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14 冷宫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墨日西下 2330 2015-09-07 00:30:37

  此时此刻某人早已黑着脸,刚才隔壁雅间发生的事全部听到看到。

南月轩调侃道“一尊佛,的却很像,哈哈哈”,爽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二楼的雅间。

“某人的妃子和别人直呼某人的大名,现在又和别人同乘一辆马车,日子过得可真是逍遥自在喔”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看着就是欠揍。

南无风抽回了视线,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但一双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早已冰若寒玉,但这样安静不动声色的南无风更加令人寒颤,南月轩收回来那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封住了自己的嘴巴,只觉得周身一阵寒栗。

他依旧手执杯盏,当第二次触碰杯盏时他停顿了,将杯盏放下,眼眸深沉,轩然起身,过于急速,白袍与千万青丝飘逸而下,如海中席卷而来的白浪,眨眼间又消失在视线里。

南月轩有些憋笑,刚刚还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现在溜的比兔还快。

不知道从来里串出的一股怒火,本没有必要偷听屏风外的谈话,可他还是听了,只是因为男人的尊严,他现在只想快点见到那个可恶的女人,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给点颜色她看看,说他是尊佛,瞬间眼眸冷冽,可是他几乎忘了他从来都不和女人一般见识的。

烟王府,云季夕放下云木兮便离去了。

云木兮散步回到了英落院,身体有些燥热,兴许是喝了点小酒再加上这快要入夏的气候,云木兮干脆把鞋子给脱了赤脚,青石上的冰凉沁入脚底传递整个身子,很是舒服,到让她清醒了许些。

顶着一团高高的发髻一整天,三千墨发盘于头顶,堪比千金重,这时她真的是佩服古代的男子,每日顶千金。

她将固定发丝的玉簪抽出,墨发瀑布般一泻千里,轻松了许些,便坐在槐树下的秋千下乘凉,很是惬意。

阵阵微风吹过,蒲公英又跳起了优美的舞蹈,白白的,轻轻的,柔柔的,风飘则起,风停则驻,飘落在她及地的墨发上,她的肩头,她的青衫上。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摆掉了脸庞的蒲公英,又继续沉静了,槐树下的她似乎是睡着了,均匀的呼吸声,腮边的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扇动的睫毛上还搭着白色的毛茸小伞。纤白的小足如调皮小猫的耳朵般伸出衫外,嘴巴还不忘吧唧吧唧一下,似乎是梦见好吃的了。

宛如一幅画般静止了,静如湖水,一抹绿色,一点白色,一女子。

庭院门前一人而立,许久许久,心头好似落入水池的寒叶,泛起点点涟漪,但很快就归于平静,或许是不愿打扰这份闲静,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候着这份安宁。

将要入夜了,天空蒙上了薄薄的一层黑影,酣睡的云木兮身子已经不是刚开始那般端正,慢慢的整个身子都趴在了秋千上,墨发遮住了真个身子,犹如一团黑影,这样看极其奇怪。

身子歪了,秋千连同整个人都翻到在地,摔得四仰八叉的,扑通一响,一阵吃痛将云木兮从睡梦中拉到了现实,幸好不是青石地只是蓬松的土壤,抹了抹脸上的口水。

那人影本要扑哧一笑,却又忍住波动的那一瞬嘴角就不自觉的抽搐起来。

云木兮理了理满头凌乱的发丝,拍着身上的灰土,怎么就睡着了,还是一睡睡到天黑,昏昏沉沉的,看来以后白天是不能贪酒了,进屋继续补觉。

那人往院子里挪了几步本以为云木兮会注意到,没想到那女人竟还没有发现他,这么大个人站在门口难道她没有看见吗。只好自己咳咳咳。

还没有回头!!这女人是反应迟钝吗?直接运气漂移到了过去,这回是站在了她的跟前。

半眯着眼眸的云木兮撇着嘴,打了个哈欠“青梅,你回来了,一天都去哪儿了,你先让让,我进去小睡会儿”。

他怒了,“云木兮!!!”声音从正头上传来,震耳欲聋。

云木兮打了个激灵,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心脏猛地跳动,头脑已经完全清醒,这才看清眼前是个男人,一副傲冷模样,就气不打一出来。

“虽说你长得的确不错,身体也均称,皮肤如雪,貌似是个男人,可是也不带你这样吓人的,你是没事无聊还是本姑娘欠你几百两黄金,或者只是因为你脑子缺根弦”云木兮破口大骂。

都说不能惊扰瞌睡连连的人或是刚睡醒的人,看来是真的。

“说完了没有”南无风一脸黑线冷声道。

“没!有!”云木兮叉着腰撅着嘴瞪着南无风,“你谁啊,大半夜的来我院子做什么,偷东西还是劫色”。

“劫色!”南无风冷哼一声故意提高了音调,这样的泼妇谁要!

“你什么意思,别以为你一副高冷帅就真的以为自己是高富帅”云木兮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明明自己做错了不道歉。

虽然不知道云木兮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肯定是骂他的。眼底凌然的厉色,狠狠抓住了云木兮的手腕将她拉近,如野兽般俯视着身下的她,充满危险性。

云木兮怔住了,如此强大的压迫感,她有些后怕了,但是气势不能输,是他有错在先就不能软下来。云木兮仰头直直的与他对视,毫不闪躲。

他看到她眼里的倔强,坚定,毫无畏惧,无人敢如此直视他的眼眸,他竟有些欣赏她的胆识。

这时,“烟王吉祥,青梅不知道你和小姐在”这样的姿势,这么近,青梅低着头一脸羞涩,“青梅先行退下”,慌忙离去。

烟王!他是烟王?四皇子?南无风?就是她出嫁之日害她淋雨,受羞辱的南无风。呵呵,真是冤家路窄,只怪这烟王府太小了。

云木兮猛地收回了手腕,拿出帕子很是嫌弃擦了擦刚才南无风捏过的地方,眼眸也不抬一下决然转身走向屋内。

南无风薄唇紧抿,犀利的眸光,漆黑的眼瞳深不见底,嘴角的一丝狠色。

他捏住她的下巴,眯着厉眸,浑身散发着一股萧杀“你这是嫌弃本王吗,你信不信本王立刻就休了你,像你这种尽人皆知草包的女人,如果不是本王的一丝怜悯,你就永远是一个嫁不出去老女人!”。

心中阵阵凉意,下颌骨传来阵阵疼痛,似乎他要将她的下巴捏碎一般。

云木兮转而抚媚一笑,冷声道“既然王爷正有此意,那妾身就成全王爷”。

看着她唇畔那抚媚的笑意,心中一阵莫名的烦躁。

“休想!以后英落院就是你的冷宫,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本王绝不会宠幸你,你就在这里孤老终身”。

甩开她的下巴,断然转身离去,利索干净。

用力过猛,云木兮趴倒在地上,身体的楚痛,还孤老终身,呵呵,就算天底下男人绝种了我也不会找你。

娘娘腔腔的起身,似乎恍然大悟,这么说来,她算是自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