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5 云府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墨日西下 1963 2015-09-04 21:03:14

  山路确实难走,马车都是摇摇晃晃,夏飞飞一路上昏昏沉沉,晕的厉害,过了三个时辰马车就不那么摇晃了,马车停了,应该是到了边外的小镇,青梅扶着夏飞飞到镇上随意吃了点东西透了会气,备了足够的干粮,便再次上路了。

一路上便再也没有停过了,直到听到外面热闹了起来,便清醒了许多,应该是到了南冀国城内了。

青梅却活跃了许多,一脸喜色,像是许久未归家的孩子,打开车帘四处张望着。

“小姐,我们终于回来了,江都一去就是五年,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热闹街市了”。

夏飞飞也把车帘掀开小缝,确实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两侧摆著许多小摊,有卖各类杂货也有卖小点乾果的,还有算命的,以及卖茶水的…中间的步道上是熙来攘往的人群,有坐轿的,有步行的,也有挑担的,还有马车与运货的… 有吆喝买小玩意的毛头小孩,不愧是国力殷实的南冀国,看这如此繁华的闹市百姓一片祥和,就知道南冀国的财力定很殷实。

马车继续前行,再看远一点便看到了江都有名的弄江,不少船舶停留在岸,还有些在江中载客划动,岸边飘散的的柳树如女人的青丝倒影在这波光粼粼的青江,像千万缕水草在摆动,石做的灰白色的石拱桥,桥底还泛着青苔,两色相交。颇有江南的风味,也算配得上这江都之名。

只觉得马车一停,猜测应当是到了吧,随后老妇人也小声说了句到了。

青梅首先下了车,没等青梅伸手搀扶,夏飞飞早已一跃下了马车。青梅有些愣住了,这不似平日那孱弱的小姐。

抬头便看到镶金额匾上楷书写的“云府”两个大字,两个石狮子坐落在两旁,含珠瞪目,露出尖锐的利牙,气宇轩昂,应该是古人用来驱魔避邪的瑞兽或是显示其地位的吧

暗红漆大门敞开,夏飞飞踏了进去,果真是富贵人家的府邸,假山作为屏风挡住了入门的视线,两旁的小溪流水,越过假山,才看到了,以前只能在电视上看,现在却亲眼见着了,偌大的院子四面一眼望去都是林荫小道,估计这些小道是通往各个院子的吧。

正欣赏之余,小道处走来两人,待走近,一个中年的妇人被婢女掺扶着,淡黄色锦绣华服刺以嫣红色牡丹,外披五彩缂丝衫,珠圆玉润,肤如蚕丝,身若丰满莹润却又妩媚纤弱,束了个莲花冠,以金翠装饰束戴于顶髻之上,尽显雍容之态。

这府上能穿成这样的华贵,又是人近中年的妇人,应该是青梅口中宰相府的大夫人凤瑶吧。

既然回不去了,还是应该入乡随俗,以免多生事端。

不知道该如何行礼,总之跪下来应该是没错的,“大夫人,吉祥”,过了半宿没有回应,便微微抬目,正好于她的目光撞个正着。

只见她目光闪过一丝鄙睨便立刻换上了慈母般的柔和,“原来是木兮回来了,早就盼着了,快,快起身,跟大娘之间就不必客气了,听说你今儿回来,大娘特意叫人给你的云香院添置了些用品”。

“谢过大夫人了,爹爹呢”不知为什么夏飞飞口中莫名蹦出了这句,或许是原本的这身子的主人对父亲的想念吧。

凤瑶笑了笑,小步踏向夏飞飞拉起她的小手,“老爷最近忙得厉害,木兮有什么需要的就使唤丫鬟们,或是找大娘我,其余时间就好好的呆在闺房多做做女红”。

虽说是满脸笑颜,但手上确是加重了力道,夏飞飞感觉那如春光般的柔情却像寒针般刺入她的脊梁骨,这是给她一个下马威吗?

青梅也感觉到了一些异样,暗地里捏起一股内力打向大夫人身旁的那丫鬟的膝盖之处,由于离得近,那丫鬟觉痛楚便整个身子倒向大夫人。

夏飞飞嘴角扬起一丝诡异,“小心,大娘”。

她挡住了丫鬟却伸手用力将大夫人推了出去,丫鬟是接住了。可大夫人受过大的推力整个身子趴在了地上,“奥哟”一阵疼叫。

夏飞飞稳住了丫鬟,快步跑向大夫人细柔的检查她的伤情,“大娘,您那里伤着了”,嘶哑的声音,有些抽泣。

大夫人一腔怒火,刚才明明是有人用力推了她一把,待她看向夏飞飞,已是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楚楚可怜。

大夫人一时语塞,若是责骂她,岂不是显的她这个后母心狠毒辣。

“算了,算了,你也不是有心”她摆了摆手

丫鬟连忙跑了过来扶起来凤瑶,凤瑶便开始斥责她。

夏飞飞吸了吸鼻子低着眉目“大娘您不要在责怪她,都是木兮的错”。

看到一脸委屈的夏飞飞,凤瑶心里一阵烦躁,“好了,都退下吧”。

看着渐行渐远的人影,眼眉添上丝丝得意,同时也大大的松了口气。

“青梅,我们走吧”便抬起了自己的自行车。

青梅嘴角上扬,轻松一笑,小姐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也许是小姐真是长大了吧,心眼也足了。

夏飞飞停住了步伐把后面的青梅拉到了前面,“那个,青梅,你走前面,我推车走的有些慢”,其实是她走了几步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闺房在哪里才让青梅带路

遥月院

“小翠,你可觉得云木兮那丫头似乎有些异常”凤瑶眯着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眼底的阴狠,修长的五指,指甲上染上了薄薄的红油并嵌上了几粒五彩精致的玛瑙碎末,节奏有序的敲打着红木桌。

“奴婢觉得,云木兮比五年前更加胆小怕事,夫人是没看到她那哭的模样,简直就是一只可怜的鼻涕虫,以前她就算受了委屈也不会如此”小翠全然一副鄙视的口吻。

“是吗!”她闭上了凤眼,已看不出在想什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