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各有暗招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1252 2015-12-03 10:50:02

  各有暗招

龙悠寒面无表情,眼中却是笑意,慢慢转身,看向南宫烛言道:“可否借上纸砚。”

“自然可以。”南宫烛言含笑,眼中微闪,心生警惕。

龙悠寒向桌前动作优雅,并且缓慢的移动。

隐黑线,这位传说中性情清冷的冰山王爷是突然被那个什么闻人归附身了吗?

莫追目光炯炯的不错过任何人的任何反应。

而龙悠寒在走动过程中,似无意一般,那隐藏在墨色衣袍下的腰佩黑玉躺在了天地之间,出现在众人眼中。

同事,大家的目光落在欧阳兮月腰间,一模一样雕刻一致除颜色不同的玉扣映入眼帘。

隐眼睛暴突,定情信物?【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南宫烛言笑得灿烂,如那花篮中盛开的百花,原来如此。。。

公治轩也被两位好友的异常表现勾起了少有的好奇心,疑惑的看过去,然后皱眉,他记起龙悠寒身上也有一条黑色玉扣。。。。

欧阳兮月敏感的察觉到了众人的变化,无谓的转过身子背对大家,她没有解释的必要。

欧阳兮月倒过一杯茶,递给灵儿,她可是记得灵儿到现在都没喝过水呢。

龙悠寒那边用着修长的手写着回信,对于欧阳兮月的态度眼光闪过。

南宫烛言理智分析,她的未婚夫到底是不是龙悠寒?如果是,为什么她会与龙悠寒有着莫名的疏远,那并不是礼仪上的疏远,让他说不出所以然。

如果不是,她如何会持戴着有明显身份标示的玉扣?

相识数天以来,她的气质她的谈吐无一不令他心悦诚服,他的确有心想要进一步的接近。

只是,他也知道,她对他应该没有什么另外的意思。

因为每次能看到她,都是因为灵儿的要求,她对他的称呼永远都是客气的南宫公子。

今日在龙悠寒面前强称朋友,不过想要探一探他的反应。

没想到,还能意外得到她的反应。

虽然看不出来她对龙悠寒有什么特殊的不一样,但她允许那样的玉扣出现,是不是意味着她有着不能割舍的理由?

还有刚才龙悠寒明显的刻意接近的亲昵和慢步前走,明显有意展示玉扣,实在向他宣誓主权吗?

那么是不是从另一方面说明,他也具备了一定的威胁性?

欧阳兮月站起身,用丝巾擦擦灵儿的嘴角水渍,“灵儿,我们该会林夫子身边咯。”

她是从林夫子那里将孩子带出来的,如今自然也应该由她给送回去。

灵儿乖巧的从椅子上下来,“烛言哥哥,我要回去了。”

南宫烛言跟她拉拉手,“好,今天没有陪你画上画,那么明天哥哥陪你画两幅,好不好?”

“好啊。”灵儿灿烂的笑,没有被设计做红娘的自觉;“等明天兮月姐姐来了,我们一起画。”

后半句当然是对欧阳兮月说的。

南宫烛言得志意满的笑,那人有张良计,他也有过墙梯。

龙悠寒闻言肃目注意欧阳兮月的回答。

欧阳兮月柔声,“好的,我们一起画。”

对于孩子,她从来不会拒绝。

南宫烛言笑着目送她们离开,不可否认,灵儿起着决定的作用。。

龙悠寒冷下脸,冷静开口;“我们也打扰太久了,就此告辞。”

南宫烛言了然的翘着嘴角,“小王爷,再会了。”

他不会放弃的!

龙悠寒甚微点头,“再回。”不足为惧!

隐一把拐过莫追的脖子:“烛言,我去送送。”

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公治轩也起身:“烛言,我也去送送。”

院子里重新又安静下来,南宫烛言伸手将花篮拿到手上,细细端详。

明晃晃,五彩缤纷的颜色,像冬日的春天。

引人贪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