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暖婚盛爱

第81章  我的男人比他优秀

首席暖婚盛爱 简生 3204 2016-02-16 20:05:47

  秦赫的回答让钟碧瑶不好再说什么。可也不想就此罢休,于是说到:“那你是的想法。”她对秦赫说着。

“但是,你呢?”钟碧瑶对白雪墨说到:“刚才你看到我身边的秦赫时,明显的你眼睛有所躲闪,甚至有些紧张的看着秦赫,为什么?你的紧张是不是怕被良少发现,你对秦赫有感情。”

“钟——碧——瑶对吗?”白雪墨语气中的嘲讽不掩饰。“你认为你有什么样的立场问我这个问题?”

“我...你...”钟碧瑶显然没有想到白雪墨会这样说话,她生气道:“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这样给我讲话。”

白雪墨故意做出一副疑惑的样子,看了看身边的顾良辰,又对她说到:“你是谁?”

“我是...”钟蜜瑶刚出口的话被白雪墨打断了。

“是谁?不就是个人吗?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白雪墨好脾气的说着“哦,对了还有两只耳朵。”

白雪墨的这句话惹的顾良辰轻笑。

“你...”钟蜜瑶生气的,扬起手就要落在白雪墨脸上。

“钟碧瑶,你敢动她试试?”顾良程度声音不大,但是他的口吻和眼神让人不能忽视。

“对不起,良少。”秦赫这时候已经控制住钟碧瑶的手“碧瑶,她只是脾气有些急,并不是真的要对雪墨怎样。”

白雪墨猜测这个钟碧瑶对自己如此,想必是因为顾良辰的原因,于是她心里有个主意正在慢慢酝酿着,很诚心的说到:“钟小女且,如果你是因为我曾和你身边的这个人是小时的玩伴而生气,那大可不必,那只是小孩子的游戏,现在我和你身边的男人,就如同是陌生人一般,我对他没兴趣,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我的男人,比他要优秀许多。”

此刻惊讶的不只是钟碧瑶,包括顾良辰还有秦赫。

今天的这个宴会上,没有几个人不知道钟碧瑶喜欢顾良辰。

钟碧瑶听到这话,立刻大声的说到:“你这个女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良少岂是你可以高攀的。”

她的这句话,立刻引得不远处的人向他们看来。

“良少,身边的女人要倒霉了。”

“这可不一定,就钟碧瑶的脾气谁会喜欢。”

“不过,这个女人是谁?”

“肯定是交际花,平时良少身边不会出现女人的,除非在宴会上他需要女伴的时候。”

“也是。”

人们的窃窃私语虽听的不太清,但是她们好奇的目光却是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闪亮。

“碧瑶听话。”秦赫控制住钟碧瑶把他拥在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快速且轻声的说到:“这个场合,你别发脾气,忍一忍,况且还在顾良辰的面前,你不是一直喜欢良少吗,这个女人是他的新欢,此时如果你针对白雪墨,他一定不会对你客气的。不要给自己找难看。”

白雪墨,转身看着顾良辰,有些不明白的说到:“你很高吗?我一伸手就攀上你的肩头,很难吗?”她说着,双臂已经环抱住良辰的脖子,身子紧紧的贴在顾良辰的身上。

顾良辰看着白雪墨那一脸无辜又毫不知情的表情,他笑意难掩“白雪墨,你这是在劝慰吗?”

“难道不是吗?”白雪墨露出她真诚的微笑,转身面对钟碧瑶和秦赫说到:“我只是把事实告诉钟小女且,让她不要生气了,只是没有想到她更加生气,真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了,你看她一生气多难看。”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听上去就如平时闲谈一般。

钟碧瑶听到白雪墨的话,猛的回头,心里有气,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她的回头和她的生气,正好中了白雪墨的心思,白雪墨就是故意气她的。

当白雪墨看到她的表情,于是故意下意识的往后一躲,靠在顾良辰的身上“钟小女且,你的表情怎么这样恐怖。”白雪墨仿佛真的被吓到一样。于是她转身双手放在顾良辰的腰部,头有一次埋在他的胸口。“我不能再看了,睡觉会做噩梦的。”

“你......”钟碧瑶被白雪墨气的手发抖,秦赫拉住他小声的安慰着。

“白雪墨,你在火上浇油。”顾良辰用只有她可以听到的声音说:“得罪她真的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该收就收,你今晚已经成为了焦点。”

“不怕。”白雪墨很放心的说:“还有你在。”

“你确定我会因为你而得罪钟敬山。”顾良说到:“也就是钟碧瑶的父亲吗?”

