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要你幸福2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1117 2016-10-26 10:22:02

  一巴掌,可以让姜红绫离得更近,可以让甲放松警惕,可以增大成功率,她接受得很快乐。

欧阳兮月毫不掩饰地扬起笑脸,眼罩早已扯下,脸上的五指印清晰可见,“现在,向后走,不许出声。”

“你——”姜红绫刚想开口命令甲出手,“啪”地一声响起,她的脸被打向一旁,被迫终止了接下来的话。

打人的是兮竹。

“就凭你!?”兮竹甩掉身上的绳索,傲然而立。

十四岁的年纪已经有了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刻意训练过的气势不动声色中已然外露。

甲收回半伸的手臂,鼻间敏感的闻到空气中突然浮显的血腥味,来自姜红绫脖子上额外多出来的一条红线。

前后不过几分钟,受制的人变成了他方。

欧阳兮月以一手将姜红绫的双手反按在背后,一手以刀片置在她的喉咙处。

即使她的头被兮竹打歪,脖子被迫从刀片前划过,有血渗出,她也不曾手软松劲。

面对危及生命的犯罪分子,自卫伤人是公开允许了的。

她不想,但是她必须。

她同情,但绝不怜悯。

甲不敢乱动。

欧阳兮月指间的刀片辩不清大小,只能看到冷光一线。如此更不能乱动,刀越小越险,而能轻易控在手中伤人不伤已的,又怎会是生手?

可是,他怎么不记得她有玩刀片的信息记载?

甲努力去翻阅脑中的在册记录,再次肯定没有此类记录之余,也更加不敢轻易营救。

她没有此项记录,一是确实不曾掌握,二是有目的地隐藏了。

经过刚才她毫不退缩又狠厉地一划,他有九成的把握肯定是她有目的地隐藏了……

如此,他的反击就要谨慎了……

“不许说话,转过身去!”欧阳兮月厉声一喝,打断甲的沉思。

对上一个身手颇有名气的暗卫,她必须掐断任何一个他有可能反击的机会。

伴随着她的声音,是她第一次主动以刀片进一步压近姜红绫脖子的动作。

血丝由细变粗,鲜艳的红色,衬上刀片的白色,对比分明,瑰丽而渗人。

姜红绫看不到,但她能感觉得到。是一种又凉又热的感觉——刀是凉的血是热的——,这种看不到却又能亲身体会到的感觉更加让人不安。

姜红绫在欧阳兮月不容反抗的气势里,吓得不敢再吭一小声。

甲缓缓背过身去,“欧阳小姐,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说过的,请一定谨言慎行!”

“好。”欧阳兮月一脸好商量的温柔表情,手上的刀片却再次狠力地一压。

姜红绫吃痛,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嘶——”寂静的室内,她的吸气声单薄而尖锐。

甲身形一震,调查信息里明明显示这位欧阳小姐做事果断,但为人温知的?

为什么如今看来,心狠手辣的程度反倒不亚于他这个常年游走于黑暗的人?

“再说一遍,不,要,说,话!”欧阳兮月一字一顿,加重语气。

她不会像姜红绫一样一朝得势,就迫不及待地显摆。

她要的是结果,要兮竹安全退出去才能安心。

所以,她更不会在现在就心软,心软的代价有可能是兮竹的命。

“现在,向外走。”欧阳兮月直接命令。

她不怕甲反对,她手里有人质,他有异意,她就动刀。

他敢反对,就得承担他主子身上再次出现的血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