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暖婚盛爱

第80章 游轮偶遇

首席暖婚盛爱 简生 3232 2015-10-13 22:03:34

  “但是。”顾良辰突然变得公事公办“从现在开始,你就负责我所有的日常生活,你的工资看你的表现来定。”

白雪墨听到这话一下了炸了起来,大声喊道:“什么叫看我的表现来定,那不就是,你说多少就多少,你说好就是好,你说不好就是不好?”

“看来你还不算笨。”顾良辰没有理会她的着急,相反她现在的暴跳如雷到让顾良辰心情很好。

“再说,本姑娘还没有答应,要在你这里工作。”白雪墨不退让的说着。

“你没的选。”顾良辰对着一脸怒气的白雪墨优雅的一笑,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说道“要不......?陪我一个晚上,抵账了,怎么样?”此刻顾良辰在堵,他怕,怕眼前的白雪墨答应他的要求。

“良少,我想你身边不缺女人吧。”白雪墨一脸的讽刺“想发泄,只要你挥一挥手就会有无数个女人争先恐后的往你床上躺。”

“不好意思。”顾良辰仿佛对白雪墨的回答很满意“本少只对你有兴趣,不过本少更期待你的心甘情愿。”

白雪墨笑了,笑的无奈,一瞬间她的心是痛的,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久久不语,就在顾良辰以为她不再开口的时候却听到她的声音再次响起。

“心甘情愿?那良少,你得付出代价。”白雪墨声音娇柔,却说的冷漠无情,犹如是在谈交易。

“成交。”顾良辰爽快的答应,他忽略了白雪墨眼睛里,那一抹自己看不懂得神情。

白雪墨问“良少就不关心,需要付出的是什么样的代价吗?”

“洗耳恭听。”顾良辰简单的说到。

“你的....心。”其实白雪墨想说的是‘你的命。’

顾良辰,没有回答这句话,而白雪墨也没有一定要一个答案的意思,仿佛两个人对接下来的话都没有期待,说不说都是无所谓了。

“先去休息一会。”顾良辰闭目,对白雪墨说到:“两个小时后陪本少出去。”

白雪墨确实也累了,答应,她转身就往楼上走。一脸平静的她,心里却是波涛汹涌的。

“和这个男人有仇吗?”白雪墨在心里默默的问着自己。“有。要报仇吗?要。那么无论我做什么都是在为了报仇做铺垫?是的。”

白雪墨在不出声的自问自答着。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明白,这样的仇恨为什么在她的心里从来都没有那么的深刻,不像是哥哥和爷爷一样,仿佛这辈子要做的只有这一件事情,对自己来说,反而像是在完成一件领导吩咐的任务。

白雪墨心里想着事情,走的也慢,整个她在顾良辰的注视里。

“你认识白K ?”顾良辰突来的声音让白雪墨停在了那里。“我记得你刚才说了。”

“我不认识。”白雪墨回神,慢慢转身很与顾良辰对视说到:“只是今天在射击馆的时候好像是听到有人谈话时说的,不过我也不确定。”

这句话她是撒谎的,事实上她依稀记得是云凌赫说起过。

顾良辰对这个问题没有再多说什么“去吧,楼上房间你随便挑。”

......

江城最豪华游轮,顾良辰一脸笑意,轻声对身边的白雪墨说的“记住你今晚是我的女人。”

“一定谨记。”白雪墨微微一笑“不过我很好奇,我只是睡了两个小时,你从哪里准备了这样豪华的礼服?如果说,你在一个小时内准备了内yi和卫生棉,到是可以的,但是这样的礼服,并不是你说,送就能送过来的。”

顾良辰骄傲一笑说道:“你最好相信我有这个能力。”顾良辰是真的有这个能力,并非是在说大话,只是白雪墨身上的这件礼服,并不是现在找人定做的,而是多年前她为左丘研定做的,只是可惜她一直没能穿上。

这件礼服顾良辰一直珍藏着,即使多年后的今天再拿出来,这件衣服也是最时尚的。

一袭金色的露肩长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一条细细的金链上镶嵌着一颗宝蓝的钻石,青丝盘起,大气的水晶发卡一挽,清秀典雅,本肤如凝脂的她此刻显得更加动人。灯光照耀下的她,礼服的微微泛着反光的柔和,恍若透明,却一点也不暴露,裙摆由上到下的微微张开,在裙角处点缀着钻石。

白雪墨拦着顾良辰的手臂,恰到好处的微笑,腰背笔直的缓缓从红地毯上走过,俨然她已经成为今天晚上最让人瞩目的。

他一身黑色礼服,淡淡的眼神里有一丝的骄傲,轻声说到:“很多人在羡慕我。”

“谢谢良少夸奖。”白雪墨依然是温和的笑容,但是她的声音中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我会被你害死的,看看那些女人看我的眼神,真是的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顾良辰停下脚步在她额头轻轻一吻说到:“放心,没人有这个胆子。”

“良少,为什么这个宴会非要在凌晨举办。”白雪墨有些好奇的问着“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天亮就结束。”顾良辰说到:“怎么?我已经让你休息了2个小时了。”

“哪里够?我现在都在怀疑,我是梦游。”白雪墨说着看了看宴会上的大钟表忙上就12点了。“我是灰姑娘吗?”

