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

第36章 原来简王妃是婆婆2

重生 秋夜雨寒 3362 2016-01-08 20:13:45

  “胡说八道!”简王妃一脸的无奈,这两个孩子,真真是活宝一对,比起他们的哥哥和姐姐,真是太过出格,都是让自己的夫君给宠坏了,“哪有姑娘大了不嫁人的!真是胡话!”

“你是当姐姐的,你不嫁,弟弟自然不能娶亲。”简业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的姐姐,“不过,你弟弟我英俊潇洒,就算是白发飘飘,也会有美貌女子趋之若鹜,你呀,再不嫁,姑姥姥会亲自为你指婚,到时候,你便只能嫁个老态龙钟之人,而且,不嫁也得嫁了。”

“简业,闭嘴!”简柠直接一巴掌拍过去,简业一闪,巴掌落空。

“两个小祖宗,你们能安生会吗?”简王妃长长出了口气,咬着牙说。

已经习惯于这对姐弟斗嘴的简王爷和其他几个儿女各自一脸平静的端坐一旁,简王爷更是专心喝茶,似乎一切注意力都在细细品茶中。

大家都知道,简柠一向爽朗男儿般,没有女儿家的扭扭捏捏,简业则从小桀骜不驯,永远不按规矩做事,得罪这二位姐弟,结果是,会被各种算计和捉弄,苦不堪言呀!

所以,装作看不到听不到,绝对最佳选择。

有奴仆打外面进来,语气恭敬的说“王爷、王妃,来府上做客的客人们的马车已经陆续到了门外,此时就请他们请进来吗?”

简王妃这才缓了缓表情,扫了一眼自己的夫君和儿女们,尤其是简业,语气也恢复了王妃该有的端庄大方,外人面前,她是王妃,一点规矩也不能失。

“让他们进来吧,大家也都谨慎些,咱们是皇亲国戚,这位子舒服的很,但也招人的很,别随意说话,落了话柄在别人手中,尤其是简业,你最是顽皮不听话。”简王妃轻轻吁了口气,脸上已经是一派温和优雅的微笑,“看一下容家的马车来了没,尤其是青缈。”

简柠轻声一笑,特意瞟了弟弟一眼,故意压低声音说“简业,你的小媳妇来了,你得好好瞧瞧,听说这位小姑娘深得娘的青睐,家资万贯呀!”

简业恶狠狠的回瞪了简柠一眼,“你也得小心些,说不定哪个不开眼的蠢男人看中了你,致意要求了你去!”

“简柠、简业。”简王爷知道再由这姐弟俩说下去,一准又得吵起来,立刻沉声警告道,“别没规矩,让人笑话。”

容府的马车进来的时候,其他的客人们也就刚刚落座,宽敞的大厅里笑语声声很是快乐,容鼎和妻子带着三个儿女在简王府奴仆的引领下进到大厅,容青缈紧紧跟在容夫人的身后,低头不语。

马车是直接驶进了简王府的大门,大门极是宽敞,驶进来,但也不是所有的马车都可以直接驶进院落里,有很多的马车是停在外面,容府的马车是守在门口的奴仆特意让进院落里,说是简王妃事先吩咐过。

打从马车上下来,容青缈的神情就有些恍惚,这里,有一种让她心惊肉跳的熟悉感,仿佛,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一草一木的位置都不会说错。

“青缈,不怕。”容夫人觉得女儿的手心隐隐有些汗意,立刻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脸色似乎有些苍白,立刻安慰说,“有爹娘在,不会有事,简王妃人很好,虽然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但对你一向疼爱。”

其实,容青缈自打出生,每年也会见到简王妃一两次,但太小,完全没有印象,来简王府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却只隐约记得当时还小,要娘抱着,而且全程她是靠在娘的肩膀上睡着,似乎也只是短短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容柱和陈氏带着容景临匆匆的跟了上来,他们的马车停在外面,守在门口的奴仆不肯让他们进来,虽然也是容府的马车,但奴仆说,简王妃只说让容府老爷的马车进来,没让容家其他人的马车进来。

虽然有些恼火,但他们也是沾了容鼎的光,其实,请柬上只说让容鼎一家人到简王府做客,容柱却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死皮赖脸的跟了一起来。

“到底是皇亲国戚。”容柱啧啧连声,“这气派,这院落,真不是一般人家能够想像的,这里,只怕就是照着皇宫的样式建的吧?你瞧,这亭阁楼台建的多么的精致呀,景临,你看,还是京城里好吧。”

容夫人微微侧头看了夫君一眼,压低声说“这里是简王府,你得让大哥说话注意些,什么叫只怕是照着皇宫的样式建的吧,这话要是传到简王妃耳朵里,必定是不高兴,要是再传到宫里去,又不知会惹出什么祸事。”

容鼎也听到了大哥的言语,他原是不想大哥跟来,却不知怎么的被大哥得了消息,一定要跟着,说是这样的机会断断不可以放过,也许容景临就入了简王爷的眼,简王爷一句话,就留了容景临在京城做官。

