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68章 兴师问罪的简业

重生 秋夜雨寒 3514 2016-02-09 20:05:53

  容夫人怔了怔,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奴婢不愿意嫁人,只愿意一辈子伺候夫人。”合浣声音颤抖的说,一边勉强跪着磕头,“求夫人不要将合浣嫁人。”

“你算什么东西!”简业突然声音一提,冷漠无情,吓得合浣一口气没上来,打起嗝来,压也压不住,“小爷我讲话的时候最讨厌别人在一旁插嘴,而且小爷决定的事,轮得到你说三道四吗?!你要是不开口,也许小爷我还要等候容夫人的决定。如今,。”

简业停下口,看着容夫人,生硬的语气,脸上透露出厌恶合浣的表情。

“容夫人,今日之事,你可以原谅这个不知深浅的奴婢,但我不可以,她可以胡说八道,但别拿我姐姐说事,竟然说我姐姐戴过的东西藏有邪恶之物,既然这样,我看容夫人心中也有些不安,手链我就不送了,这情份也就到这地方打住了。”简业的语气很是冷漠生硬,抬眼看向宝全,上上下下打量一眼,随口问,“容家盛,这是你的书童吧?”

“是。”容家盛点头,简业应该见过宝全。

“好!”简业点点头,冷漠的说,“听好,你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送去你们那个什么赵老爷的院落里,就说是小爷赏的,关她几日敛了她的脾气,收拾干净了就收到屋里吧。五年后,若是青缈妹妹安全回到容家,小爷就不计较今日之事,允许他们好好的离开京城,若是青缈妹妹稍微有什么不妥,小爷可就不信什么赵家小姐是个福气之人,立刻将她剁了喂狗!她是不是容夫人的侄女小爷不管,但青缈妹妹以后是小爷的人,这一点小爷一定管。”

合浣眼睛一闭,再次昏迷过去,这一次连惊带疼,真的昏过去了。

容家盛突然觉得,简业这些话并不是说给自己舅舅听的,到好像是说给合浣听,似乎是要合浣将这些话带给什么人。

“我饿了。”简业突然话题一转,“刚才岳丈说要请小婿吃饭,不知这时还管用吗?”

“当然管用。”容鼎虽然觉得简业做事有些狠毒,但他言语间对青缈的在意和维护还是让容鼎很满意,立刻微笑着说,“这些不过是些家事,当然不能影响了吃饭之事。好,宝全,你送合浣去西院吧,她好歹是夫人的贴身奴婢,虽然犯了错,但大哥收入房中,和他说,卖个面子给夫人,直接收做姨娘吧,和姜氏平起平坐。”

“是。”宝全很是费力的搀扶着昏迷的合浣离开。

容夫人见自己的夫君也开了口,知道此事不好再阻拦,也只得应允,“好吧,既然夫君也这样讲,等合浣好一些为妻就去操办此事,原是想要将她许给在学堂读书的全焕,二人年纪相仿,如今到是。”

“难道容夫人觉得我的主意不好?”简业语气冷漠的说,“不就是一个伺候人的奴婢吗?你看她说得好听,却不知她心里究竟如何想,她说得如此尽心尽意,毫无纰漏,反而让我心存疑惑,不肯相信了。容夫人,你还是重新去选一个新的奴婢吧,愚笨一些不是坏事,你这奴婢太聪明了,到不如青缈妹妹身旁的奴婢,虽然愚笨,却真的忠心,不欺主不瞒主。”

容夫人一脸的尴尬,一个字说出来,却又不能无视简业的话,只得面带三分尴尬的笑了笑,略微的点了点头。

容鼎心中明白,这件事因为涉及到妻子的大哥,而且赵江涄还是妻子的亲侄女,妻子一定是在心中偏着些,若是此时出事的是自己的大哥,就如那天自己的大哥让简柠撵出京城,容夫人就表现的很镇静而且理智。

“不会。”容鼎微微一笑,温和的说,“这件事事发突然,不过,既然简公子觉得有些怀疑,可以去云天道观问一下,前日合浣这奴婢是不是真的去过云天道观,是不是确实云天道长没有和她讲话,而是其他道士们私下聊天让她听到,毕竟这事涉及到简小姐,查清楚好一些。”

简业点点头,“是,本公子正有此意,容家盛,这事多少也与你们容家有关,所以,要麻烦你和我一起去云天道观,问清楚事情究竟如何。刚才那个奴婢所说的一字一语你都听得清楚,若是有什么不同,你回来可仔细向你母亲解释,免得你母亲在心中认为我是有意针对她的娘家人。”

简业的话说的相当直接,似乎并不担心会因此得罪容夫人。

容家盛立刻微笑着说“不会,娘一向心慈,合浣是她打小教导出来的奴婢,平时也偏着些,一时心里难过也正常,再说,嫁于舅舅,虽然是个姨娘,但这一生一世也不愁衣食,若是生下一男半女,我娘也是会疼爱的很。如此想来,也算是合浣的福气。”

容鼎则笑着招呼大家去吃饭,用眼神示意容夫人不要再提此事。

云天道长总觉得鼻子痒痒,他在这种季节有过敏的情形,总是忍不住要打喷嚏,不停的打,吃什么药都不管用,一直到天气不这样干燥,所以,他有些不喜欢院子里那两棵桂花树,他对这种甜香味道的树木一向过敏。

但是,这是云天道观建观的时候,皇上亲赐的,他不能让它死,也不能把它挪走,还必须得小心打理!

