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60章 去农庄看青缈

重生 秋夜雨寒 3449 2016-02-01 20:17:38

  简王妃看了一眼简柠,这丫头真不是一般的鬼,也不是一般的狠,如果让太后娘娘做主,以太后娘娘对周姨娘的印象,准保会在宫中选一位足够让周姨娘头疼但对自己特别忠心的公主。

不过,这到真是一个好主意!

“是为娘疏忽了。”简王妃微微一笑,“王爷,您看,还是女儿懂事,比起简业来,柠儿可真是懂事多了,虽然只比她弟弟大一岁。”

简王爷瞟了简柠一眼,简柠的脸上表情平静,看不出内心是什么想法,这丫头最是喜怒不形于色,整个就是她姑姥姥的再版!

“这。”周姨娘的脸都白了,她和太后娘娘的关系一向不好,因为她的存在还差点让简王妃嫁不成简王爷,若是太后娘娘做主为自己的儿子选择正室人选,结果一定是很糟糕。

“这什么,就这样定了!”简王妃脸色微微一沉,“难道周姨娘还不高兴柠儿的主意?不高兴简震的亲事由太后娘娘做主?”

“不,不是。王爷,妾身,这个。”周姨娘急的都快掉眼泪了。

简王爷心中叹了口气,这个周姨娘,挺聪明的一个人,就是有时候聪明的不是地方,简王妃看在他的面子上已经很给她面子,允许她在外面住着,要是依着太后娘娘的意思,早就直接休掉或者暗中做掉了。

简业没有参与,只在心里嘀咕着,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进忠,去找孟龙辉过来,就说小爷我找他有事!”

“是。”进忠匆忙的出去,很快就带来了孟龙辉。

简王妃立刻明白,简业还是没有放弃要去农庄看望容青缈的打算。

“小的见过简王爷简王妃,各位主子和小主子们。”孟龙辉很是恭敬的施礼,“不知简少爷寻小的来做什么?”

“行了,少来这套无用的。”简业皱了皱眉,“我打算去农庄看容青缈,你去云天道长那里去替我寻个辟邪的物件,免得我娘担心我,整个有用的,别和上次一样,弄了个没用的,害得我姐姐回来还是生了病。云天道长别只是个虚名,弄个辟邪的物件半点作用也没有。”

“上次带给简小姐的手串是云天道长特意选好的。”孟龙辉快速的瞟了简柠一眼,却发现简柠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研判,立刻低下头恭敬站着,“并非随意而选。”

“那个,我不管。”简业看着孟龙辉,“已经发生过,小爷不想再计较,这样,你现在就去云天道观,替小爷我寻个辟邪的物件,别弄什么手链,小爷一个大老爷们才不会戴那些罗嗦的物件。”

“这个。”孟龙辉看了一眼简王妃,一脸的为难,犹豫的说,“小的知道公子爷担心容姑娘,但容姑娘在那里呆的很好,不会有事,您要是过去,会生病的,容姑娘遭人下咒,现在正是运气最糟糕的时候。”

“你只要照着吩咐去做就成。”简业不高兴的说,“你明明是个大夫,怎么弄得比云天道长还神神秘秘!”

孟龙辉只得一脸的担忧退了出去。

“简业!”简王妃有些生气的喊了一声。

“孩儿不信这个邪,既然娘替孩儿选了这个人做孩儿未来的妻子,孩儿总要弄清楚这里面究竟有什么是不对的!”简业语气突然认真了些,“不能仅仅因为孩儿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无法继承王位,就因此替孩儿寻个最好人家的女儿为妻,让孩儿以后不必受苦。这是孩儿一辈子的事,孩儿不愿意草率,这跟容青缈的运气好坏无关,孩儿不怕这些所谓的下咒阴邪之说,孩儿要亲自去试一试,看她究竟是不是陪伴孩儿一生的人。”

简王妃瞪着简业,一个字讲不出。

“娘,就让弟弟去瞧瞧也好,也好趁这个时间选几位合适的女先生过去,青缈妹妹早晚要嫁入简王府,不能是一个什么规矩也不懂的人,那会让某些人看笑话,咱们简王府丢不起这个脸。”简柠一旁开口说。

周姨娘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微笑,虽然不开口,却在心中不停的祈祷去呀!一定要去呀!天保佑那个容青缈是个克夫的主,最好克死这对姐弟!

“周姨娘,你的笑容好古怪呀!”简柠冷冷的说,目光紧紧盯在周姨娘脸上,周姨娘眼中的猖狂和得意完全没有逃过她的眼。

周姨娘打了个寒战,立刻敛了眼神,轻声说“妾身是替简少爷担心,既然孟大夫也再三的劝阻,不如不去了吧。”

“弟弟,你走的时候和我说一声,我有些东西要捎给青缈妹妹。”简柠完全不理会周姨娘,“大半年的时间没见她了,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胖了些,高了些,她今年八岁了吧?其实时间过得也快,五年的时间转眼就会过去,希望到时候青缈妹妹好好的回来京城。”

简业点点头。

大家继续安静吃饭,这件事就暂时这样定了下来。

刚出学堂,容家盛就听到有人喊了他的名字,“容家盛!”

