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48章 生病避开简王府

重生 秋夜雨寒 3435 2016-01-20 20:14:00

  “她说要你有空去我们家玩。”简业瞟了容青缈一眼,这丫头肯定是故意的,就算听不清,也应该能听个大概,她有心情和全焕那个戏子说话,却没有专心听简柠讲话,“你才多大,耳朵就有毛病!”

容青缈眨了眨眼睛,脸上迅速闪过一丝委屈,故意低下头专心吃东西。

“简业,你喊什么呀!”简柠有些不乐意,瞪了简业一眼,“这里有好多的声音,我说话青缈妹妹听不清也正常,你吃你的饭,不许捣乱!青缈妹妹,咱不理他,他就是毛病多。伙计,把青缈妹妹的物品挪到我这里,这样我们姐俩讲话就容易的多了。”

容青缈睁了睁眼睛,心中哀叹,这算什么嘛,她想着避开,却偏偏被简柠安排在简柠和简业的中间,真是一万个不想过去呀!

简业撇了撇嘴,不再理会简柠,也不去瞧容青缈,和容家盛喝起酒来。

坐在简业和简柠中间,容青缈清楚的感觉到简业散发的气场,虽然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爷,却自内到外透出一种霸气和傲慢,似乎可以斜睨天下,却又多少掺杂着少年才有的桀骜不驯。

这种感觉,梦魇里她也曾经有过,也曾经着迷到放不下,但如今,却只有一心的回避。

“青缈妹妹,今日回去后,我和娘说,接你去我们府里住上几日可好?”简柠轻声问,“我在王府里闷死了,大哥和爹娘一样严厉,这些日子因为没有外出的公务,爹也大半是在京城里与至交们一起饮酒,最是无趣。”

容青缈立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简业。

“不用管他,他大半时间不会在王府里。”简柠以为容青缈担心简业会不高兴,立刻说,“我们在一起玩,不理他就好,他就是一顽皮臭小子,你不用怕他,他要是敢欺负你,我立刻收拾他。”

容青缈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却觉得全焕似乎在看她,下意识抬眼看了过去,却见全焕立刻低下头,但在他低头的瞬间,她还是他眼中看到了担心,似乎他在担心她,怕她去了简王府会出事。

是的,她在简王府出了事,丢了清白名声,却是因为这个全焕,而这个全焕敢在简王府里做坏事,一定是因为有了简业撑腰,而一向似乎是很疼爱她的简王妃并没有彻查此事,也一定是因为简王妃知道了这件事与她自个的儿子简业脱不了干系。

所以,仍然让简业娶了她,毕竟她丢掉的是清白名声而不是身体被玷污。以简业的性格,纵然是他不喜欢的,只怕也不会高兴别人得了便宜。

在回去的路上,容青缈很累了,与容家盛共乘一匹马,头一点一点的总是在打磕睡,容家盛便抱了她坐在自己前面,让她靠在自己怀中,一路睡到了容府,到了容府后,直接让秦氏抱去安睡,这一睡,就到了夜晚。

醒来,一点也不饿,却突然想起了简柠的邀请,头立刻疼起来。

“莲香,去把钱德培叫来。”容青缈叹了口气,现在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还是七岁的女童,她得先避开简家姐弟才好。

“是。”莲香立刻转身去请了钱德培过来。

“小姐,您是不是不舒服?”秦氏吓得立刻上前摸了摸容青缈的额头,摸着温度还好,没有发烫,“是不是今天外出的时候受了寒,要不要去熬碗驱寒的姜水喝喝?简公子和简小姐也是,这样冷的天,却偏偏要出去骑马,莲香也不懂事,应该给你拿些更厚的披风才好。”

听着秦氏嘟囔,容青缈却只笑了笑,有些撒娇的靠在秦氏身上,懒洋洋的说“没事了,青缈没有不舒服,只是想找钱德培过来商量些事情。今天,简小姐说想要请我到简王府做客,还要留我在那里住上几日,但我不想答应她,便想着和钱德培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办法让我看起来不舒服,避开简家姐弟二人一些日子,再过几天就要回学堂读书,过了这几日就好。”

秦氏这才明白,松了口气,又忍不住点了点容青缈的额头,轻声嗔怪道“您真是个胆大的,这要是让老爷和夫人知道了,岂不得担心死了,您得和老爷夫人商量商量,他们经的事多,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秦妈妈听夫人说,您是简王妃相中的媳妇,这件事大半是没可能避开的。”

容青缈叹了口气,轻声说“那就躲一时是一时吧。”

简柠陪着面沉如水的简业回到简王府,想了好半天也没想明白这个弟弟是怎么了,刚开始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确切的讲,是在到达吃饭的酒家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尤其是在跑马场,虽然说话有些损人。

“喂,你又发什么神经。”简柠不满的说,“板着个脸给谁看呀!”

已经回到简王府候着的进忠也发觉自家主子的脸色不好看,身上还微微有些酒气,轻声问一直跟在简业身边的进喜,“哥,咱主子这是怎么了?”

