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新年独处3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1154 2016-10-10 10:12:02

  他坚信自己选择的,也一定会坚持不懈地走到最后,不管是哪一世。

欧阳兮月对他的超级自信态度叹为观止,她是傻了才会自以为是地鼓励他。

他哪里需要鼓励,他只需要等待时机的来临。算了,此问题,过。

欧阳兮月将视线重新挪回书上。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酒,而某人完全忘了一开始不能多喝的信念,喝的都比龙悠寒多。

欧阳兮月也不知道是无聊的文字中再次混沌了意识,还是喝醉了。

龙悠寒轻轻托住她慢慢下滑的身体,还说不想喝?如果怎么喝的这么醉,怎么会眼神焕散?

“兮月,兮月……”他低唤。

欧阳兮月嗯了两声,再无动静。

明显是长期神经绷紧然后一朝获得放松后的直接后果,这次居然喝醉了都没动静。

龙悠寒抽掉他手里的书放好,打横抱起她,算了,让她睡吧。

他和她的新年为的不就是放松吗?

隔两个房间的距离,对他构不成困难。

他抱起她,轻松地抬步走出。

欧阳兮月自动在熟悉的气息里找到合适的位置,手臂轻柔地缠绕上去,间或呓语,“悠寒……”

“嗯,我在。”龙悠寒柔声应道,脚步不停,“你睡就好。”

“嗯。”欧阳兮月咕哝一声,扭扭身子,“你太瘦,有些咯得慌。”

他的身材数十年不变,永远精瘦干练没有一丝赘肉,虽然看起来很好看,但是抱起来就有些不舒服了,总是硬硬的。

欧阳兮月迷糊着做出评语,“没有兮君兮竹软软的抱着睡舒服。”

龙悠寒霍地停下。

她在山庄,或女贞国是抱着其中一个睡的吗?

那个今年六月和四月就会一个满九和满十二岁了的小子?

要抱着他的人……睡?

“悠寒——”欧阳兮月不舒服地出声,再次扭扭身子,身上突然加大的力道让她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啊。”龙悠寒赶忙放松手劲。

一紧一松之间,她胸前的丰盈自他的胸膛处缓慢擦过。

龙悠寒蓦得全身僵硬,那种软软绵绵的,柔中带暖的感觉……

这样想着,他的视线不由就寻向了感觉的来源之地。

他低头,正对她的胸前。

圆润的弧线,此刻随着她轻浅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脱线的想法自动涌进脑海,她很瘦很轻,重量跟前几年差不多,可是,她的胸前倒是见长……

面容顿时滚烫,他慌乱得想要移开视线,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悠寒?”欧阳兮月嘤咛一声,浅睡的状态下隐约知道他停下了,却不知道为什么。

“啊?”龙悠寒听到她的声音,条件反射地立刻又扭回来去看她的表情,眼角余光不可避免地再次扫过她的胸前。

纯白的衣袍,没有任何花纹,这就使得胸前的曲线更加明显。

丰盈的中间部分隐约凸起,他知道那是他送给她的钥匙。

她以一条银链子挂在了胸前。

但他不知道的是,她居然将钥匙放进了衣里面,紧贴肌肤……

身体开始发烫,龙悠寒强迫自己挪开视线,深吸一口气,开始继续向上,别再诱惑他了,他了还没有那么好的定力,可以在心爱的人面前去吧‘淡定’。

偏偏欧阳兮月还是不安分。“悠寒,热。”

欧阳兮月伸手轻推手冢国光的胸膛,试着离他远一些。

本来两人就喝了酒,加上体温问题,那就是热。

龙悠寒红着耳根没敢应声,只得加快脚步。

他挨着她也很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