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吻伤风波2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1166 2015-12-31 10:54:02

  吻伤风波2

龙溟天看过来,也在此刻明白了自家夫人的用意,这分明是在暗示儿子要适当去火。

不过,儿子这次确实应该注意,十四的年纪即使初尝情的滋味,也应该控制火候。

这弄出伤来总是不太好看,父皇也会不满意。

龙影云眼睛一抬一落,身为家主的威严就散发出来。

龙溟天暗道,看吧,父皇一定会罚他。

龙悠寒收到龙影云的气势,立刻正襟危坐,双手也放下碗筷规矩的垂到两侧,等待聆讯。

龙影云板着脸开口,“悠寒,今日回来后就到列祖祠堂自省一个时辰。”

他虽然对孙儿的事情乐观其成,但造成今天的后果应该也是因为孙儿太过冒失惹了人家。

“是。”龙悠寒低头从命,他确实不对。

龙溟天也忍不住出言提醒,“悠寒,不要大意。”

这追女子也是需要技术的,不能仗着自身的身份和强势而迫使。

虽然儿子的眉宇之间暗藏春风得意,不像是被拒绝了,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再次发生才好。

在他们家,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感情,总要两情相悦吧。

龙悠寒点头,“是,我记下了。”他也不会再让这些事情发生。

洛衣轻在一旁径自的笑,好心情的没有添油加醋,儿子虽然嘴上带伤,可这脸上倒是融化不少。

她想,不用再需要她来逗弄他了,到了凤兮山庄,当男女主角碰上,有的是人来帮她。。。

也许今天,她找到可以做的事了。。看戏去了。。

凤兮山庄,今天是十二月六日,是为期五天的画展过后第一天。

凤兮山庄再次封闭,山庄的人们也不像最初那几天脚不停地忙碌了,至少有了时间休息。

此时,凤兮山庄一处小草原上,晒着许多衣服,有不少妇人在其间晾着衣服。

她们开始闲聊。

女声一:“喂,你说那个龙小公子,到底为什么会嘴角受伤?”

女声二:“你脑子进水了吗?还用问,一定是咬伤的呀。”

女声一:“切,你才脑子进水,我是想说,谁舍得咬他?”

女声二:“这倒是,对着那么一张俊美如花的脸,谁能忍心下得去口呢?”

女声一:“还是说,现在的孩子们的口味都比较重,喜欢生猛的?”

女声二:“这也难说,想当年我们年少时不也激情四射吗?”

女声一:“呸,只有你才跟你家那个口子激情四射吧,我和我家男人可是一直温情平淡呢。”

女声二,“得了吧,就你们,那你怎么一眼就看的出那是咬伤了?”

良久,声音渐消。

晾好衣服的两位妇人离去,微风吹过,将一处雪白薄被吹起。

薄被下是一个木盆,而远处是匆匆离去的身影,不是欧阳兮月是谁?

欧阳兮月铁青着一张脸快步离开这晾衣服的草原。

那人在搞什么?就不知道那药膏涂一下吗?山庄的人都能猜到怎么回事,那家里的家长。。。她以后还怎么有脸登门?

离开草原,她眼尖的看到一个工人,立刻一把撞到跟前,“龙公子呢?”

这是凤兮山庄的人对龙悠寒的称呼。【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来人被自家庄主大人突然的气势吓了一跳,“龙公子?啊,在后院练武场教兮君少爷和兮竹少爷练剑。”

后院?好,她利落的转身就直奔后院,这时候还教什么剑?

来人惊在原地,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庄主大人恨少会生这么大的气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