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3 接受现实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墨日西下 2003 2015-09-04 21:03:14

  这玉佩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椭圆扁形通透如镜,如水般温润,手感柔和,和田玉?不知道,对古董没有什么概念,到时候去哪里把这还给他啦,又不说清楚,算了,便将它别在腰间。

架好自行车,骑着车围绕着山转悠着,奇怪身子灵活了许多,倒是很容易累,踩了几里路就开始有些喘息,看来平时得加强锻炼,这山绕了半天就是找不到出路,走了这么多次,不可能迷路的。

“小姐,小姐”

寻着声音看去,那儿有个人过去问问。

“请问”话音刚落。

“小姐,青梅找你找的好苦啊,青梅还以为小姐不在了,呜呜呜”青梅紧紧抱住了夏飞飞

“那个”夏飞飞挣脱她紧锁的手臂,“小妹妹我们认识吗”

青梅吸了吸鼻子,“我是青梅啊,你从小到大的贴身丫鬟,小姐,你这几日去哪儿了”

眼前这个小姑娘顶多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绯红色烟霞及地的百褶裙,裙摆刺着几只五彩小蝶,煞是可爱,小口绣花衣襟裹住雪白的脖颈,头梳双平髻,额前碎鬓遮住了秀眉,水灵的眼珠一转一转。

又是个敬业的演员,怎么净碰到这些奇怪的人,奇装异服不知道说什么,大脑转悠着但还是放弃了低下头,“真的不认识你”。

只见青梅拉着她的手腕,顿了会,“小姐,不要吓青梅,一定是从山谷摔下去,脑子摔坏了,回去让前辈给你瞧瞧“。

“你才脑子摔坏了,我脑子好使的狠”夏飞飞气冲冲的推着车离开,哪有这样说话的,现在的小孩真是的。

咦!怎么走不动了,“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跟青梅回去吧,您现在还病着呢”,那女孩拽着她的车轮。

“真是神经病,哪家的小毛孩,快放手”。

一个往东一个往西,互相撕拉着,“小姐,对不起了”

只感觉脖子一阵闷痛,眼前一黑,便没有直觉。

迷糊中,有人给她敷药把脉,还说了说什么,就出去了。

终于醒了,好像睡了好久,脖子有些酸痛,看外面已经入夜了,漆黑的夜幕,看不见一丁点星光。

“小姐,您醒了,太好了,青梅将你打晕也是迫不得以之下,刚才前辈给您瞧了瞧,说小姐只是大脑有些淤血再加上些皮外伤,按时吃药敷药即可”青梅一脸惊喜,眼里还泛着泪光。

“你把我拐到这里做什么,小小年纪还学会绑架人了”夏飞飞往床脚退了退,见识到她打晕人的本领,知道她不简单,语气却不输于她。

“小姐,您说什么呢,一定是脑子淤血了,恢复记忆还需要些时日,不怕,有青梅在的”

看着她脸庞的泪痕,应该哭了好一会,一脸天真无邪,关心的语态,应该不像坏人吧!

环视屋内,昙花木雕床榻还带有淡淡清香,映入眼帘的璎珞串成的珠帘在微微的烛光映入下如鲛人的泪珠,温润而静美。红木细雕的梳妆台摆于左侧,台上摆放着暗铜色短柄熔铸着边花的铜镜和简单的嫣红色漆木首饰盒,右侧放着一青竹做成的椅榻,整个房间朴素而不是优雅。

这古香古色的房间在电视,旅游古迹中是见到过。

“这是哪里”一种不详的感觉。

“小姐不记得了?这里是小姐的闺房啊”

“不是,我是说大一点的地名,哪里的闺房?”夏飞飞显然有些激动。

青梅被吓到了,小姐平日里从未大声说过话,在山谷里碰到的时候就觉得小姐变了,变可怕了,“慕青山啊,小姐,你怎么了”。

“慕青山?是中国还是韩国、新加坡?”一步步靠近青梅。

青梅摇了摇头,颤抖着身子,“是南冀国,小姐,你吓到青梅了”。

夏飞飞深吸了口气,“好,我冷静,冷静,那我问你,我叫什么”

“云木兮,老爷是当今云宰相,也是当今皇太后的妹夫”青梅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南冀国,云木兮,爸爸当今宰相,这都是什么鬼!!为了确认心中所想,“当今皇上是谁?”

这可是犯大忌的,青梅哪敢大声说出来,“南明月”简直是从鼻子里哄出来的,但还是被夏飞飞听到了。

她还是不死心,“镜子,镜子拿来”。

这就是所谓的铜镜吗,这成像的质量!不过镜中的面容让她大吃一惊,这是她吗?双眉如柳如画,眉梢微微上翘,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眉心渲上淡淡的惆怅,浓密的睫毛下如黑曜石般黑亮的眼眸带有着泉水般的水润清澈,秀气的鼻子,不点自红的樱唇,谈吹可破的雪肤,及地的乌黑发丝随意的披散在身后,只用一根素白色发带松松的绑起,额前凌乱的碎发添加了许些俏皮。

镜中的这个小孩子真的是自己吗!一下子从25岁的老女人变成这个小屁孩,这是捡到了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会吧就连惊讶都如此惊艳。

她穿越了!!灵魂穿越,而且还是穿到了一个架空的历史里,一个她一无所知的历史,还真是捡到狗屎运了,总之四个字”真够狗血“!

夏飞飞已经无力的软榻在地上不禁傻笑起来,呵,呵呵,呵呵呵。

一会凶凶的模样一会又坐在地上傻笑,青梅吓得跪坐下来,“小姐,你不要吓我,你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我去捎信给前辈再回来给小姐仔细瞧瞧”。

“慢”她猛地抬头说道,眼珠转悠着,她不是云木兮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初来异世,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以免引起怀疑和危险。

“那个,青梅是吧,来来,过来”夏飞飞扯起嘴角微微一笑,“我问你些事啊”

青梅有些后怕的走了过去,但说着说着就放开了,说的津津有味,毕竟是个孩子,忘了刚才发生的一下子就活泼了起来。

青梅也发觉小姐还是原来的小姐只是开朗了许多,变得爱笑了,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总归还是喜欢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