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12 菱花亭苑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墨日西下 2049 2015-09-05 15:25:22

  已经来烟府三日有余了,英落院很是静闲,自从那日过后便没有妃妾来打扰她了,这几日也没听说南无风回来过,又或许是回来过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自从上次在醉湘楼见到那妖孽的男子一跃而起飘上瓦梁,便知道这个地方应该是有功夫、内力和轻功这些东西存在,可能是太闲了的缘故吧,天天琢磨着,几次追问青梅,青梅都说自己不会,好奇想要多了解一下,可青梅每次都以女孩子家应多学些女红为由加以回避。

连续三日的阴雨绵绵,闲下来的云木兮便在院子里倒腾着,在那棵老槐树下弄了个秋千,院子里除了遍野的蒲公英,还种上了向日葵的种子,正直四月份其后温宜,加上向日葵的种子出牙快,六月左右就黄灿灿的一片,定是极美的,不久就可以吃到瓜子,一举两得的事。

这日,天气甚好,阳光明媚,这让云木兮想起了她的单车还在云府里,因为出嫁那日过于匆忙,忘在了云香院,加上前几日阴雨绵绵直到今日大好天气一时兴起便想溜溜车。

“青梅,拿件外出的衣服,我想回云府一趟”

“可是,姑爷还没有回来,没有姑爷和小姐一起,小姐一个人回去不太好的”青梅有些为难的看着她。

“我只是回去拿落下的东西,去去就回,没什么好不好的,你看今日天气甚好,我骑车带你,上次就说要给你看看我那东西都没有看成”云木兮指了指窗外的那和煦的晨光。

“可是小姐,你刚嫁入王府就出去,别人会说闲话的”青梅极其为难的劝说。

云木兮此时被她的大道理弄的头都大了,眯着眼眸“嘘嘘,不要说话,快去准备出去的便装”。

青梅咬了咬小嘴,只好按照小姐的去做了,只要小姐决定了的事情,她知道说再多都是徒劳。

换了一身便捷的素长青衫,将脑后的墨发高高束起,还有少许的发丝随意的散在肩头。不施粉黛的清丽颜容,青梅也换了身便装。

“小姐快看,院子里的蒲公英飘起来了”青梅欢快的在院子里翩舞,灿烂的笑容,脸颊若隐若现梨涡浅浅一笑,这样小的年纪本该拥有如此美好的笑容,自由的童年,可惜生在这样的年代。

“是啊,好美,这几日下雨所以你没看到,我刚来这院子时下午的时候就见着了”看着漫天的蒲公英云木兮莞尔一笑。

一颗种子,一阵微风,就能营造一片蒲公英的灿烂。

今日云府的云府格外热闹,欢谈荡漾在整个花园,佣人都迈着忙碌的脚步,春光荣荣。

“二小姐吉祥”路途的下人们都小声议论着,二小姐竟然一人回来了。

云木兮漫不经心的并不在意,便和青梅直径走向自己原来的云香院。

途径菱花亭苑,淡淡的百花香,夹杂着清远的百花酿,阵阵欢笑声从耳边传来,杯盏碰撞声,女子的娇嗔声。云木兮抬眸望去。

只见亭内六人矣,认得的只有云之苍,大夫人凤瑶,三小姐云秋落,其余就素未蒙面,不过想来能在云府与之畅饮也并非寻常人矣,不过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云木兮加快了脚步。

“怎么回家了,也不知会一声,快过来木兮”柔腻的呼喊着。

云木兮叹了口气,压了压嘴角,本想快点拿了东西就离开,以为身侧的疏密的枝桠可以挡住亭内的人的视线,不想却还是得过去应酬这些。

云木兮缓步入亭,欠身道“爹爹,大娘”。

抬眼看着另外陌生的面孔,确实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青梅这才想起小姐摔下山谷失忆了,靠近云木兮身畔耳语道“这是大小姐云梨落,驸马爷云季青和南月公主,”

云木兮一一欠身,云梨落只是淡淡一笑,一身湖蓝色织锦长裙,裙裾上绣着点点淡红色兰花,烟绿色肩纱随风漂浮,与她这细润如雨的肌肤和温雅的气质是极相衬的,与云秋落的俏皮是不同的,只是当她瞟向云木兮的一身男子装扮时淡笑中眼底一闪而过的鄙睨,但依旧浅笑连连,不同于云秋落的泼辣口快。

她这个大哥倒是和云之苍有八分相似,继承了父亲的将军爵位,有大将的气概威严,凌然的英锐志气,粗狂的五官刚正刚强。

这样的一位豪狂的将军却娶了个娇美小巧的妻子,他的夫人是当今皇太后的女儿南月婉儿,绯红色的金边宫装完美的裹着她娇弱的身子,淡雅而不失华丽,挽了个单螺髻,斜插一只垂珠白玉簪加以固定,垂珠随风荡漾。淡雅而不失华丽。精致的妆容,灵动娇美的的脸蛋带有着已成为女人的那丝丝抚媚之态。

凤瑶挪步到云木兮身畔,拉住云木兮笑意绵绵,“来了就好,过来坐吧”

这样的盛情云木兮可有点吃不消,只好随凤瑶入座。

石桌上的茶点,美酒,湖里的一片菱角叶随风逐流,花坛锦簇的,看来这群人是来这里唠嗑的,这时气氛不似刚才那般欢乐,各怀心思,也许是多了她这个局外人吧。

云秋落垫脚寻找什么,一会又气愤看向了云木兮,“我的月哥哥怎么没有来”。

“是啊,木兮妹妹,今儿回门烟王怎么没一起来”云梨落一脸疑惑嘴角却隐约露出轻蔑与讥讽,她当然知道云木兮在烟王府并不受宠,再加上那日云木兮出嫁之日在雨中淋了大半天,烟王始终没有出现,这事早已传遍整个江都。

凤瑶则是稳稳的坐在石凳上一身悠闲,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眸的阴狠狡猾,全然一副等着看戏模样。

云木兮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冷若冰山,看来他们都是等着看她的笑话,冷眸一转,只见云之苍眼看湖面,似乎刚才发生什么他并不知情一般,并不关心她这个女儿,深黑的眼珠蒙上的淡淡的黑影,遮盖住他心中所想。

早就知道回来必有一番羞辱,只是让她心凉的是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云之苍还不如一个外人,或许是这身子的主人此时的感触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