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前世洄游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2059 2015-07-05 18:15:09

  前世洄游

‘叮叮。。。’

凤兮山庄庄主休息的阁楼里,窗边挂着的风铃被清风吹出轻灵悦耳的声音,声音有规律如同美妙的乐曲,在基金的室内响起,令人警醒。

斜卧在软榻上的欧阳兮月,睁开了如星辰般耀眼,又偷着黑夜神秘的黑眸,那黑白分明的眸子中看不到丝毫困意。

她并不想在于他有过多的接触,在秋管事的惊讶眼神中,说自己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交代了接下来的所有事后,便来到了这里休息。

现在这个时间,那个人的行程终于算是完成了吧。

他,可以走了。

那个人。。。

不敢提及名字,思绪自是千百翻转。【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欧阳兮月轻轻起身,起步窗边,,凉风徐徐,之前的细雨清扫了天空,现在万里晴空——一个好天气呢。

“一个好天啊。”欧阳兮月轻轻低喃,伸手不开那个竹帘的千千手指在夕阳的映照下苍白到几近透明。

窗外,远处,背对着他的那个人,似正与秋管事说着什么,身上的墨色衣服随风而动,却依旧

——身形挺拔如竹,气质高雅如菊。

欧阳兮月的胸口不由得一阵闷痛,向傍边的墙边倚去,偌大的强身挡住了那纤悉的身影,隔住了从外面远方那人望来的目光。

而她也不知,他曾回头。。。

未几何时,凤兮山庄的马车发出来长扬而去的的声音,徒留她一人躲在那窗后愣愣无法回神。

据说,环境的适宜可以让人的身心得到放松,帮忙恢复冷静。

那么。。。

那个人,可有轻松一些?

那个人可会想到她的用心?

那个人。。。。可会疑惑她的行为?

。。。。。。。

越来越多的疑问,让她再也不堪重负的,顺着墙面滑坐在地上。

她不是欧阳兮月,她,是楼兮月,姓楼名兮月!

她的前面有两世,现在的她,带着两世的记忆。【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第一世,他是一个刚毕业的女医生,却因为酒肉而被车撞死,那一世没有他;

第二世,他带着第一世的记忆转生,来到这个她完全不知道的时空,进入了一个名叫楼兮月的女孩身上,从此她便是楼兮月,

那是一个医术世家,她也展现了她独特的医学。

不说第一世,但说那第二世,依旧是这个夏篁国的国都,被人尊称为不败战神的他——二十五岁功成名就。

全国上下,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孙在,他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第一个打破思过鼎立的的人,以卓越的军事能力的战力打败其他三国,使其乖乖投降的人,是撑起夏篁国半壁江山,有统一大陆的不败将军。。。。

他头上的光环多大数不清,即使他曾旧疾复发跌落低谷,他后来振作的风华依旧无人超越。

他自律,他优雅,他高贵,他俊美冷毅来得令全大陆的女子位置疯狂。

他的爱好,他的平生,有谁不知有谁不晓?

而她,楼兮月是他的妻,唯一的妻。

当她第二世落崖悠然醒来时,时当她接受到欧阳兮月残留的记忆时,不经莫名恍然了好久。

这一世,她的第三世依然有他,不变的是夏篁国,不变的他。

尽管在欧阳兮月的记忆中,她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甚至也只是偶尔听闻了这位少年的消息,但却引不起深居简出的‘欧阳兮月’——十三岁少女的兴趣。

她当心的是那出远门还未归来的父母,却不知,等来的却是爹娘的死讯,迎接的却是爹娘的遗体。

受不住打击的‘欧阳兮月’就此病倒连日高烧不退,答复如何开方也无用,大多都已经放弃希望了。

她在吃醒来,面对周围关心她的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他们却不知,此时醒来的是楼兮月,而非欧阳兮月。

‘欧阳兮月’早已岁她的父母一同离去了。

她从楼兮月变成了欧阳兮月,那么这一世的楼兮月又在哪里?【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如果是同一个世界,他既然不曾改变,那么与他同岁的她呢?

那一世的她十九岁之前,还在各地游历历练医术,一路救人,应为她的有意不过早嫁人。

那时,他已经是大姑娘了,父母着急婚事,但这事不得不放下,只因他那一世的爹娘因医术高明,而被招去给那军营中的老王爷治伤,那是毒伤。

最后,她还是得到的是爹娘双双猝亡的消息,父亲为了保护受伤的老王爷而死,他保护的是国家的英雄,他死的骄傲,母亲不忍父亲独自上路,从而殉情了。

说不伤心,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但是,她遵照父母的遗愿,果断的结束了自己的自由游历生活,回到了帝都,投靠母亲的儿时知己之交,也是那老王爷的妻子,他的母妃。

然后,长辈做主,嫁为人妇。

她竟没有一丝不愿。

结婚五年,丈夫常年在外,她每日也在那宽敞的王府中端庄守礼,恪尽孝道。

夫妻聚少离多,感情可以说是淡漠。

她不怨不艾,只因她的父母死的骄傲,虽独留她一人,她却知道,她爹娘的遗愿无非是希望她幸福,

将她托付给昔日知己照顾,无非是希望她快乐的活下去,她也将这对陌生的夫妇,——老王爷和老王妃为在世父母。

‘父母’让她嫁,她便嫁,没有一丝不愿。

她变的不喜出门,出来将王府里的事务打理好,处理好王府的外的外交情况,便只是陪他那感情冷淡的夫君的祖父,也是当今的太上皇,练练书法,陪他的母妃刺刺绣,种种花。

再者便是,配制一些药膳,调理太上皇的身体,让她生病的身体能得到更好的治疗,保证王府每一个人都不生病。

婚前和婚后生活,变得天差地别,那个自由性格强烈的楼兮月,在五年间变得淡然优雅了。

五年时光,漫长而又平凡,家喻户晓的战神,也只让他熟悉了一个他。

那个人是她偷偷仰慕的月亮,清冷高贵,不敢心生涟漪。

她一度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过了,谁料二十五岁,她从那高崖上摔落。

意识离开的一瞬间,她很安详,毫无眷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