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到最后都没出现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2110 2015-07-05 18:15:09

  到最后都没出现

分分寸寸把握得当,态度不卑不屈,行礼恰到好处,不会让龙悠寒讨厌,又挑不出毛病。

再加上,刚才进来时,脚步轻盈,显然是练家子。

这凤兮山庄的管事甚是精明有才,他手下的让都可以做到这样吗?

龙悠寒只是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便道:“免礼吧。”

秋津也不失礼的坐在龙悠寒边上不远的位子,将那托盘中的东西拿出来,糕点放在龙悠寒身边,但卷书却在自己手边。

龙悠寒看着糕点,皱眉,他并不喜欢那些甜腻的点心,这一准备又是何意?【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秋津似乎看出龙悠寒的心思一般,道:“庄主说,即使您在不喜,还是尝一口吧,若还不合胃口,便也不用吃了。”

欧阳兮月说的?

不知为何,龙悠寒居然鬼使神差的伸手拿起了一块糕点,放入口中,眼中一惊,这是?

一缕清新淡雅的药香顺着喉咙蔓延开来,请一定击溃了他早已做好一口吞的心里准备。

龙幽寒不由自主的有渗出手起来一块糕点,缓缓的送入口中,这次他并没有急着吞下去,而是细细品味起来。

入口温润平和,香甜中透着特别的药香,轻轻咀嚼之后,隐隐还有一缕薄荷的涩香飘散而出。

一点一点的咽下糕点,药香与薄荷的清香根式脱颖而出,淡淡的余味萦绕在口腔中久久不散、、、

龙悠寒甚至开始无法控制自己不断取用糕点的手,这糕点意外的迎合他的胃口呢。

秋津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龙悠寒的举动,就知道,小姐的手艺有进步了,小王爷喜欢也就不失了小姐一大早起来精心制作了。

见龙幽寒将果盘中的糕点用完,秋津很贴心的为他泡上一杯茶,润口,虽然他的泡茶技巧没有小姐好,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淡淡飘然而出的茶香让秋津和龙悠寒都是一惊。

秋津吃惊是英文,这壶中的茶叶是小姐平时精心晾制而成,除了她自己和少数几人,没人喝过她那茶的味道。

他也是偶尔意识在小姐处理公务时,小姐赏了他一杯,才知道的。

那茶香是那么的清人心脾,味道更是绝佳的,到现在他都回味无穷。

而龙悠寒吃惊却是因为,这茶是他最喜爱的茶。

龙幽寒心中疑惑更深,糕点也就算了,这茶会是巧合吗?【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接过茶杯,品了一口,他更加确定这茶就是他喜爱的茶了。

秋津略带微笑,可以看出他眼中带着浅浅的骄傲,身为长辈看到孩子的出色而骄傲。

想着那卷书也可以给小王爷了吧。

秋津伸手拿过身边的卷书,递到龙悠寒的面前,道:“小王爷,这时庄主让草民交给您的,说您看了自会明白。”

龙幽寒眼中一闪,拿过卷书看了起来,秋津很自觉的看向别的方向,身为下人,他还是知道,主人的私事不能太过涉及的。

秋津没看到的是,龙悠寒在看到卷书内的内容后,脸上明显的是惊喜。

这卷书上市那石子路的铺设方法,旁边还细心的注明最好用上好的玉石来铺设,虽然有些奢侈,但玉能养人,尤其是好玉。

下一页是一份药方,傍边又是注明着,刚才的糕点就是用着药方的药制成的,一边是糕点的制作方法,再次写明,若是不想再吃糕点,直接喝药也行。

只要照着刚才她带着他做过的流程,在喝药,即使不能立即治好,起码达到一个舒缓,不会时常复发的效果。

这卷纸上的梅花小字,轻灵清美,字句中无一不是透着写字人的心思缜密,也让他了解到一件事。

那字里行间中透着的一股只有在熟悉如亲密之人才会用到的话语,

他不解,但却知道,他似乎很了解自己,而他。。。。【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龙幽寒再次收索从小到大到现在的所有记忆,他很确定,二人只有两面之缘,他可不认为,两面之缘就可以将一个人了解透彻。

虽然不解,却还是冷峻这脸收好,即使有很多疑惑,但对自己好的东西要适时收下,尤其是,他丝毫感觉不出她对他有任何不轨之意。

哪怕一来是的态度不怎么友好,但龙悠寒就是这么觉得,比任何事情都来的自信,只能说是可怕的直觉在作祟了吧。

时间悠然过去,哼快便是傍晚了,在这期间秋津与龙悠寒居然能达到一个下午都不曾说话。

好吧,两人都不是好说话的主呢。

倒是秋津与龙悠寒已经在下山庄的路上了,两人终于开口说话了,秋津将龙悠寒送道山庄大门边上停着的马车边,

突然道:“小王爷,恕草民冒昧问一句,您和庄主是朋友吗?”

虽然这样的问题有些高攀,但还是问了。

龙游哈没想到秋津会这么问,想了一会:“本殿与她只有见过两面。”

这样的回答模凌两可,但却是答案。

秋津有些不淡定:“怎么会。。。”

下降可是从来不会带任何朋友会山庄的,尤其是进入那个院子,那个设有药泉的院子,除了一些特定的让可以进去以外。

更何况,自那场大病后。。。。。似乎也没有什么朋友了呢?

如果不是朋友,又怎会为了他,尽心做一些,超乎对待客人该有的事呢?

以小姐的知礼节,又怎会带只有两面之缘小王爷回来呢?

唉。。。。罢了。。。【小说阅读网看小说】

秋津想到这,便也没有再追究,只是道:“接下来的话,或许小姐会觉得高攀了,但草民还是想说,希望小王爷能和小姐成为朋友,先太辛苦了,她身边没有任何同龄的朋友,虽然这样的小姐很坚强,但有时还是需要朋友的。”

这次秋津并没有用‘庄主’来称呼欧阳兮月,而是小姐,那时他眼中所带着的是身为长辈才有的慈祥。

只是对于这个问题,龙悠寒没有回答秋津。

能不能成为朋友,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而是那个从一开始就对他戒心甚重的她。

龙悠寒正要上马车,突然看向一处凤兮山庄远处的阁楼,却没有发现哪里有什么,便摇摇头商量马车。

结果那个说会尽快回来的家伙,到了最后,还是没有出现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