“简少爷?”容家盛怔了怔,他有些时间没见简业了,自打自己的妹妹离开京城,这位简家少爷就基本上没再在容府出现过,甚至在学堂附近也见不到简业的影子,也是,原本一向都是容景临巴结着简业,时常的约了简业来学堂里玩耍,“您今日怎么得了时间来这里?”

简业从马上跳了下来,笑着说“容家盛,想不想去农庄看你妹妹?”

“当然想!”容家盛完全没有犹豫的说,“自打青缈去了你们王府名下的农庄静养,一直由简王府的护卫保护着,你们府上的孟大夫再三警告我们不可以去见青缈,爹娘虽然想念却不能去探望,怎么,现在可以吗?”

“什么可以不可以的,你也信那个人的话。”简业笑着说,“不过,你得先和我说,你怕不怕被你妹妹的阴邪之气伤到?孟龙辉和云天道长都说,你妹妹如今因为被人下咒而阴邪之气最重,只要还没过本命年,就会伤及到身边的人,你要是不怕,我才敢带了你去,不然,我就自己去。”

“你不怕,我是青缈的哥哥,有什么好怕的。”容家盛立刻说。

“那就好,你和你爹娘说一声,不要惊动任何人,我没有和我爹娘说起要带你一起,我只说我一个人去看望容青缈。”简业看着容家盛,“我在城外等你,我们不坐马车,直接骑马,你不必带奴仆,进忠进喜会跟着我,他们兄弟二人会照顾我们二人。”

“好。”容家盛也不多问,简单的说,“我这就回去和爹娘说,一个时辰后城外见。”

“成!”简业纵身上马,笑着说,“凭这一点,咱们就做得了朋友!”

看着简业的马离开,容家盛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听到他和简业的对白,没再等候容家昌,急步返回容府。

此时,容府里到很热闹,容家盛没想到简柠会在,见到容家盛,简柠客气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对正在与她讲话的容夫人说“你大哥家这位刚出生的小丫头瞧着到是挺讨人喜欢,可惜这哭声甚是烦人,我最讨厌小孩子这样哭泣,听得我心里头发毛,快抱出去。”

容夫人陪着笑脸说“这孩子出生的时候不太足月,一出生身子就有些虚弱,所以容易哭闹,吵着简姑娘了,合浣,让奶娘抱了江涄出去。”

“江涄?”简柠皱了下眉头,“名字里这么多水,难道命里缺水?”

“是呀。”容夫人看着合浣寻了奶娘抱了赵江涄出去,微笑着对简柠说,“是云天道长特意给取的名字,这孩子也是个有福气的,人还没出生,云天道长就给起了这个名字,说是这孩子命里缺水,得取个水多的名字。”

“云天道长还真是好心的很。”简柠随意的说,“不过是你娘家一个哥哥外室的女儿,他到消息灵通的很。容夫人,我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青缈妹妹以后是我们简王府的人,虽然说,如今你大哥外室所生的这个丫头是个替青缈妹妹添福气的人,但她毕竟不是容家本姓之人,等到青缈妹妹五年后,不,也就还有四年半的时间,青缈妹妹回到京城后,她还是要搬出去的。”

容夫人不敢多说,一旁的赵霖却有些脸色不好看,“这孩子也是青缈的表妹,也算是替她堂姐做了些好事,她姑姑已经答应让江涄留在京城,以后在京城为她寻个合适的夫家。”

简柠脸一沉,不耐烦的说“你是什么人,本姑娘说话的时候,轮得到你开口插嘴吗?要不是看在青缈妹妹的面子上,本姑娘这就让人掌你的嘴!”

“这是青缈的舅舅。”容夫人立刻解释,“也是江涄的爹爹。”

“本姑娘只知道青缈妹妹,其他的人,不管是谁,统统跟本姑娘无关。”简柠根本不看赵霖,语气冷漠的说,“既然是你娘家的大哥,你也得管着些,你是嫁到容家的女人,是青缈妹妹的娘,凡事要替青缈妹妹多想想,万不可让一些外人占了便宜还卖乖!”

容夫人脸上微微一红。

“青缈妹妹这才离开大半年的时间,你就把全部的时间花在一个外姓人的孩子身上,她姓赵不姓容,敢和我们简王府未来的人争宠,若是再不知收敛,等到青缈妹妹回到京城,我必定第一个向太后娘娘寻了旨,要么送到宫里,要么直接遣返回老家,若是再不知收敛,后果自负。”简柠生硬的说。

赵霖的脸愈发的不好看,但面前的这位女孩子虽然不过才十五岁,还未出嫁,但却是简王府的小姐,是简王妃的女儿,是太后娘娘的亲戚,他得罪不起的,他还不想因为姜氏所生的女儿丢了性命。

好不容易送走简柠,容家盛悄悄拽了容夫人到一边低声将简业要带他去看望容青缈的事说出,“简业说,此事不可惊动任何人,您晚上和爹说一声,让他想办法替孩儿在学堂里说一声,告几天的假,若是有人问起,您就说孩儿与学堂好友一起去探望一位住在外乡的朋友,几日便回。这件事,断断不可以让舅舅和姜姨娘知晓,免得传到简王府不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