进喜低声说“不清楚,不过,今天遇到了全焕。”

“全焕?!”进忠一愣,“那个戏子?他找咱主子的不是了?”

“不是。”进喜偷偷看了一眼前面和简柠并排同行的简业,“他挺听主子的话,和容姑娘处的不错,容姑娘喊他全焕哥哥,真的把他当成远房亲戚来看待,还特意请了他一起吃饭,对他还挺照顾,打从全焕出现开始,主子的情绪就不好,说话也很凶。”

进忠皱了皱眉头,想不出有什么不对。

进喜犹豫一下,又轻声说“我觉得,咱家主子好像不太喜欢那个全焕接近容姑娘,可是,这是咱家主子安排给全焕的事情呀,他不接近容姑娘,怎么能够完成主子安排的事?”

进忠一头雾水,但又怕前面的简业听到他们兄弟二人的对话,闭了嘴,紧几步跟上前面的简业,侧耳听他和简柠的对话。

但简业根本不再说话,只是一脸不高兴,理也不理一脸恼火的简柠,快步离开,把简柠和进忠进喜全都丢在后面。

“进忠!”简柠回头瞪向进忠,恶狠狠的问,“去给本姑娘查,那个叫什么全焕的是什么东西,怎么吃顿饭的功夫能让简业发这么大的脾气!”

进忠眼睛瞪的老大,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查全焕?!

“你耳朵聋了是不是?”简柠瞪了一眼进忠,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这个进忠也给她摆脸色看是不是?一甩手,简柠恨恨的离开。

进忠长长出了口气,一脸苦相,他这是得罪谁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缓了缓精神,进忠问走到自己身旁的哥哥。

进喜摇了摇头,“可能今天主子骑马骑的有些累,所以心情不好,简小姐也一直在骑马,估计都有些累了,人要是累了就会脾气不好。”

进忠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进喜,“哥,咱们真是亲兄弟吗?”

“是!”进喜很肯定的回答,表情认真。

进忠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真是一个字也讲不出来,郁闷极了。

隔了一日,简柠觉得呆在王府里真是快要闷坏了,想起要人去请容青缈来王府里玩,容青缈虽然小她许多,但一点也不笨,至少不会让她觉得无趣,有个人说说话好过这样一个人孤魂野鬼般的在大大的院子里转来转去。

但是,回来的人并没有带来容青缈,对简柠恭敬的说“奴才去了容府接容姑娘来王府玩耍,容夫人说,自前日从外面回来,容姑娘就生了病,一直卧床不起,大概是感了风寒,精神不振,饮食也吃的极少,怕过了病给小姐,让奴才和小姐解释一声,等容姑娘身体恢复,一定亲自陪容姑娘到王府拜访。”

“生病了?”简柠愣了一下,“到底是个小孩子,前天也是天太冷了,忘了她一向不太出门,也是疏忽了。去,准备些上好的补品送去容府,就说来府上玩的事不必放在心上,等过几日我去容府看她。”

“是。”奴才答应着恭敬的垂手离开。

“怎么了?”简业打外面走了进来,额头上隐约有些汗意,一身单薄的打扮,很是利索,应该是刚刚练完武,虽然才十四岁,个头身架早已经超过简柠许多,“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对了,你不是说要请那个容青缈来王府陪你玩的吗?怎么没请她来帮你打发时间。”

简柠叹了口气,“去请了,去请的人回来说,青缈妹妹生病了,一直卧床休息。容夫人说,打那日从外面回来就不舒服,怕过了病气给我,说过些日子再来王府玩耍。”

简业一挑眉,脱口说“不会吧,出去一趟就会生病?这什么身子,泥捏的还是纸扎的?”

“你能说句人话吗?”简柠瞪了简业一眼,“都怪你,非要载着她狂奔,她才七岁,听娘说前段时间还让人下了咒,身子一直不太好,你到好,你是十四岁的大小伙子,骑马又不是第一次。她才多么大?!一个七岁的小姑娘家家的,就和一个瓷娃娃般,你。”

“好了,好了!”简业一脸怕怕的表情,一边摆手一边躲避的开口,“算我怕你了,成不成?我去看看她行了吧?代表你!你是女的怕过了病气,我不怕过了病气,我亲自代表你去容府向她表示一下问候,看看她的情形。也算是给娘一个面子!”

简柠一脸怀疑的看着简业,这小子这么好心,太阳打西边出了吗?虽然不是太相信简业是真心实意去看容青缈,但心想在容家他也不至于太过分。

“好吧,那你去了之后,不可以乱耍脾气,青缈妹妹不舒服是因为我们的疏忽,要是娘知道了也会这样讲。”简柠不是太放心的嘱咐。

“知道了!”简业不耐烦的提高声音,“进喜,去准备东西,小爷我要亲自去一趟容家对那个一吹风就生病的容青缈容小姐表示一下问候!”

简柠长长出了口气,不知道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简业去容府,但就在她迟疑的这一会,简业已经离开,她张了张嘴想要喊简业回来,视线里,简业已经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