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49章 不同于梦魇的简业

重生 秋夜雨寒 3355 2016-01-21 20:12:35

  进忠有些奇怪简业的做法,自家主子不是特别讨厌容青缈的吗?怎么要特意去容府探望,难不成要在容府里和容青缈翻脸,说出他打死也不会娶她的话吗?那样,会不会让简王妃大发雷霆?

最终倒霉的肯定是自己和哥哥进喜。

“爷,您怎么要亲自去?”进忠小心翼翼的问,一边说一边偷偷看着简业脸上的表情是好是坏,“进喜说,那个全焕还是很听话的,一直在努力讨好容姑娘,容姑娘已经称呼他为全焕哥哥,这说明,至少容府没有认出他是假冒的远房亲戚,只要再多等上几年,容姑娘长大,您不必和简王妃生气,就可以顺利的解决掉您和容姑娘的亲事,何必要急在这一时?”

简业鼻子里哼了一声,“你到心细的很,今天爷心情不错,想要寻个不是行不行?太高兴了也没意思,爷就想找气生成不成?”

“成!成!”进忠立刻说,心说您想怎样就怎样,反正您是主子。

因为是简业亲自去容府,所以进喜准备了很多名贵的补品,这一次没有骑马,选择搭乘马车前去容府,因为开始落雪,天气不好,风有些大,路上也有些湿滑,选择马车安全些。

“爷,前面就是容府了。”进喜从马车外面说,他和进忠二人坐在马车外面,“是直接进去还是让他们通报一声。”

“通报一声吧。”简业在马车内懒散的说,“这一次我是过来表示前日造成容青缈身子不舒服的歉意,既然要做,就做的有模有样。”

“咦,那不是全焕吗?”进忠突然轻声说。

简业立刻撩开车帘,看向外面,果然,在容府的门口,有一个年轻人正朝里面走,似乎和门口的人说了句什么,守在门口的奴才就让他走了进来,那个年轻人正是全焕,换了身蓝布棉衣,但看身形不会错。

“到比做戏子的时候精神了些,瞧着有些男儿模样了。”进忠嘟囔一句。

“直接进去。”简业冷冷的说,“一个戏子都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本公子没心情还要等着他们通报。”

进喜看了一眼进忠,二人谁也没敢说话,人家容府不知道这位全焕是个戏子好不好,所以放他进去也很正常。但兄弟二人只是彼此看了一眼,就立刻收了眼神,驱赶马车直接驶进容府的大门。

守在门口的奴才认得简王府的马车,没敢阻拦,由着马车直接驶了进去,并且很快就超过了刚刚进来的全焕,全焕也才发现简业所乘坐的马车,神情怔了怔,不知道会是简王府何人来容府,又是为着何事。

容青缈正一个人靠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本书,没有看,微微闭着眼睛,有那么三分的倦意,空气中有正在煎熬的药香,用来驱寒的草药,她挺喜欢闻这种味道,在温暖的空气里,有一种安稳。

“小姐。”莲香的声音有些古怪,“您醒醒,简家公子来看您了。”

容青缈以为莲香是在开玩笑,根本没有睁眼,只懒懒的说“莲香,你又开玩笑,他那种尊贵的人,怎么会来我们容府,找个别的玩笑开吧。全焕哥哥有没有来,他答应帮我寻的东西可找到了?”

“叫的可真是甜呀!”简业声音生硬的说。

容青缈立刻睁开眼,呆呆看着站在自己房间里的简业,她才七岁,所以简业出现在她房间没有什么不妥,尤其是以简业的身份,她应当表示感恩才是。

可是,他怎么会来这里?

她不记得梦魇里,她嫁给他之前,他曾经来过自己的家,他娶她完全是不得已的勉强,他娶她,只是为了她的嫁妆。

“全公子也在外面。”莲香怯怯的说,“说是您要他寻的东西已经找到,不知道小姐看着满意不满意,他在外面候着,东西已经让奴婢捎进来了。”

“秦妈妈呢?”容青缈轻轻吁了口气,“去请我爹娘,告之简业哥哥来府上的事。青缈现在不舒服,怕过了病气给简业哥哥,还是请简业哥哥别处坐一会,一会青缈的爹娘来了,会请了简业哥哥去前厅坐着说话。”

简业根本不理会容青缈的话,而是看向莲香手中的东西,是一根有些奇怪的木头,样子好像有些古怪,而且也不是新鲜的木材,瞧着有些犯旧,仿佛放了好久好久,幸好还没腐朽,“这什么东西?”

莲香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容青缈,不知道要不要和简业说。

“是青缈让全焕哥哥。”容青缈自己开口解释。

但刚说出全焕哥哥四个字,就被简业恼怒的制止,“行了,他算你什么哥哥,不过就是个——远房亲戚,你们容家还真是能容人,这样的人也这样关照着,我可不想和他一样的称呼!”

“那,青缈称呼您简公子?”容青缈犹豫的轻声问。

简业一指容青缈,刚要说什么,又压了压自己的火气,慢慢的说“你要是再这样找事,我就立刻让全焕这个人在京城消失,他爱滚哪去滚哪去!”