顾良辰顺着白雪墨的眼睛看去,他轻笑到:“那你希望谁是王子?”

“当然非你莫属。”白雪墨妖娆一笑,两手轻轻环住顾良辰的腰“良少,你说过要我的心甘情愿,那你也得努力表现,我才能够心甘情愿,不是吗?”

“雪墨,本少一定让你满意。”顾良辰的温柔尽显眼底。此时的白雪墨确实让人着迷,她的美并不是脸上有多好看,而是她身上所散发的气质,有气质的人只要站在那里不用说话就已经很吸引人了,毋庸置疑白雪墨就是这样的人。

她身上的气质和那些名媛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单单就她身上的礼服也并不是谁都可以驾驭的了的。然而穿在她身上就仿佛是专为她设计而作的。

“谢谢,良少配合。”白雪墨的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

“良少,又换新欢了?”一个身着褐色晚礼服的女人,语气里有着明显的嘲讽和嫉妒。

顾良辰和白雪墨同时看向这个声音的来源处。

这个女人白雪墨不认识,但是这个女人身边的人,却让她吃惊,是自己的哥哥云凌赫。

“钟小女且,本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上你多管闲事。”顾良辰不留一点情面的说着。

这个女人他不想和她废话,说着就要带着白雪墨离开,但是这个女人却挡在了白雪墨的面前:“你好,我叫钟碧瑶。”

白雪墨礼貌一笑,眼睛扫过顾良辰的面上,看到他好像很讨厌这个女人,于是也只是简单的回应道:“你好。”

“良少,雪墨。”秦赫说到:“没有想到这样巧。”

钟碧瑶有些好奇的看了身边的人“秦赫,你们认识。”

“雪墨,我远房表妹。良少,今天上午凑巧遇到。”秦赫说着。

顾良辰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白雪墨也同样不再开口。

钟碧瑶本就不打算让顾良辰和白雪墨离开,于是她继续问道:“远房,那远到何种程度?”作为女人她敏感的察觉到顾良辰身边的女人在看到秦赫时,那略微紧张和诧异的深情,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她肯定她们之间肯定是认识的。

顾良辰对钟碧瑶的这个问题也有所期待,于是也不再着急离开,索性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等着那个秦赫回答。

“碧瑶。”秦赫无所谓的说到:“这个问题有什么好问的,既然是远房那自然是....”

白雪墨打断他的话接着说到:“既然是远房,那自然是远到没有任何情分的地步了,只不过是挂着一个名而已。”

顾良辰和秦赫都很意外白雪墨的话,顾良辰在离开马场时,他听秦姨说,白雪墨和她的侄子算青梅竹马的情分,虽说是亲戚,但也远到扯不出关系的份上了,若真的说起来,最多算是邻居,或许比邻居还要近一些的关系。

他想,就算秦姨不说,他也不会认为白雪墨和这个秦赫之间如她此时所说的这样。

“秦姨说,你们有着青梅竹马的情分。”顾良辰的话有些酸酸的,虽然他的声音不大,可另外两个人依旧听的到。

白雪墨却在他耳边轻声的说到:“良少,你吃错了。”

转而她没有等顾良辰说话,又恢复到正常的声音说到:“良少,可相信?”

顾良辰心里苦笑,他本想听秦赫如何说,结果又让白雪墨把球踢到自己这里。“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

顾良辰很绅士很风度的说着,然而他又低下头在白雪墨的耳边轻声低语,用只有白雪墨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我从来都不相信,你们真的就是很多年不见了。”

白雪墨同样轻声回答道:“信,或者不信,那是你的事情。”

此时她的这句话顾良辰明显听出了一种淡漠,那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她不在乎自己如何猜想她。这个想法让顾良辰很不爽。

同样刚才顾良辰的那句话让钟碧瑶心里也扎的慌,她不明白既然顾良辰知道他们的关系,为什么还要把她留在身边。她不怀好意的说到:“青梅竹马的情分,难道?秦赫你们是恋人。”

“不是。”秦赫说到“其实雪墨说的很对,‘只不过是挂了一个名而已’我和她也就是小时候的玩伴,后来都各自跟家人远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