“道长,简王府的简公子和容家的二公子来了。”伺候云天道长的老道士小心谨慎的说,“看着,似乎简公子的心情不太爽。”

云天道长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有孟龙辉那样一个过于自信的家伙在简王府里做事,简业能够心情愉快才怪!

一早知道简业回来后并没有身体不适的情形,并且还说木牌丢了开始,云天道长就觉得头疼的很,最要命的是,听孟龙辉派人通知他,说简业竟然提议将送于简柠的手链送于赵江涄!这如何使得!

孟龙辉派出去的人一走,云天道长立刻就派人去容家通知合浣,让她想办法阻拦手链戴在赵江涄的手腕上。赵江涄才刚出生不久,这样的年纪,再加上身子骨弱,戴了手链,虽然里面的毒性已经基本不存在,但还是有着足够让赵江涄丢掉性命的可能。

这个时候二人来,是为了何事?

“请他们进来吧。”云天道长无法不让这二位进来,敛了敛自己的精神,重新跪坐在小木桌前,慢条斯理的倒了杯茶,装模作样的品起来。

简业和容家盛从外面走进来,容家盛很是聪明的闭上嘴,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简业会开口讲什么,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可以用正常思维想象的人物。遇到这种人,容家盛觉得,静观其变才是上佳选择。

“云天道长,真是悠闲呀。”简业随意的在木桌对面坐下,盘腿,“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品茶,口味不错,上好的乌龙。家盛,你也来一杯吧?”

一边说着,一边取了另外两个干净的茶杯倒了茶,一杯递给容家盛,示意他在一旁也这样坐下,地上干净的很,老道士天天都会打扫。

容家盛很是听话的在简业身旁坐下,接过简业递过来的茶杯,浅浅抿了一口,茶味不错,是上好的茶叶。这不奇怪,以云天道观在京城的地位,喝个好茶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那些达官贵人们有一大半是想着法子讨好着云天道长,好从他嘴里套出些未来他们的发迹。

“不知简公子这样匆匆而来,可有什么急事?”云天道长很稳重的开口。

没有胡子的云天道长看着其实挺奇怪的,容家盛想,难怪他不愿意再见前来求助的人,没了胡子的云天道长看起来就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男子。

“来问一下,简王府可有得罪云天道长?”简业也慢慢的开口。

云天道长立刻笑着说“简公子,您真会开玩笑,云天道观在京城一直仰仗着简王府的照应,怎么会与简王府有什么过节呢?”

“是吗?”简业也不生气,似乎真的只是随口问问,然后脸上微微有些沮丧的说,“可是,你知道吗?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今天,我去容家,对,就是容家盛的家,你之前曾经送过我姐姐一串手链,让她去农庄送容青缈的时候佩戴,以避免伤害到自己,是吧?”

云天道长一直仔细看着简业,但简业脸上根本看不出什么让他心生怀疑的表情,就是一脸的小小沮丧,似乎,只是有些小沮丧。

“是的。您府上的孟大夫过来特意为您姐姐所求。”云天道长回答的很谨慎,“当时有些匆忙,实在找不到更为精致一些的,所以,可能手链看起来有些不够精美。”

“主要是用来辟邪,又不是为了好看,若论好看,简王府里还缺一串精致些的手链不成?”简业不耐烦的说,“我娘还为此特意奖赏了孟龙辉,幸亏有你的手链,要不然,我姐姐不得病的更厉害?说不定还会为此丢了性命。所以呀,我那个姐姐又有了妇人之仁,说是赵家小姐刚出生,就要替青缈妹妹驱邪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她一个大人,去了一趟农庄,和青缈妹妹呆在一起都不能避免生病,这还幸亏有你送的手链,要是那样弱小的一个小孩子,会不会更危险?因此让我去容家的时候把手链送给赵家小姐,然后,你知道吗?我太生气了,容夫人身旁的那个什么奴婢不让赵家小姐佩戴!”

云天道长眨了眨眼,简业似乎只是不满人家不接受他的好意,那张脸上就只是少年人身处富贵从小被娇生惯养的蛮横,还未等他开口。

“云天道长,我觉得我们简王府也没得罪你呀,是不是?”简业却抢在他前面开口,相当不满的说,“那个奴婢说,是你亲口和她说,不可以让赵家小姐戴那串手链,说是那串手链里藏了邪恶,我姐姐戴过的东西里面藏满了邪恶东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天道长怔了怔,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简业。

“你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她说她亲自来找你,你和她亲口所说,虽然只是简单几句,却意思明确,所以她为了赵家小姐的安危,宁肯得罪我们简王府也不肯让赵家小姐接受那串手链。”简业嘲讽的说,“她说这是你和她说的,她说你和她说,只要这样和我们简王府的人解释,我们简王府会明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