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41章 赶上热闹的简业简柠

重生 秋夜雨寒 3398 2016-01-13 20:04:38

  周姨娘看了一眼简王妃,嘴巴张了张,却觉得自个儿子在桌下又踢了她一脚,用眼角瞟了她一眼,忍了忍,低头继续吃饭。

于是,桌上再也没有人讲话,只有安静吃饭的声音。

事情似乎算是过去了,那日从简王府回来,容青缈以为自己会再做恶梦,拽着秦氏扯东扯西的讲到眼睛酸涩呵欠连天才肯睡,虽然睡的不算太踏实,但醒来后却不记得有做过什么可怕的梦。

离学堂开学还有几日,容青缈跟着容家盛去学堂拿几本书,回来的路上瞧见容景临正独自一人在街上走,模样瞧着有些憔悴。

“咦,那不是堂兄吗?”容家盛放慢脚步,轻声说,“怎么几日不见,如此萎靡不振?是不是因为那天去简王府的事让大伯责备了?”

容青缈刚要说话,却突然一拽自个的哥哥到了容景临瞧不见的地方,低低的声音说“他似乎是在等人,青缈瞧见好像是简公子过来了。”

容家盛也正好一眼看到简业远远的骑马过来,并没有看到贴在墙根处躲着的容家盛和容青缈兄妹二人,但他似乎并不是奔着容景临而来,经过容景临身旁的时候并没有减缓马速。

但容景临看到简业却是兴奋的很,大声喊道“简公子,是我呀!”

简业很是不耐烦的减了减马速,看着奔着他跑过来的容景临,拍了拍马颈安抚坐骑,“什么事?”

“景临好久没见简公子了,想请简公子吃顿便饭。”容景临期盼的说。

简业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爷没时间。”说着,一拍马颈,马蹄声起很快消失在容景临的视线中,容景临一脸的失落,半晌呆呆无语。

“少爷,您怎么还在这里?”伺候容景临的奴才一脸焦急的跑过来,“老爷和夫人都在等您回去,董家老爷和夫人带了董姑娘刚刚已经到了。”

听到最后这句话,容景临叹了口气,甚是失落的说“以前没遇到简小姐的时候,觉得董家那位小姐还算顺眼,长得也还好看,脾气也还好,可,自打到了京城,见了这里的女子们,个个都是光鲜亮丽,董家姑娘和她们比起来就算不上什么了。尤其是那日在简王府见了简小姐,那真是出色的人,看见她,我的心都不会跳了,这才知道什么叫相思,可惜,这几日连她弟弟也遇不到,好不容易遇到也没时间理会我,就算是想要打听些她的事情也不能。”

那奴才年纪比容景临年长,也是打小就跟着容景临的奴才,听了容景临的话,叹了口气,轻声说“少爷要想开些,简小姐是何等人物,那是简王妃的女儿,是皇亲国戚,不是我们容家可以攀得上的人家,董家小姐对你一直情深意长,您来京城之前,她还许了终身给您,奴才来的时候,瞧见董家小姐的身形有些丰腴,老爷和夫人的脸色也不好看,是不是董家小姐有了?”

听到这,容家盛和容青缈彼此看了一眼,一脸的惊愕。

容景临也似乎是有些意外,脱口说“竟是如此容易便可有了身孕?”

奴才轻声说“少爷还是快回去瞧瞧,不论是不是有了,这一次董家老爷和夫人是前来和老爷夫人商量您的亲事,不论您再怎么喜欢简小姐,您和简小姐也不是一个身份地位的人,还是醒醒吧,董家小姐家世还算不错,您以后就算是不留在京城,回去也会过得不错。”

容景临的表情并不开心,但还是不情不愿的跟着那个奴仆离开。

“他竟然喜欢上了简家小姐?”容家盛蹙了蹙眉,轻声说,“听说,那位简家小姐是个性格爽朗,颇有几分男儿脾性的女子,经常随着简王爷外出,有人说她是简王妃特意放在简王爷身边监视简王爷行踪的,不过,到是个见多识广的女子。只可惜真的不是堂兄可以高攀的人物。”

容青缈却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出神,声音也轻不可闻,“只是可惜这样一个人儿,最终却成了和亲的女子,嫁不得自己真心喜欢的人,但到不是一个自怨自艾的女子,虽然婚姻不曾令她满意,却有一番令男儿也汗颜的成绩。二哥哥,我们走吧,外面好冷。”

容家盛虽然没有听到容青缈前面的话,却听到最后一句话,看着容青缈被冻的红朴朴的脸蛋,“好,咱们快点回去,是二哥哥疏忽了。”

说着,牵着容青缈的手,说说笑笑的离开。

只是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他们两个人离开后,在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走出一个人,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身上的衣服略微有些单薄,正是有些日子没有露面的全焕,他并没有完全听清楚容家兄妹的对白,可他发现他有些害怕遇到容青缈,那张干净甜美的面容,让他心里有一种隐约的怜惜。

