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第8章 邪魅的男子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墨日西下 2555 2015-12-13 01:41:54

  台上莺歌燕舞的青梅看的满心羞涩撇过头,看到小姐呆呆的盯着台上跳舞的人就纳闷了,小姐这哪是来吃饭,明明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这些露骨的风尘女子,小姐何时喜欢看这样的节目了,拉了几下云木兮的衣角,小声唤道“小姐”。

她那知小姐反应如此之大。

“小心”眼看着长袖袭来,一阵强风扑面,云木兮按住身旁的男子肩头往后倾倒。两个人直直的倒地,云木兮栽入了男子的怀里,那长袖垂下落空了。

本以为没事了,可是那女人并不死心又来了一波。这次是双袖如海浪般涌来,波涛汹涌,暗藏杀机。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场暗杀,都纷纷逃离楼阁,楼里瞬间一片混乱。

那男子单手运功回击了她袭来的长袖,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将两人冲击倒地。

男子蹙眉抹掉嘴脸的鲜血,再次运用内力,始终不能凝聚一起,不好,内力使不上来,应该是中了软功散。

男子拉起云木兮,“跟我走”,不容置疑的口吻,环住她的腰肢,瞬间的震惊,世间竟有如此纤细的腰身,不过立即双足一点犹如飞云般飞出了醉湘楼。

云木兮整个身子就这样莫名的被拉走。

人烟稀少的窄巷里,男子放下了云木兮,扶着墙壁,浑身绵软。

“喂,你没事吧”

他瞟了眼,“她知道我受了伤,内力又使不出来,一定会再次追上来,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腕就走。

“喂,喂,你放手”云木兮使劲的扯开他的大手,“她的目标是你,又不关我的事,你快松手”,她的手腕还真是疼,看他都吐血了,哪还有这么大的手劲。

他邪媚一笑,挑了挑眉头,“你刚才救了我,你认为她会放了我的同党?”,嘴角的血红,狭长的丹凤眼,修长的脸型,透白的肤色显的更加妖媚。

云木兮撇着嘴,咬着牙,瞪着他,嘀咕道“威胁我!死妖孽,简直就是个恶毒的伪女人嘛”。

不过他貌似听到了她的嘀咕,轻魅一笑,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形容他,有意思。

云木兮打了个寒颤,不过他说的也对,不好,巷子深处,她看到了一抹红影,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啃着手指来缓解紧张,她似乎想到什么,眼前一亮,拿出了帆布包住的自行车,将其快速打开。

“喂,快上来”她眼神示意到自行车后面的座椅。

像是看到什么稀奇玩意,他还琢磨着。

“喂,你磨蹭什么,再不上来她就追上来了”,云木兮干着急的看着他悠哉悠哉的,简直抓狂,明明是他先说要赶快离开这里的,现在又不快点。

云木兮带着他快速离开了这条小巷,哪有一个女人骑着车带一个大男人,关键是他还这么重,她开始后悔自己的这个想法了。

穿梭在狭窄小巷子里,虽说她的车技好车速也快,不过前提是后面没有重物。

那女人还是追上了他们站在离她们十米远的前方,这回已是手持利器,如云一样飘过来。

这可怎么办,云木兮眼珠四处转悠了一圈,看到斜立的竹竿,嘴角上扬,轻侧过脑袋,“等会委屈你自己运用轻功飘起,就不要坐在后面了”。

他嗯了声,他倒要看看她要做什么,便腾空而起,如秋叶般落在瓦梁上。

感觉身后一轻,云木兮抓紧了手把,前倾,抬头对准目标,她今天就想知道这几日没练她的车技到底有没有退步。

双脚猛力的踩着踏板,车以最大的速度往前冲,当靠近竹竿时,云木兮抬起了手把,前轮翘起,后轮着地,车已经形成一条垂直线,前轮挎上了竹竿连同整个车身。车身借助竹竿的弹力,起跳,竹竿将自行车弹飞了出去,带着原有的惯性,此时的自行车如同射出去的利剑。

