没想到孟龙辉的正室虽然识字不多,却并不害怕太后娘娘,大声说“俺这是在收拾不听话的男人,他是俺的男人!”

也不知为什么,当时头发凌乱,衣衫不整,脸上也有些伤痕的女人,就这样气喘吁吁的瞪着太后娘娘,大家都以为她死定了,估计当时孟龙辉也是这样想的,甚至还略微有些庆幸,丢脸是丢脸,可以后再不必面对这样一个母老虎还是值得的,这是事后大家私下里说的,因为当时他的脸上有很得意的笑。

但是,太后娘娘竟然没有责罚她,反而笑了笑说“好,哀家喜欢你这个说法,他虽然是宫里的御医,替哀家做事,但他心生异念,背着你做出些不妥当的事,却是你们的家事,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事,哀家不管,来人,把那个惹了事的小宫女找来,交给这位女子处理。自此后,你可以好好的收拾你的男人,若是他生了二心,或杀、或打,哀家一概不管!”

结果是,那个小宫女虽然没死,却被孟龙辉的正室打得鬼哭狼嚎,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然后被太后娘娘撵出了宫,不晓得出宫之后是生是死,再也无人知晓。

打那开始,孟龙辉惧内就出了名,而孟龙辉这位与他同姓的正室,孟氏,也就名正言顺的可以管教自己的男人。

所以,如果再有女人出现在孟龙辉的生活里,孟氏一定不会不管。

简业知道,孟龙辉不算是很有钱,但也不缺钱,在宫中做御医,后来在简王府做大夫,薪俸都不低,孟氏又擅操持家事,在近郊购了院落,自己种地种菜的过日子,很是舒服,若是再出事,孟氏定会牢牢盯住孟龙辉。

他要的就是,孟龙辉因为惧内不敢再与云天道长有太多的来往,甚至可以将这些事引到云天道长身上,让云天道长说不清楚,彻底断了来往。

这些消息传到容青缈耳朵里的时候,已经是事情结束后几个月之后,已经是团圆的春节,农庄地处偏僻,但也热热闹闹的放了鞭炮,贴了春联,容青缈并没有因为生活在远离爹娘的地方而难过,她知道,她现在的日子和以前比起来已经算是幸运的。

简业和容家盛离开后,不到半个月,就送了几车用品以及两位女先生过来教导她,一个教她琴棋书画,一个叫她规矩。

因为所要学的一切,容青缈有着清晰的记忆。所以,她大半的时间是用来如何的躲避女先生的教导,然后和莲香他们满山的疯,农庄地处偏僻,但与京城相比,更多一些乐趣,甚至可以避开农庄的人,悄悄的混到农田那边。

护卫忠实的保护着她的安全,比起梦魇里京城的日子,容青缈真的是更喜欢这里的日子。甚至,她都快要忘记梦魇里的内容。

晚饭是热腾腾的水饺,秦氏和莲香陪着容青缈用完餐,今天因为逃开女先生在外面疯了大半天,被罚抄书,这些东西真的难为不到容青缈,回来的时候因为天气变坏,风暴携着大雪,也实在去不得别的地方,生了温暖的炉火,坐在桌前抄书也是一件其乐无穷的事情。

“今天伺候简公子的进喜来了。”秦氏一边做着手头的活计,一边说。

“是,不过,来了有两个时辰就匆匆离开了。说是京城里事情多,简公子一时半会的离不开,简单的说了些京城的事,嘱咐着好好伺候您。”莲香用牙齿咬断手中的线,笑着说,“这又快半年的时间了,简公子上一次来,还是在秋天,咱们种下的葡萄刚刚成熟,如今小姐用葡萄酿的酒都装罐了。”

秦氏笑笑,“时间过得就是快,再有四年,小姐就可以回京城了。”

容青缈放下手中的毛笔,休息一下有些酸疼的手腕,在农庄整个人呆得也野了些,以前,她曾经连着数日给简王妃抄写用于祈福的经书,熬的眼睛都快要瞎掉,也没敢让自己有任何疲惫的感觉,如今,坐在桌前抄书竟然也是一种有趣的消遣,只是,会感觉到累,累了就休息。

反正,就算是她真的抄不完,对付那些女先生们,她也有的是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