在戏台上,他一直是个英雄救美的公子,总在种种意外情形下出现,救下面色慌张的美丽女子,然后对方以身相许,从此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这个被救的女子,总是有着极好的容颜,极好的家世,又是家里最最疼爱的,几乎可以让英雄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东西。

而这个时候,全焕觉得,他就是现实中的英雄,而容青缈就是那个将要被他营救的美丽姑娘,然后他们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但是,这两天他还是隐约听到有些传闻,那些没有离开这里回乡的同学堂求学的学子们有时候也会聚在一起说说八卦,这几天传的最多的就是,容青缈是简王妃亲自为简家小公子简业选下的正室,听说简王妃极是喜欢容青缈。

原来,简业不喜欢容青缈,但简王妃喜欢,他才会想出让自己接近容青缈并且最好娶了容青缈为妻,他才可以选择他喜欢的女人娶进家门。

“全焕。”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是同一学堂的学子,“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外面好冷,还不快点回去,看样子一会又会起风下雪,还是你好呀,你爹娘给你留了一些银两,让你可以在外面租房住,不必看容家人的脸色。”

全焕憨憨的一笑,不做解释,他能说什么,要是他的爹娘真的留了银两给他,他才不会这样委屈自己,他一定会堂堂正正在学堂求学,然后考取一个好的功名,正大光明的去容家提亲,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拿着简业给的银两替简业做事,隐瞒自己的年纪只为让简业远离不想要的人和事。

“容家的人都挺好。”全焕谨慎的说,“他们给了我们求学获取功名的机会,我们只要自己努力,一定会有好日子可过。”

那位学子叹了口气,“谁晓得能不能得个功名,就算是考取了好的功名,也不一定可以留在京城做官,最后说不定会去到哪里。想想就难过。”

全焕没有接话,这个学子说的话他也在担心,但是,只要他达成简业的要求,就可以轻易获得别人想也不敢想的一切。

回到自己家,容青缈觉得有些困倦,便去睡了一会,等到了晚饭时间才肯起来,简单的洗漱一下,精神颇是不错的去到爹娘那边,刚走到门口,隐约听到里面传了爹娘的交谈声,下意识,容青缈停下了脚步。

“大哥的意思是不想让他们立刻成亲,如果景临娶了董姑娘,就不会再愿意为停留在京城努力。”容鼎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找了我去要我想办法,可我见那位董姑娘的身子已经很显,一个未嫁人的姑娘家有了身孕,自然是不能再回老家,所以她的爹娘才特意送她过来要他们二人在京城成亲,还说愿意出钱在京城为他们夫妻二人寻个小院落暂且住着,等景临在京城站稳脚跟再回老家请家里人喝喜酒也成。”

容夫人半晌才说“这事拖不得,要是到了日子,这姑娘家岂不是让人笑话也笑话死了,你的这位大哥也太不替人家姑娘考虑,当初是他让人到董姑娘家提亲,如今就因为景临还没能留在京城就不肯提成亲的事,以他们父子的做法,想要留在京城根本不可能。”

容青缈眨了眨眼睛,悄悄退回自己的院落,隐约记得那个董姑娘也不是个善茬,在容景临搪塞不肯立刻娶她之后,那位董姑娘曾经大闹一场,为此还和大伯一家反目,最终容景临还是娶了董姑娘,在他死掉之前一直被董姑娘管的死死的,身边连个伺候的奴婢都没有。

只是,她完全想不起来,这期间发生过什么。

“小姐,您怎么又回来了?”莲香好奇的问。

容青缈冲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喧哗,懒懒的说“爹娘在商量事情,我没打扰他们,一会再过去。秦妈妈呢?”

“说是有急事要去办。”莲香粗枝大叶惯了,并没有多想,拿起桌上的茶壶给容青缈倒了杯茶水,“听说,大老爷那边今天又闹了,不晓得为什么,说是他们那边的少爷定了亲的未婚妻来了,肚子都大了,啧啧,看着挺老实胆小的一个人,竟然办得出这样有伤风化的事。”

容青缈差点直接笑出声来,这个莲香,识字不多,却总爱老人精般的讲些大人话,大半都是跟秦氏学来的。

容鼎一家人正坐在一起吃晚饭,西院里的一个奴仆匆匆赶来,脸上的表情很是尴尬,对容鼎说“老爷,大老爷那边闹起来了,大老爷让您和夫人快些过去劝劝,来的那位董姑娘要死要活,只说要投了井,她的爹娘正拦着,骂的老爷和陈氏连个话也说不上。”

这奴仆是容府自己府上的,在西边院里打理那边的事情。

容鼎和妻子相互看了一眼,容夫人对容家昌说“家昌,你跟我们过去瞧瞧出了什么事,你和景临是同辈,到时候看住他,家盛,你在这里好好看着妹妹吃饭,不要到处乱跑。”

容家盛知道爹娘是不想他们去西边院里看热闹,虽然心中好奇,但嘴上却没说,只是点点头,和容青缈继续吃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