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第4章 初次印象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墨日西下 2048 2015-12-12 01:30:24

  总的来说,这里划分为了四个国家,分别为南冀国、北川国、狼仓国和沙城鬼域,其余皆为分散弱国,不足一提。国力最强的是南冀国和北川国,而狼仓国是以幻术立国,是沙漠中的霸王,至于沙城鬼域以前倒是兵强民实,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十年来落寞了,隶属于狼仓国的俘虏,每年都像狼仓国进贡。

南冀国先皇去世,留下四个儿一女,二皇子南月明即位,六皇子南月轩封为槐王,四皇子南无风封为烟王。公主南月婉儿一年前下嫁于云木兮的大哥云季青

而现在身子的这个这个主人是南冀国宰相的二千金,上有一两个哥哥,大哥云季青禁军统领,二哥云季夕原是太子书童,姐姐云梨落,还有个妹妹云秋落,都是待字闺中,只有她一个是二夫人所生,他们都出自大夫人。

至于她这个身子的主人为什么会生活在这荒郊野外,得益于她这个不得宠的娘亲了,听青梅说,二夫人去世后,老爷就听从大夫人的把她送到慕青山寄养在师傅这里,十一岁离开相府,一离开就是五年,今年她已经十六年华。

不过这也不见怪,大夫人可是太后的妹妹。他这个所谓的爹爹难怪至今只取了两个夫人。

“小姐,近日怎不练舞了,平日小姐练的可勤了”

“无聊啊,”任由自己的长发在她手里摆弄,这古人的头发还真长,真是麻烦。

这身子的主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特别精于舞步,还天天勤于舞蹈。身子倒是如此灵活,可惜是身子羸弱了些,不过这些精湛的才艺与她无缘了,她占用了云木兮的身子,就连云木兮的记忆都没有了,自然就不记得云木兮所学的技艺。

“小梅,这里有没有平坦一点的地面”她眨巴这眼睛。

“没有的,小姐,这里是山林里,到处都是山石,只有南冀国城内才有青石铺成的大陆”青梅插上了一只木簪,“好了,小姐,你看”。

夏飞飞照了照镜子,很是满意,长发被盘起了小撮,梳了个半月云髻,只用一根简单的桃木簪固定,其余发丝垂于腰间,耳鬓秀发垂于胸前,飘逸而淡雅,“不错果然是个美人坯子”。

“那是当然的啦,小姐可是随了夫人美貌与才华呢,当年二夫人可是整个南冀国第一美人”青梅夸夸其谈着。

夏飞飞无趣的趴在桌子上。来这鬼地方都已经三天了,回去却一点头绪都没有,天天和青梅一起,也没有见到她那个所谓的师父,青梅倒是兴致很好,天天赖着她讲一些新鲜事情,倒也好相处。而她好想骑自行车,可这种山石路,可不想毁了轮胎。

貌似有人来了,外面一声马蹄声

“小姐,奴婢出去瞧瞧”

过了会,青梅进来了,只是一愁眉,嘟着嘴。眉心带有隐隐怒气。

“怎么了,是什么让我们梅儿愁眉苦脸的”夏飞飞捏了捏她柔软的小脸。

“没有,小姐,是老爷派人接小姐回去的,青梅应该高兴才是”青梅勉强的笑了笑,“派来的人已经在外面等候着,青梅为小姐清点衣物,就随小姐一起出发”。

真是个不会撒谎的孩子,“你的谎言都写在脸上了,说吧,你是瞒不住我的”

“小姐,我没有,”声音越来越小。

“当不当我是你的小姐,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你还要不要我讲故事给你听”夏飞飞直直的看着她假装生气,逼问着。

“没有,没有,”青梅拼命的摇着头,“其实他们接小姐回去是将小姐嫁给四皇子,原本皇上是将三小姐指婚给四皇子的,可是老爷和大夫人偏爱三小姐,不知怎么的就要二小姐替三小姐嫁给四皇子”。

“什么,嫁人!”她可不想随便嫁一个面都没有见过的男人,更淡不上爱不爱了,在说这古人的婚姻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能说离婚就离婚,女人是没有自由的,21世纪的自由思想已在脑海里深根蒂固25年了。

“小姐,不要伤心,有青梅陪着小姐,再怎么说四皇子也是个皇子,也算是种荣誉,旁人得不来的”看到小姐如此惊讶的表情不禁心疼起来,眼眶不禁红润了起来。

这孩子还真是容易哭啼,听她这样说,推测那个四皇子肯定有问题,不然怎么那个老头不肯让他的宝贝千金嫁过去,而是千方百计的要我这个流落在外的名义上的二小姐去顶替。

“那个四皇子他是有什么问题吗,是生理缺陷还是脑子不好使吗?”夏飞飞试探问着。

“小姐又在胡说了,四皇子只是不太受先皇宠爱”青梅看了看窗外,放低了声音,“四皇子的母亲以前是先皇身边的一个奉茶丫鬟,外界还传言说四皇子好色对外人送过来的美人都是统统不拒,比当今皇帝的还要妃嫔还要多,重要的是四皇子不问政事,游手好闲,很是平庸,也没有一官半职的,没权没势的,整天混于醉湘楼里。”

青梅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多了,赶紧闭上了嘴巴。

她知道的挺多的,看来以后不能小觑青梅了,如果是站在自己这边还好,如果不是可难了。不过看她如此口无遮拦应该不会有城府的。

“里边的好了没有,不要在磨磨蹭蹭了”外面一女人不耐烦的大声吼道。

青梅赶紧包了些衣服,夏飞飞只拿了自己的最重要的自行车就出了房门。

只见一富态雍容的老妇人一脸不耐烦和不屑。

“我记得爹爹是叫你们接我回去,而不是大声吼我回去,我好歹也是个堂堂宰相府的二小姐,你们算什么东西”夏飞飞冷声道。

接轿的那几个下人可是怔住了,这二小姐以前在府上的时候可是胆小如鼠,从不敢大声说话,从不出闺阁,隐于山林,这五年可是变了许多,可总究是个不得宠的小姐。

下人们还是有些惧怕,都低着头“小的是怕晚了,过了下山的时辰,二小姐莫怪”

夏飞飞并未说什么撇了眼他们便和青梅上了马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