女子站着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惊呆了还是速度太快她根本躲不开。

当车腾空到一定的高度后,对准了女子的头部垂直下落,180度一个后空翻将女子的背部狠狠的一击,女子爬到在地上一动不动已经晕倒了。

自行车安稳落地,ok,搞定!虽说潇洒,可手心早已汗湿了,第一次挑战这么高的难度,还真是有些后怕,要不是刚才被逼急了,她已不会急中生智。

折叠好自行车,这才想起那个男子,抬头寻望着,看到他悠闲的坐在瓦梁上,一身鸟兽绿袍倒是像看杂耍的。

他抬眸,扫向房梁高处时,眼眸一紧变得深邃,如轻风一般迅速飘离了出小巷。

“喂,你”刚要说话,只见他起身如同鬼魅般消失在了她的视线,连声谢谢都没有,好歹我也救了他。

青梅!她想起青梅还在醉湘楼,她不见了,青梅一定担心她,到处找她。

她理了理长衫,提着帆布急忙离开了巷子奔去醉湘楼。

房梁高处。一抹白色身影。

“主子,我马上追过去”

“以他的轻功,你是追不上的”

“那女人可能是同党,我们要不要解决掉”

他抬手制止了,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不明的复杂,雪白的丝衫随意轻拂,身后一泻千里的及地青丝用锦缎轻轻束起,青铜面具下俊秀脸庞蒙上一丝诡异。

发生了这样的事,任凭云木兮如何赖皮,青梅死活不肯让云木兮继续玩乐了,所以两人不到申时就回了云府。

府里倒是比往常要活跃许多,丫鬟们贴着喜庆的喜花灯笼,毕竟是云府的二小姐出嫁,好歹也要做做样子。

回云香院的路上也听到不少下人们的祝福。

“云木兮,你给我站住”一声尖锐的厉声从耳后传来。

从后面气冲冲的走来一孩子,鹅黄色烟罗百蝶裙,如流云般宽大领口,梳了个垂桂髻,,垂桂于两边面,额前垂发遮住了她小巧的鹅蛋脸,面如夹桃,生气的模样嘟着小嘴一双目如明珠显得更加娇气,更加可爱。

“云木兮你这个狐媚子,明知道我喜欢风哥哥,你还要嫁给他”说着说着就已经两眼水汪汪的了。

想来她口中的烟哥哥因该是烟王南无风吧,眼前这个比她还要小的女子穿成这样绝不可能是下人,应该就是云木兮的妹妹云秋落,云府的三小姐。

原本是她嫁给烟王,如今换成自己,她如今如此愤懑,看来她是爱慕着南无风吧,只可惜父母之命,媒妁之约,她没地撒气倒是找上了自己。

古代女子能如此大胆的说出自己喜欢男子的名字,想来也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情之人。

“愣着做什么,没话说了吧,你休要勾引我的月哥哥”

云木兮扑哧一笑,勾引!连面都没见到何来勾引一说。

“你笑什么笑,小心我再把推到山下去,看你还如何活着回来”

“你说什么!”这么说云秋落推过她一次,那次的慕青山山谷。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有些面容失色。不过立刻理直气壮的看着云木兮。

“是我把你推到山谷的怎么了,爹和娘都没说什么,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不过是个野种,还真以为你是云府的二小姐”。

她奶奶的,骂我野种,云木兮咬着牙,垂眉眯着眼睛淡淡一笑,“可是南明月就爱我这个野种,如果你有本事,大可以明天取代我嫁给他”,淡淡的似乎是在陈述着一件事实。

转身留下一抹白影。她不知道背后的云秋落是怎样的表情,应该是抓狂的吧,她也没有这份闲情,刚才还在心赞许她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情中人,现在只不过是个痴情的怨妇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