他的话让白雪心里突然就不舒服起来,于是她有些不开心的说到:“那也只能说明你没有那本事。”

顾良辰也只是故意说给白雪墨听的“你不用故意激我,本少很理智。”

白雪墨聪明的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好吧,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顾良辰拥着怀里的白雪墨。“自己想办法。”

白雪墨心里不满顾良辰这样的回答,她轻轻离开他的身体,双手直接从顾良辰的外套外滑进外套里面,双手放在他的腰部,抬头,干净的脸上,无害的微笑,满眼的深情,只不过她放在顾良辰两边腰部的手正在用力的掐着他。

没有丝毫防备的顾良辰,眉头微皱,白雪墨看在眼里,一脸关心她强忍着笑意的说到:“良少,你怎么了?看你脸色好难看。”

顾良辰双眼微米,心里想,这个女人竟然掐他,而且只掐他一点点的肉,非常的用力,真的疼。此时还竟然装作豪不知情,满脸关心的问他怎么了。

白雪墨没有给顾良辰说话的机会。她立刻紧张的说到:“你该不会是胃病又犯了吧?”白雪墨一直手放到他的胃处轻轻揉按着,另一只手也不忘在顾良辰的腰部再用力的掐一下。

顾良辰配着,有些艰难的说到“是。”

“让你吃药,你不记得吃,看看现在难受吧。”白雪墨心疼的略带着埋怨,仿佛在怪他不吃药,不爱惜身体。

白雪墨对顾良辰的回答还是很满意的。

一旁的秦赫对此时白雪墨如此关系顾良辰的样子,他也难辨真假,如果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但看白雪墨的样子,你一定会觉得她是深爱顾良辰,从心里心疼他的人。

白雪墨礼貌优雅的微笑,让钟碧瑶挑不出毛病,却也发泄不得,她回头说到:“钟小女且。我们失陪了。”她说完就扶着顾良辰,要到不远处的休闲区。继而她又对顾良辰说到:“良少,我扶你去坐一会。”

然而她却发现顾良辰没有动,有些不理解的看着他,小声的说到:“你让我自己解决,可是你也得配合我好不好。”

顾良辰一脸的笑,他的笑看上去是有目的的笑,只见他低头吻住白雪墨的唇,瞬间灯光闪耀,他们成了这里的焦点,有记者在趁此拍照。

他深吻,良久他才放开她。低声说道:“你的唇就是我最好的止疼药,还有......我对你说过的,叫我良辰就可以,别再忘了,如果我在听见你叫我良少,会被我惩罚的哦。”

“哇!”旁边的人简直是不敢相信的放出声音。

白雪墨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秦赫。再回头,她有些不自在的看着顾良辰“我记住里了,良辰。”

顾良辰带着白雪墨朝着舞池走去。只是他们不知道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在看着他们。

悠扬的小提起响起,顾良辰带她走进舞池。“白雪墨,你下手够狠的。”

“我,不也是没有办法吗?你说的让我自己解决。”白雪墨说着还不问问“疼得不算厉害吧。”

“你还真敢想。”顾良辰说到:“胃疼?竟然还是一脸心疼我的模样,白雪墨你还能不能再假一点。”

“能。”白雪墨脱口而出。

“......”顾良辰无语中。

白雪墨心里有丝犹豫的开口“良少。你刚才为什么让我喊的...”

“叫我的名字。”顾良辰打断白雪墨的话,看着她的眼睛,那是一种毋庸置疑的神情。

白雪墨不再开口,同样一脸认真的看着顾良辰,心里琢磨着这个顾良辰简直是一天几遍的说,一会不许自己叫他全名,一会又不让自己叫他良少,现在的自己都搞不懂那个才是他真正想的了。

等她确实从顾良辰的眼睛里看出他的认真后她才开始说话。“良辰,你明明告诉我,我不可以去惹那个钟碧瑶,为什么刚才你还那样做,而且当着她的面让我叫你的名字。你确定你不是故意的?”

顾良辰说到:“是故意的。”

“就知道你是故意的。”白雪墨一下子想是泄了气的皮球,不愿意的说到:“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别说你不知道那个钟碧瑶对你有意,她就是故意找我麻烦的。”

“恩。”顾良辰又是一个简单的字。

白雪墨没脾气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她自言自语的说到:“哎,我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孩子,现在还要被人欺负,被人冤枉,真是可怜啊。”

顾良辰低头,看着她,眼睛里全是笑意,嘴角抽了一抽,心想,你有这么可怜吗?

白雪墨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又猛的转移自己的视线,正好她看到了今天下午的那个弗瑞德。

弗瑞德一直在注意着白雪墨和顾良辰,在他们一走进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他们了,包括刚才他们和那个钟碧瑶在对话时,他也在远远的看着他们。

顾良辰顺着白雪墨的眼神看去,只见费瑞德,向他举了举手中的酒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