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阴谋3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1263 2016-10-22 10:36:02

  姜女皇危险地眯眼,语气加重,“咄咄逼人?朕的好姐姐的气势都已经咄咄逼人到打人专打脸了,怎么还是朕咄咄逼人?朕如果不咄咄逼人,最快明年就直接下台了。”

姜女皇深吸一口气,语气更重,“你为她选择的帝王教育就是如此个结果?两年多了,没有一点上进。一个龙悠寒就令她失了立场。如此的轻重不分,你到底怎么教育的?”

毫不避讳的指责态度令婉贵妃立刻炸毛。“臣妾怎么教育?臣妾管她吃管她喝,管她上学管她入世。回到女贞国以来,是臣妾一手为她打理前后,你还问臣妾怎么教育孩子?你有资格这么问臣妾吗?三年前,你为了国家的所谓国威问题,愣是把我们父女遣返回了女贞国。你想过我们要如何面对女贞国这些天天等着看我们笑话的人吗?”

“姜王府那个孩子横空出世,臣妾求你出手解决,你连三分钟的时间都吝于给臣妾,一句‘自己处理’就打发了。现在事情有了差错,你倒开始往我们身上推了。”

婉贵妃越说越来气,头发都几乎竖起,“臣妾倒要问问了,你是怎么做母亲的?高兴的时候,只会给孩子送金送银;不高兴的时候,就不闻不问。孩子的事情,工作,情感,你关心过吗?你问起过吗?”

婉贵妃在她喋喋不休的指控中脸色越来越难看。

室内气压更显压抑,姜红绫偷偷拉下婉贵妃的衣角,希望父妃适可而止。

婉贵妃一把甩开,积攒了足足有数年的怨怼此刻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如今大敌当前,你不急着为孩子扫清障碍,倒还有心情指责孩子和臣妾。有你这样做人妻君,做人母亲的吗?”

婉贵妃被气得开始口不择言,“活该姜月骑越来越有威望,人家一家三口相亲相爱的看得见,家庭幸福美满得令人艳羡,当然越来越多的人拥护。再加上早已超出你的权利,明年只会如愿以偿。你要作威作福,也只能在现在了……”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成功阻止了婉贵妃的下文。

姜红绫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难以置信,母皇打父妃?

婉贵妃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愣住,半晌都没想明白怎么回事。

当疼痛感传来,她才想起用手抚脸同时眼泪飙出眼眶,“你打我?你居然打我?……我跟你拼了……”她呼啸着一扑而上,旁边在坐的孩子都不能让她产生顾忌的心理进而阻止自己的手抓上姜女皇的脸。

甲第一时间过来阻拦。

同时,姜女皇身体稍稍后倾,轻易避开了婉贵妃的凶猛一抓,“送贵妃回宫,没朕的命令不得出来。”

若不是这婉贵妃身后的势力,她又怎会只给这点惩罚!

姜红绫也反应过来,拉住婉贵妃的同时,对着姜女皇求情,“母皇,求求您别关父妃,她只是情绪不好,您原谅她好不好?”

姜红绫正眼不看她,催促甲,“现在执行!”

甲领命行事。

婉贵妃声泪俱下,非常不服,“皇上,你不能这样对臣妾,臣妾没做错,是你错了,你应该关你自己……”

紧扒着门框的手被甲轻易掰开,控诉的声音在走廊内渐行渐远。

姜红绫被姜女皇的强势手腕吓得不敢追上去,只得苦苦求情,“母皇,求求你别这样,求求你求求你……”

姜女皇将喝口茶,喝到,“不准哭,站好!”

“……是。”姜红绫迅速抹干眼泪在姜女皇面前胆战心惊地站好。

姜女皇敲敲桌面,“今天的事情,朕不希望看到第二次。理由,朕不想解释。结论,只有一个,成或不成。”

“成,什么都是你的。”

“不成,你连自己的自主权都留不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