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一招制敌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1574 2016-02-08 10:06:03

   因为她昨日已经让人调查过了,欧阳兮月没有上过正规的学院,没有见过皇上,别说皇上的手谕了,就算是身份都有问题。

  这样的人,凭什么站上高处,凭什么留在他的身边?

  韩院长抚了抚下巴的胡子,坦言道,“我承认,欧阳小姐再来时,确实没有出示皇上的手谕。”

  “那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姜红玲截住韩院长的话,对稍后的结果更是胸有成竹起来,她一定会赶走那个人。

  突然被一个孩子不礼貌的打断讲话,韩院长自然心生不悦,但碍于她的身份,还是耐心解释,

  “欧阳小姐的书法造诣绝对有能力指导你们的书法,单是她成功的完成皇家画展的实力,她只是代课两个月。”

  姜红玲再次打断韩院长的讲话,“有实力的人比比皆是,但不代表人人都可以举起执教的鞭子,教导我们这些贵族。”

  韩院长被噎得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这贞女国出来的人怎么一点礼仪也没有?

  他暗吸一口气,试着从另一方面入手,“原来的书法夫子林夫子,他的女儿被毒蛇咬伤,他需要到远方寻一味药,这临时又找不到可以代课的夫子,欧阳小姐可以说是一时之选,姜公主请谅解一下做父亲的心情。”

  姜红玲还是一副拒不接受的态度,“这不能成为一个没有资格的人随意教导我们的理由。”

  韩院长无语了,胡子都被气得翘了起来,这进来的到底是学生,还是个惹事的祖宗啊?皇上您这是整死臣下的意思吗?

  可是,想到她身后的贞女国,为了国家着想,他又再次压下了怒火。

  叩叩叩——恰在此时,有人敲门。

  韩院长整整胡子,重新端起威严的声音,“请进。”

  龙悠寒推门而入,对着半个书法的女子视而不见,直径走到书桌前礼貌的行了晚辈礼,“韩院长,日安。”

  韩院长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终于露出了笑容,“小王爷有事吗?”

  这位可是即苏洵之后,他第二个最满意的学生。

  龙悠寒双手奉上几份份折子,并详细解释,“第一份是昨日上过课的四个学堂中对欧阳夫子满意的同窗自发组织希望夫子留任的联名书;

  第二份是未上过学堂但赞同林夫子找欧阳兮月替代教学的同窗联名书;

  第三份是本王做的一份统计,林夫子所在的学堂一共有十五个,拥有学生654人,签名不愿意的学生仅有55人,剩下的599人全部同意欧阳夫子留下,并且已经签名了。”

  龙悠寒每说一句,韩院长的嘴角就上扬一分,等他全部说完时,韩院长已经眉开眼笑了。

  从此刻开始,他决定将小王爷提升到他最满意学生榜单中的并列第一命。

  龙悠寒停顿少许,转身面向身后的各位女子,冷然的目光掠过表情复杂的姜红玲,环视了一眼四周在位的女子,沉声说道:“我想,各位小姐应该可以理解林夫子的难处吧。”

  声音低沉得一如既往地,甚至没有夹冰带霜,但众位千金小姐还是觉得背脊发凉。

  一位带着珍珠鬓花的女子低着头率先站了起来,“抱歉,失礼了,使我们欠缺考虑。”

  其实刚刚韩院长一说出林夫子的情况,她就想通了,脑和场面被姜红玲弄的僵持不下,她一时不知如何退出。

  现在小王爷既然公开给了他们台阶下,她当然乐得顺阶而下,顺手拉了一下身旁的两个闺中密友,三个人礼貌迅速的行了行礼,然后就踩着莲花步快速离开。

  这有带头的人,自然有人跟随。

  不一会的功夫,就走了大半。

  余下的五六个女子硬着头皮站在原地,不敢动作。

  他们的父母或多或少都跟贞女国的人有来往,这次联合也是受到姜红玲的指示。

  现在虽然有心退出,可姜红玲没有动,他们是怎么也不敢有二心的。

  姜红玲心中痛恨龙悠寒一副为欧阳兮月出头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完全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理解和允许是两码之事,如果需要,我甚至可以让人去为林夫子的女儿寻药,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允许一个没有皇上允许的人教导我们。请韩院长换掉欧阳兮月。”

  听到此话,韩院长刚刚撸顺的胡子立刻又炸了起来,差点没有掀桌。

  他们国子监是一项以教导学生要循规蹈矩,可也没教过凡是一定要招本子上说的做。

  这群学生怎么就不开窍呢?

  还有这个姜红玲,自从来到国子监,向来尊师重道,乖巧懂礼,也得到了所有夫子的认可和表扬,怎么今天突然一反常态的叛逆起来了?

  难道之前的都是假象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