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他的来信2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1225 2016-06-06 10:30:02

  然后在几天后,遥远的边疆,龙悠寒却在收到信后,盯着信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未动分毫。

侧眼看看了一眼,与欧阳兮月的信几乎同时到来的信。

那不是她主动送过来的,但确实是关于她的内容,而且里有男主角,更是细细做了描写。

信的内容大致是欧阳兮月如何背着他勾搭男人。

她,和另外一个男子相挽而行同进同出。

很明显,写这封信的人是不怀好意的,所以其中的内容的带着愤愤,为他不平的意思。

而他,他在第一出看到描写时就猜出了那人的身份——她口中的洵哥哥,丞相家的天才儿子,苏洵!

与她同样的白色披风,同样的简洁干练。

他在看到信的内容后,他都一瞬间嫉妒得发狂,脑海中自动闪现关于那个人的一切记忆。

记得那次在府中第一次从她的口中听到‘洵哥哥’,她的声音绵软,表情柔和。

在他的房间里,他想趁热打铁奠定关系,这个‘洵哥哥’一封信,她不顾大风雪的天气就走,表情急切,动作利落。

他去处理刺客的事情是,这个‘洵哥哥’回到了她的身边,工作在一起,吃饭一起。

他的好友莫追‘体贴’地为他找来这个‘洵哥哥’的详细资料:进入国子监时,‘洵哥哥’为了能与小他几岁的欧阳兮月经常在一起,时常跑到凤兮山庄教导欧阳兮月,更为了她拒绝了朝廷的过早任用。

后来为了欧阳兮月拜入凤兮山庄上任庄主,也就是欧阳兮月父亲的门下学习武艺,更别说,后来在她家破人亡之际为了她又一次推掉了朝廷的文书任用。

种种迹象都能看出来,她口中的‘哥哥’对待她绝对不是对待妹妹的感情。

这是事实,他很清楚,甚至局外的人都很清楚。

那么,欧阳兮月清不清楚呢?

她能在姜红玲无意中的一句话后就迅速表明自己的立场,能在某人第一次暧昧的邀请约会的时候就断然回绝,能在公治轩有意为南宫烛言牵线的时候直言拒绝,那么,他必定不是一个对情感迷糊的人。

如此的话,她又怎么不会感应到她的青梅竹马也对她有着异常坚定的男女之情?

可是,她为什么没有成为那个人的未婚妻?相反的是,她竟然允了自己,一个与她相识不足一年的一个未及加冠的少年的追求!

这个问题是他来边疆以后才萌生的!

脱离了得到她的惊喜之后,他偶尔也会理智考虑两个人的相处。

不过,那样的念头,只一闪就消逝了。

她已经接受了自己,不是吗?那么,为什么还要追究没有意义的过往呢?全力以赴地珍惜现在,才是他的作风。

所以,即使他在收到信时的第一时刻嫉妒的发狂,很想以伴侣的身份对他求证质问,可在接到落下来的白鸽,看到有回信的那一刻,他还是临时改变了主意。

他们之间的沟通时间已经太少,何苦为了外来的影响,在本来就不够坚固的感情基础上再添加压力?

所以,他对她处理事务的隐私表达了充足的尊重性,张口之谈她的生活,即使她从来没有过情人的自觉性,从来没有过问他的生活,他也毫不在意。

可就在他以为她的‘伴侣自觉性’需要更长时间来培养的时候,她却给了他一个惊喜。

他的红颜第一次来信说出了关心他的话,要他好好照顾自己。

尽管笔迹有些乱,甚至看上去有些粗鲁,他还是感动的一时反应不过来。

“悠寒,悠寒——”

岳明的声音由远及近,龙悠寒在呆滞的一刻钟后终于清醒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