容青缈叹了口气,很是不解的说“您到底要怎样才好?”

“那什么东西?”简业指了指莲香手中的木头,“你弄这个破木头准备做什么?烧火?也不够呀!”

“没事,就是寻了好玩。”容青缈并没有打算解释,随意的说。

这时,钱德培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了药,开始没有看到简业在,口中略微有些抱怨的说“莲香,你能不能好好的熬会药,让你熬个药也能把你熬的四处转悠,这药要是煎糊了,你就等着秦妈妈收拾你吧!”

把药放在桌上,这才一眼瞧见简业,一怔,张了张嘴。

“药好苦!”容青缈叹了口气。

这个钱德培也是,让他寻了些药假装她不舒服避开简柠可能的邀请,他到好,确实是为她着想,真的是选了一些对她特别合适的药,这一点她不能否认他确实是为她好,可是,那些药真的好苦,好苦,苦的她每次服药的时候都后悔自己找钱德培帮她装病!

“良药苦口利于病!”钱德培立刻谨慎的回答,“小姐受了风寒,一定要好好调养,过些日子就该去学堂,可不能落了病根。”

容青缈硬着头皮接过钱德培从桌上端起递给她的药,真是苦着脸,眉头皱在一起咬着牙喝下碗里的药,苦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憋着气一口气喝下碗中浓黑色的药汁,然后迅速从钱德培递给她的果盘里寻了个蜜栈递进口中。

“苦死我了!”容青缈咬着牙恨恨的说,“钱德培,你能不能放点有甜味的药材在里面!”

这一刻她忘记了简业的存在,其实,在她来说,简业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但她此时可爱的表情却落在简业眼中,她自然也不会注意到简业眼中同时闪现的喜爱,不知道此时简业的心中划过一句这丫头似乎真的不太讨厌。

莲香这个时候才记得放下手中的木头,去寻容老爷和容夫人,容老爷外出不在,但容夫人在,合浣正在帮容夫人蓖头发。

莲香也顾不得规矩,匆匆跑进去,匆匆的语气说“夫人,简家公子刚刚来了,在小姐那里,小姐请您过去。”

“简家公子?简业?!”容夫人一怔,睁开闭着的眼睛,看向莲香,她的动作太突然,合浣没反应过来,梳子不小心蓖掉了容夫人的几根头发,吓得手一哆嗦,立刻跪下,容夫人摆了摆手,“没事,起来吧,他现在还在吗?快些替我挽个简单的发式,怎么不事先通报我一声?”

莲香轻声说“奴婢也吓了一大跳。”

容夫人知道,以简业的身份地位,他确实可以随意出入容府,“好了,简单的盘一下,用根簪子挽一下就好,莲香,你去看看家盛在不在家中,让他过来和简公子说说话,青缈再小也是个姑娘家,不好让简公子总呆在那里。”

合浣麻利的替容夫人盘好头发,取了衣服给容夫人换上,搀着容夫人去到隔壁容青缈的院落。

院落里,全焕恭敬垂首站立着。没有容青缈的吩咐他不敢动弹一下,也不知道他寻的东西容青缈喜欢不喜欢,虽然也怕简业生他的气,却不敢离开。

“你怎么在这里?”容夫人看了一眼全焕。

“是小姐让她去寻了根木头。”秦氏也打外面匆匆的进来,院子里其他的奴婢早已经小跑去寻了秦氏回来,她刚刚离开是去库里为容青缈寻了块厚些的布料想着做件晚间穿的小褂,“全公子,是不是呀?”

“是。”全焕恭敬的说,“容小姐说,想要寻块样子奇怪的木头,还是前日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说起,全焕找了这几日终于寻到了一块,不晓得小姐是不是喜欢,在这里候着。”

到是懂规矩,没有直接进到里面,简业身份特殊,全焕却是远房亲戚的身份,要是真的进到里面,实在是不妥。

心里想到这些,瞟了全焕一眼,年纪不大却生得眉清目秀,是个干净的书生模样,又瞟了一眼身旁的合浣,这丫头慢慢也大了,再过两年就该给她寻个合适的婆家,伺候自己有几年,也是个懂事的奴婢。

抬抬手,示意秦氏过来些,侧头对合浣说,“合浣,你在这里迎着莲香,让秦氏陪着我就可以。”说着,将手搭在秦氏胳膊上,一边走一说,“这个全焕你留意些,我瞧着还不错,想要给合浣那丫头留着,你替我打听一下他的家世和平时为人处世的言行。”

“好,奴婢记着。”秦氏微笑着说,“见的不多,人到是老实。”

“反正合浣年纪也小,也不急在这一时,你仔细留意着。”容夫人慢慢的说,又瞟了全焕一眼,跟着秦氏一起进到房内。

一进门,扑鼻就是药香,半靠在床上的容青缈衣衫到整齐的很,女儿挺有数,纵然是在自己房内,哪怕白天只有秦氏和莲香在,也会仔细着穿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