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29章 好好看牢每个人

重生 秋夜雨寒 3341 2016-01-01 20:03:11

  而且,梦魇里的那一切,会是真的发生过的吗?

容夫人看了看怀中已经微闭着眼睛,似乎真的要睡着的女儿,有些不好意的笑了笑,到底是个孩子,“合浣,去叫了秦氏过来,带青缈回去睡一会,醒了再带她来见我。”

“是。”合浣微垂着头,轻手轻脚的离开去找秦氏。

容青缈靠在秦氏的怀中,秦氏抱着她回到房间,将容青缈放在床上,然后取了毛巾浸在温水里泡透,再拧干水,替容青缈擦拭面容,见容青缈眼睛虽然闭着,睫毛却一直在微微颤抖。

“小姐,您又在装睡哄秦妈妈是不是?”秦氏以为容青缈顽皮,一边替她擦拭着脸,一边低声开了句玩笑。

容青缈知道瞒不过秦氏,便睁开眼睛,笑嘻嘻的说“前面人好多,容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远房亲戚来投亲?吵得耳朵里一直嗡嗡的响,每个人都拣着好听的话说,听多了,真是没意思极了。”

秦氏笑了笑,再去重新湿了毛巾拧干回来,“来,擦擦手,瞧你手心里全是汗,不想听,就在这里乖乖的躺一会,什么时候想回去了,秦妈妈再送你过去,好不好?”

“好。”容青缈长长出了口气,看着手腕上的手链,自打有了它,晚上确实是没再做过那么可怕的梦,虽然偶尔会有一些片断,却不会让她惊恐不能自已,“秦妈妈,那些人里你有认识的吗?”

“偶尔会见到,他们不能随便到这边来,有时候有些事要到另外一边的时候会遇到一两个。”秦氏取过刚才在做还没有做完的活计,她在给容青缈绣个漂亮的肚兜,晚上休息时候穿在身上可避免不小心晾着肚子,“其实那些人也不全是容家的远房亲戚,老爷和夫人都是在京城里长大的,哪里有那么多全国各地的远房亲戚,不过是有些人拐弯抹角的连上些八杆子也打不到的关系,想要沾些容家的便宜,这些人还是好的,只是想在学堂里读书,讨个好前程,比起那些来了就想从容家得点好处的人要好些。”

“那你见过一个叫全焕的人吗?”容青缈眨了眨眼睛,问。

“全焕?”秦氏皱了皱眉,“没见过。怎么了?”

“没什么。”容青缈也皱了皱眉,看样子,真如去监视全焕的人所说的,这个全焕并没有刻意的想要接近容家兄弟和她,不然,只要他在这里出现过一次,也瞒不过秦氏的眼,肯定会弄个明白,“只是一个来投亲的人,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不喜欢瞧见他。”

秦氏笑了笑,温和的说“不喜欢瞧见就不去瞧见,反正那些人也没有机会来这里,也就过年的时候在一起吃个饭,拿了红包就各自离开了。”

正说着话,莲香从外面走了进来,刚要开口讲话,一眼瞧见躺在床上的容青缈,立刻将要讲的话咽了回去,“秦妈妈——呃,小姐在呀,您躺床上吓了莲香一大跳,您不是在前面陪着老爷夫人吃饭的吗?”

“有些困,就回来了。”容青缈又重新闭上眼睛,懒懒的说。

秦氏见莲香张了张嘴,似乎是要讲什么,却又避讳着,知道一定是不方便在容青缈面前说,便示意她去外室候着,自己又坐了一会,见躺在床上原是装睡的容青缈已经慢慢气息平稳,才轻手轻脚的离开。

“出了什么事,进来也不看看小姐在不在就说话,要是一眼没瞧见说出了什么不该让小姐知道的事,仔细你的皮紧。”秦氏压低声音说。

莲香吐了一下舌头,轻声说“心里只顾着吃惊,想着小姐这个时候往年都是陪着老爷夫人在前面吃饭,哪想到小姐已经回来了。秦妈妈,那边院里出事了,不过,都瞒着的,怕这就要过年了,传出去不好。”

“老爷兄长还是夫人兄长?”秦氏轻声问。

“老爷兄长那边。”莲香也轻声轻气的说,“这几日您一直让我盯着那个偷偷来我们院里溜达的婢女,她是陈氏身边的,我们一直怀疑她就是换了小姐棉被的坏蛋,昨日晚上的时候自己跳了院里的井,发现的时候都泡的变形了,老爷兄长那边不让说出去,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是这个奴婢是个野心大的贱丫头,竟然趁着陈氏不在他们老爷身旁的时候招惹他们老爷,被自个的主子撞见后一时羞愧难当就跳了井。”

秦氏眉头蹙了蹙,“终于查清楚小姐梦魇的事情与这个婢女有关,竟然就赶着这个时候跳了井,难道我们追查的事被老爷兄长及他的妾室陈氏知道了,他们要杀人还灭口,以免被咱们家老爷知道了不肯再帮他留在京城?”

