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望而生畏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1155 2016-02-24 10:30:02

    洛衣轻担忧地走过来拉住欧阳兮月的手,转身问着夫君,“女贞国的女皇也是如此不分轻重吗?”

  龙溟天摇头,“你多虑了!”以目前民风的评价来说,她还算是一个好君王。

  欧阳兮月扬眉无声旳笑,张狂的气势尚未收敛干净,“王妃,您别担心,手下败将而已。”

  洛衣轻立刻心花怒放,双目闪亮,“兮月好样的。”说着,就横了跟过来的儿子一眼,“你惹来的祸,都是你的错。”

  龙悠寒面皮绷得更紧,躺着也能中枪,谁能比她更无辜?更说了,这次找祸的外貌,还不是因为他们给的外面。

  欧阳兮月晃晃洛衣轻的手臂,拉回她的注意力,“王妃,兮月还有事要忙,今天恐怕不能陪您了。”

  洛衣轻松开相挽的手臂,“快去吧,有空记得来看本宫。”说完又用手推了儿子一把,“悠寒,快去帮忙。”

  龙悠寒稳住身形,对欧阳兮月说道,“抱歉,我还要将女皇和皇上护送回宫,我可能要午后才能帮忙了。”

  欧阳兮月点头,“好的。”

  又和上前打招呼的几位高官夫子寒暄了一番,然后才带着凤兮山庄的人风风火火的退场了。

  除了中午的用餐时间,她不过只有两个时辰的时间来处理积累了七天的凤兮山庄。

  今天的惊恐已经摆出去了,接下来如何实施才是重中之重。

  她并不希望新店铺的画展只是昙花一现。

  龙悠寒的书房,但龙悠寒处理完一切后续事务时,已经下午了。

  他再次在脑中过了一遍所有的事情,确认妥当以后,才决定出发去凤兮山庄。

  门外的走廊内,南宫烛言已经等候多时了,见他出来,才说道,“有时间谈谈吗?”

  龙悠寒停住关门的动作,打量了南宫烛言一眼,复又推开门,“请进。”

  书房内一派干净整洁,很符合龙悠寒一丝不苟的作风,南宫烛言优雅落座后客气道,“悠寒果然是个完美的人。”

  龙悠寒轻淡的回了一声“恩。”他不相信南宫烛言找他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理论。

  南宫烛言笑的缥缈,“就连接受赞誉也是潇洒坦荡。”

  “……”龙悠寒无语,如果他想客套周旋,自己可以通知闻人归过来作陪。

  南宫烛言无视对面冷然的表情,继续废话打太极,“夏凰国这次四国赛马比赛会赢,我相信有一半的原因再有个龙悠寒。”

  龙悠寒面色冷沉,他有时间有限,如果南宫烛言还是不肯宣明主题,他不见意直接告诉对方“谢谢不送。”

  南宫烛言端起面前的水杯润了润嗓子,终于开门见山,“你的眼光同你的实力一样出色。”

  凡事不过三。

  他笃定如果他在客套下去,对面的人一定会请他走。

  眼光?龙悠寒立刻明白,他今天来是想谈欧阳兮月的事。

  南宫烛言眉眼弯起,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或者说,我们的眼光。”

  龙悠寒不置可否,经过今天的讲课,他预感还会有更多的人突然拥有出色的眼光。

  两人相对而坐,却一直是一个人在不停的说话。

  南宫烛言毫不在意,再给了对方缓冲的时间后自然接着自己的话茬往下说,“可是,眼光太好了,偶尔也会让人望而生畏。”

  生——畏?畏什么?

  南宫烛言扯动唇角,看着对面依旧无波动的冰山王爷,无力浮起一抹苦笑,“看来,生畏的也许只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