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第6章 云府2

废柴弃妃之涅槃重生 墨日西下 2116 2015-12-13 01:41:54

  来云府也有三日了,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云木兮从未踏出闺房,但也没有人来打扰,这样的日子倒是悠闲,有的吃有的喝,不过确实也闷的慌,没有电视ipone,整日都与青梅作伴,青梅倒是习以为常,可是作为夏飞飞的云木兮可闲不住了。

这日上午,云木兮换了身便捷的素青长衫,将折叠好的自行车用帆布包起,骑车这就成了她唯一的乐趣了。

让云木兮不解的是,她的自行车竟然也随她的魂魄穿越了过了,她也懒得去探索了。

“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青梅从外面走了进来,肩头上还有几片梨花瓣,她并没有在意,似乎有重要的事要说。

“喔,我出去散散气,我正要找你,快,把我这长发束起”,那一头及地的墨发她真拿她没有法子,太长了,再说这古人束发髻的手法也是很有技巧,她着实学不来,以前她就是因为麻烦所以才一直留着短发。

“小姐,老爷托话说你去他院子一趟”青梅一脸紧张,虽说现在的小姐不会轻易吃亏,但她还是担忧,自小姐出生以来,在家里处处受她们欺辱。

云木兮看出了青梅的担忧,笑了笑,“只不过是去一趟,无碍的”,只是她又要换下她穿了好久的素青长衫,早知道她就不换上这一身衣服了。

青梅为云木兮束了个简单的流云发髻,再次换上了淡红色百褶裙,只是不知道所谓的爹爹的院子在哪里,便又要麻烦青梅陪她出去一趟了。

一路上,整个院子像下了场花雨般,三月的梨花随着微风滑落在路边的青石上,三月的柔风轻抚着脸庞,很是舒服,许久没有出来了,没想到外面竟是这样的一番美景。走着走着竟这么快就到了。

“小姐,到了,就是这里,青梅在外面候着”,青梅指了指眼前这别院。

擎苍院

名字倒是恢宏,撇了眼红木额匾。

下人并没有进去通报,直接让云木兮进去了,说是老爷早已等候多时了。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看到云木兮的那一瞬,云之苍震住了,眼里蒙上浓浓的情愫,不过就在云木兮看向他的时候,眼里又恢复了冷寂与疏远。

“爹爹,您找我?”云木兮轻声的问着,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快五十的男人,年轻时是个将军,身上的大将风范却并未因此而减少,有棱有角的五官虽已被岁月侵蚀爬上皱纹,但还是可以看出他当年的英俊风采,此时一袭暗梅色长袍,让人压抑不已。

“嗯,”他轻轻的嗯了声,过了许久才再次说道,“烟王三日后将会来迎亲,今天已经下了聘礼,回去好生准备,缺什么就同你大娘说”。

没想到青梅的消息如此准确,她早就知道会这样,只是从云之苍的口中说出来,竟会有些苦涩,也许是替原来的云木兮疼惜吧,为了另一个女儿来牺牲云木兮,难道手心手背不都是肉吗?

可是,她必须要为自己争取自由,不管原来的云木兮是否愿意服从。

“爹爹,我听说,皇上下旨是妹妹云秋落嫁与四皇子”不容置疑的语气却带有一丝随意而问的神态。

云之苍倒是有些意外,自己的二女儿何时变的如此大胆,以前只要是他说的她都从来不曾质疑,就算是别人说的她也从来不会反抗,今儿的云木兮着实让他大跌眼镜。

“前几日就改了,落儿还小,皇上改变旨意是宰相府的二千金嫁入烟王府”,云之苍深邃的眼眸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儿凛然的说道。

多好的借口,云秋落确实还小,而云梨落呢?也罢,大夫人凤瑶乃太后娘娘的亲妹妹,在这个充满皇权的地方,为了求生,她云木兮只能后退一步,但并不代表她永无止境的后退,终有一天她将自己做主。

云木兮颔首离去,看着云木兮离去的背影,杂乱的思绪浮现在云之苍脑海。

从擎苍院出来,云木兮的心情已经大不如刚开始开朗了,总觉得心头有一个东西塞住,让人喘不过气,她不服气,凭什么自己的婚姻自由就这样没有了,要受人牵制,现在的她好生怀恋以前的日子,虽说日夜流水线的工作,但至少是自己的事情还是可以自己左右的,可如今。

今夜,云木兮喝醉了,在自己的小院子里赤足游走着,四仰八叉的躺在青石上,仰望着星空,刚入春的气候是微凉的,但云木兮感觉不到,兴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吧,说了一些胡话,她想放肆却只能在这里了,压抑了一天的不满,就让她尽情的发泄一番,或许嫁到烟王府又会是一个更紧的牢笼。

青梅看着云木兮许久,她知道小姐是心里难过,她并没有过去扶住小姐,希望小姐发泄出来就会好了,虽说四皇子不如其他皇子出众,但也毕竟是个皇子,希望小姐嫁过去能好过一些。

已经是深夜的,云木兮竟躺在地上睡着了,门槛坐着的青梅也进入了梦想,夜很静谧,只听到梨花树被风吹的沙沙作响,漫天飘散的花瓣,虽说院子白天丫鬟们清扫过,但一到夜里便又是花海一片,云木兮的淡红色裙褶上早已被花瓣铺满。只露出了小小的鼻子和足尖。

此时幽静的小道上那道暗影不知道站了许久,他肩头和发丝上也夹杂着许些花瓣,一袭淡青色身影朝院子里面踏了过去,步伐如此之轻,抱起地上的人儿,瞬间云木兮衣上的花瓣顺着她的衣角足尖滑落了下来零落在青石地上,一袭清幽的梨花香,犹如花间里的仙子,美极了。

男子怔住了,怀中的人儿睡的很安稳,没有丝毫清醒的痕迹,白嫩的小脸有些微醺,也是酒劲上来的缘故吧。

轻轻的将怀中的人儿放在床榻上,纤长的白指捻起她裙褶上的花瓣。

起身离去,门槛上睡觉的青梅早已醒了。

“二公子”青梅轻轻的唤了声。

“好生照顾她”青梅点了点头,云季夕便起步离去了。

整个云府也就是二公子文弱了些,二公子对府里的事不闻不问的,也从未替小姐出过头。但平日里也就他不会像其它人一般欺凌小姐,也许是因为顾念亲情的缘故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