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王我不准你负我

第6章 朋友

王我不准你负我 二菇娘 2106 2015-12-13 01:41:56

  云轩拿了两把剑走了过来,诺儿停下来,笑着说:“哥哥,你来啦”

“给,拿着”云轩点点头说。

“哇!好漂亮的剑啊”诺儿感叹道,黑红色的剑削,剑把上面镶有两颗大珍珠,拔出来,剑身闪闪发光,诺儿心中不由得激动起来。以前只有在电视里看到过剑,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拿到了真正的一把剑,而且还这么漂亮。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剑是我师傅送给我的,现在就送给你了”云轩得意地说,师傅当年一共给他留下两把剑,可见师傅也是有先见之明的。

“谢谢哥哥”诺儿点点头笑嘻嘻地说。

“走吧,别练了,我们去上学了”云轩看了看天,觉得也不早了,便说。

“好的,等一下哦”诺儿点点头,迅速回屋里换回平日穿的公主服,让林芳简单的给自己打扮了一下,对着铜镜里的自己笑了笑说:“加油!新的一天,要开心哦”

林芳羡慕的说:“公主,今天是第一天上学,一定要认真听哦”

“嗯”诺儿敷衍着点点头,她就不信了,这古代的书本跟现代的到底有什么不同。

云轩和云诺坐在马车里,林芳和车夫坐在车外,云轩担忧的说:“六妹,等下到了书院,紧跟着哥哥,千万不要离开哥哥的视线,知道吗”

“二哥,你就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惹事的”云诺不以为然地说。

“哎”云轩叹声气无奈的摇摇头。

“二殿下、公主,我们到了”林芳跳下马车,走到车帘旁边,尊敬的开口说。

“嗯”云轩冷淡回复。诺儿奇怪地看了眼哥哥,刚刚还面带微笑的,怎么现在就变得这么冷冰冰的。但她也没有多说什么,任由哥哥拉着自己下了马车。

书院门口站着四位守卫,见到有人来了,主动让路尊敬的说:“二殿下、六公主”

诺儿拍拍胸脯,心里惊喜的说:哇塞,做公主好好啊!

屋内闹哄哄的,时不时的传来几声笑声,云轩眉头一皱,停住脚步,认真的说:“诺儿,记住二哥的话,不要离开二哥的视线”

“是,诺儿记住了”见哥哥这么认真,诺儿也不由得心慌起来了。

云轩拉着诺儿刚踏进屋内,众人便各自停止了打闹,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站起身来恭敬的行礼:“二殿下、六公主好”

“嗯”云轩冷淡回复。

诺儿不解的望向二哥,又转头看向安安稳稳坐着的六个人,她很有礼貌的说:“我是慕云诺,家中排行老六,大家都喊我六公主,不过,我认为这样一来,就太生疏了,所以呢,你们还是喊我云诺或者诺儿吧”

慕云婷见六姐并没有像二哥一样,冷冰冰的难相处,她站起身来,对着诺儿拉近乎的说:“六姐,你多大了啊,我是慕云婷,今年七岁了,你可以喊我婷婷或者七妹哦,额娘和父皇都是这样喊我婷婷的”

“嗯,我比你大一年,七妹你长得好漂亮哦”诺儿惊喜地说,没想到七妹长得这么可爱。

“谢谢六姐夸奖”慕云婷没想到六姐会夸自己,害羞的说。

慕云媛见六姐七姐这么快就熟悉了,她也鼓起勇气说:“六姐,我是慕云媛,今年七岁了,比六姐小四个月”

“八妹好”诺儿甜甜一笑说。

顿时屋内一片沉寂,慕云媛黑着脸不说话,云婷掩嘴偷笑说:“六姐,你叫错了,她不是八妹,她是九妹,我们皇家老八,可不是一位女的是男的”

“那八弟呢”诺儿不解的问道。

“额”云婷停止了笑声,脸变得异常难看,云轩微微皱起眉头说:“诺儿不要闹了,一会太傅大人就到了,快点过来坐下”

既然二殿下发话了,屋内的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各自回到座位上。。丞相府的大公子王志泽从后面的座位上起来,拍拍手走过来冷傲的说:“云轩,我们出去一下吧”

“有事么”云轩挑挑眉说。

“嗯”他点点头,示意这里讲话不方便。

诺儿看着走出去的两个人,趴在桌子上,叹声道:“这古代难道都是美男子吗,刚刚找哥哥的那个男的,长得好帅啊”

“六姐,你在说什么啊”云婷将身体贴近诺儿问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云诺摇摇头说 。

最后面走来一位男子,大概有八九岁左右吧,他走到云诺旁,害羞地说:“公主,我父亲是柳御使,柳皇妃娘娘是我亲姑姑,今年我我九岁了,我我叫柳志勇,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

“可以”诺儿笑着回应,眼前这男孩还真可爱。

“真的吗”刘志勇仰起头问道。

“真的”诺儿点点肯定的说。

他们四个年龄差不多的孩子,在一起说说笑笑,却没发现,李强、韩清涛一直盯着诺儿看。

不久,大殿下、二殿下、三殿下、四殿下、王志泽都进屋了,太傅拿着一本书,也走了进来,太傅看了眼空着的座位,小声地说:“今天,谁没来”

“是五姐和八弟”九妹慕云媛站起来严肃的说。

“噢”太傅一听,脸色缓和了不少,这五公主和八殿下不来也罢,他恨不得这几位小祖宗,都不来呢,每天来上课,都跟要死一回差不多。

今天的课,真没劲,在现代都已经听过了,而且这首诗我早就会背会写,诺儿趴在桌子上无聊的想着。

太傅看到六公主这副摸样,就发火了,但只能在心里发,不能真的骂人,他小声的说:“六公主,你来给我们大家念一下吧”

诺儿不懈的站起来,念就念,谁怕谁,诺儿轻哼一声便开口说:“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

待诺儿念完,大家都愣住了,特别是太傅,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首诗,他刚刚还没有给大家念完,如果这是从大殿下、二殿下嘴里念出来,还可以相信,但是,是从一个八岁孩童嘴里出来,真不可思议。

“喂,太傅大人,我念错了吗”诺儿站的腿都酸了,怒声说。

“没,没,六公主请坐下吧”太傅擦擦汗,结结巴巴的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