“好像不是。”莲香轻声说,“钱德培被叫过去给陈氏开药压惊,隐约听到陈氏和咱们老爷的兄长低声谈论,说什么,惹恼了他们还有我们的活路吗?想要留在京城得他们松个口才成之类的话,没有听清楚全部,钱德培说,这件事后面一定还有一个更大的主子在,但是,为什么要对小姐下咒,钱德培说他是一点也想不明白,如果是要想对付咱们家老爷,却偏偏只针对小姐,而且下那么恨的咒,就好像是想要小姐死,然后讨好什么人。”

秦氏点点头,那个钱德培确实是个聪明心细的人,这一个月查找何人下咒的事,很多时候都是钱德培给出最好的方法,终于一点一点不惊动任何人的追查到调换棉被的奴婢,却突然传出奴婢跳井自尽的事,不知何人赶在他们的前面将事情了结。

这奴婢一死,就是死无对证,这件事会莫名其妙的不了了之。

“钱德培的意思是说,他怀疑这下咒之人是想小姐死,然后讨好对他们有帮助的人?”秦氏突然轻轻吁了口气,问。

“是,钱德培就是这个意思。”莲香低声说,“听他的意思,这件事似乎只能查到这里,只怕是这个他们要讨好的人,就算是咱们老爷也得罪不起,如今奴婢已死,小姐被下咒的事只能是不了了之了。”

秦氏心中一惊,什么人竟然要小姐死,一个才七岁的女童,平时足不出户的呆在容府中,却有人想要她死,而且这个人有可能还是容老爷也不能随便得罪的大户,这样的人,在京城实在是不多。

可是,秦氏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什么人这样恨小姐呢?

“要和老爷夫人说一声吗?”莲香轻声问,似乎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下意识一抬头,然后眼睛一睁,脸色瞬间苍白,哆嗦着说,“小,小姐,您什么时候,您怎么走路没动静呀,吓死莲香啦!”

秦氏也被吓了一大跳,一回头,瞧见容青缈穿着白色的袜子,大红的薄棉衣,静静站在内室和外室相通的房门处,看着她们二人。

“小姐,祖宗哟,您怎么没穿鞋就下了床,脚心不能着凉的。”秦氏也顾不上想刚才所讲的话有没有被容青缈听到,急急的上前抱起容青缈将她送回到床上,塞了个暖炉在她脚下,只觉得她的脚心冰凉,似乎是在那里站了好久,也许听到了她和莲香的全部对话。

莲香傻了吧唧的跟着也回到了内室,呆呆看着重新躺回到床上的容青缈,一头雾水的想,小姐怎么走路这么轻?她是什么时候站到房门那的?

“鞋子被你拿去炉边烤着,所以没有穿鞋。”容青缈的表情还好,没有惊讶也没有苍白,很是平静的看着秦氏,“你们讲的话我全都听到了,原来是真的有人想我死,梦魇里死不掉,追到这里也要我死。”

秦氏完全听不懂容青缈的话,不知道如何接她的话说下去。

容青缈却突然不再说话,而是闭上眼睛,静静的想,那个全焕是不是就认识要杀她的人呢?或者梦魇里他就是让她身败名裂而被夫君厌弃的人,而这一切与她最终要嫁的人脱不了干系。

既然他们在这里也不放过她,梦魇里她是死了,但醒来后回到了七岁的时候,不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都算是上天眷顾让她死里逃生重新来过,她不想再重复梦魇里的事,不想自己再身败名裂最后落个惨死的下场。

她是答应云天道长不会修改生死之事,而且她也不知道是谁要她死,为何要她死,但是,她总是不能明知道人家已经找上门来要她死,她还一味的不相信梦魇里的事是真的,而再次被人陷害,不仅害得她自己死掉,同时还要连累这般疼爱她的爹娘和兄长以及奴婢们。

全焕肯定是他们的人,不然,她不会能够记得他这张脸,一张如同精心粉饰过的面容,再怎么温文尔雅,再怎么表现的低调,都不能让她相信他是一个好人,一个真如表面上一样的人。

“秦妈妈,你不用担心。”容青缈突然微微一笑,睁开眼睛,轻声说。

“秦妈妈不怕。”秦氏依然是完全的不明白容青缈的意思,她的微笑看起来明媚可爱,却让秦氏瞧出一种可怕的冷静,这种表情再次让秦氏想起之前容青缈的梦魇,心不由得揪在一起,努力温和的说,“小姐也不要怕,有秦妈妈在这里,那些个不干净的东西统统都进不来,它们要是敢进来,秦妈妈拿命和他们拼。莲香,去请了钱大夫过来。”

容青缈噘了一下嘴,有些小小不乐意的模样,娇嗔的说“我又没生病,你让莲香叫钱德培过来做什么?我才不要吃那些苦苦的药。我只是有些困倦了想要歇息一会,你就让我安生的睡一会,等我醒了还要陪着爹娘吃晚饭,大伯和舅舅他们也很烦人的。”

秦氏呆呆看着冲她微微一笑,然后安静的闭上眼睛,鼻息渐稳的容青缈,真真是糊涂了,小姐究竟是怎么了?

“秦妈妈,出了什么事?”钱德培一脸紧张的跑了进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