容鼎看大哥是一心一意想要跟着,也只得允了他一同跟着,但一再嘱咐着不可多言多语。这刚刚进了简王府,大哥就开始说话不注意了。

“大哥。”容鼎回头看了一眼紧跟在自己身后的大哥,低声说,“在这里还是少言少语的好。”

容柱瞧了一眼四周,全是些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一个个面带笑容,弟弟的话让他有些不高兴,却又想到也许这里面就有可以帮得上自己和自己儿子的贵人,便装作没有听到容鼎的话,不过,也没再开口,因为前面就是简王府的前厅,隐约听得到里面欢声笑语。

这是容柱第一次来简王府,兴奋得意之情油然而生,回去任职的地方,说出来也是让人羡慕的经历。简王府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在外为官的人一心向往的好地方,稍微沾点关系,就可青云直上的所在呀!

进到前厅,容鼎带着自己的妻子和三个儿女们给简王爷夫妇行礼。

三个儿女依着规矩略微靠后在爹娘身后跪在地上,容家昌以容家长公子的身份说了几句吉祥话,容家盛和容青缈则只是静静跪在地上。

容景临也在地上跪下,容柱觉得自己是容鼎的大哥,应该是和容鼎一样站在自己孩子的面前,所以特意拽了陈氏一起与容鼎夫妇并排向坐在上面的简王爷和简王妃行礼,容景临则挨着容家昌跪下。

容柱在容家昌的话刚刚落下,就一脸堆笑的向简王爷和简王妃说“下官容柱携爱妾陈氏和儿子景临拜见简王爷,简王妃。”

简王妃正要让跪在地上的容家三兄妹起来,还未开口,却听到容柱充满讨好和恭维的声音,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你是什么人?来人,扶了容家三兄妹起来,青缈,来,到本王妃这里坐。”

完全没有理会同样跪在地上的容景临,也没有答理容柱夫妇。

容柱脸上有些尴尬,但想到简王妃似乎也没有理会容鼎夫妇,心中自我安慰一下,敛了敛尴尬的表情随着容鼎退到一旁准备就座。

“容老爷、容夫人,两位公子哥,请。”一个看起来身份地位比其他奴仆都要尊贵些的中年男子走到容鼎夫妇跟前,带他们到一处空着的几前跪坐下,容鼎夫妇加上两个儿子,正好余一个位子,容景临刚要坐下。

“这处位子是留给容家小姐的。”中年男子客气的说,“不知还有三位同行,没有给三位备座,来人,带这三位到厅外候着。”

容柱的脸色立刻青白起来,容景临也一脸的难堪,偷眼看向坐在上面的简业,简业正在打量被奴婢带到简王妃身旁的容青缈,根本没看他。

中年男子则根本不理会容柱脸上的尴尬,以及容景临看向简业的目光,已经走在三人前面,半拉半让的带着这三个人离开了前厅,容柱一家在众人半是同情半是嘲讽的目光中,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前厅。

“青缈,还记得本王妃吗?”简王妃笑嘻嘻的打量着容青缈,一身大红的衣裳透着喜气,头发束了两个小髻,小小的玉环束着,没有什么金银饰物,只在胸前挂着一个纯银的长命锁,锁不大,做的极是精巧,这锁正是之前简王妃第一眼瞧见容青缈的时候亲手所赠。

虽然通身没有什么饰物,但从衣裳到最简单的长命锁皆是上品。

容青缈跟着简王妃身旁的奴婢一步一步走到简王妃跟前的时候,短短的路程里她几乎是用了全部的气力才能保持平稳,面前这个女人,在她梦魇中也出现过,简王妃是她的婆婆,她嫁的就是简王妃的小儿子简业,就是爹娘从心里不喜欢的简业,一个吃喝玩乐为人生目的的富家小公子。

虽然她不记得,或者说想不起梦魇里一些细节,但她还记得,这个身为王妃的婆婆初时是蛮喜欢她的,但自从她出了意外,失了清白名声后,就对她逐渐的冷淡起来。

以这位婆婆的身份,不可能不去查清楚她失了清白名声的原因,但,在梦魇里,这个原因一直没有被查出来,而她依然是嫁了简业,只是结局是她纵然是在梦魇里也不愿意去想的以后。

这个王妃婆婆再怎么喜欢自己,自己也不过是她的一个小儿媳,她不会在自己和她儿子之间选择自己,所以,容青缈发现自己几乎是立刻就原谅了梦魇里简王妃的选择,换作是自己,也许也会有同样的选择。

似乎,在梦魇里,简王妃对她多少是有些内疚的,因为,直到最后,简王妃也没有接纳简业后来的女人们。

自己现在才七岁,容青缈轻声在心里提醒自己,她不能表现出对简王妃的厌恶,也不能表现出对简业的排斥。

“您是简王妃。”容青缈用略微有些小小紧张的声音软软的说,“娘和青缈说,简王妃最是心慈,对青缈极好,可惜当时青缈年纪小,不太记得,只隐约记得曾经见过您,您和青缈那个时候见过的一样,还是好漂亮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