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纠结3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1142 2016-10-08 10:12:02

  ……两个人齐心协力,不大一会儿,餐桌上就摆出了欧阳兮月的拿手好菜,一大碗海带蛋花汤,还有一碟市集买来的即食凉拌菜。

两个人相邻而坐,胳膊挨着胳膊,眼神频频交汇在空中。

欧阳兮月忽然想起她的酒,“悠寒,我买的酒呢?”

龙悠寒停下进食的勺子,“现在要喝?”

“对呀。”欧阳兮月大力点头,“美酒佳肴,多美好的事情。”

龙悠寒放下餐具,起身,“好,拿给你。”

欧阳兮月美美地坐在原地等待,她至爱的甜芸酒啊,她又来了!

可是,当龙悠寒拿了酒回来,她就笑不出来了。

黄色的葫芦,拿在手上颠颠瓶内的酒却只剩小一半。

“你偷喝!”愤怒的口气丝毫不亚于庭上的指控。

龙悠寒表情不变,从容坐回原位,“偷喝倒是事实,但不是我。”

“是谁?”欧阳兮月重重地将酒瓶墩在桌子上,大有一副把人找出来然后狠狠灭掉的戾气。

她隔了一世才又见到的酒,谁敢私动?

龙悠寒闲闲地吃进一口菜,轻飘地从唇齿之间给出答案,“你。”

欧阳兮月还在旁边愤愤不平,“要是我知道是谁,看我怎么收拾……”

话说到一半,龙悠寒的答案给出,她顿时愣住。“我?”

欧阳兮月食指点在自己的鼻尖,“你是说我自己偷喝了我自己的酒?”

龙悠寒又吃一口胡萝卜,看也不看她,“啊。”

欧阳兮月大惊失色,“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龙悠寒喝一口汤,“否则,你以为你为什么会睡了将近一天?”

欧阳兮月目瞪口呆,她一直以为她是赶路累着的呢……

“我自己喝了大半瓶?”半晌,欧阳兮月摇摇酒瓶,还是难以置信。

龙悠寒表情复杂得斜睨了酒瓶一眼,“显然是。”

“可是,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欧阳兮月皱眉,“真是我自己喝的?然后醉着了?”

龙悠寒不再理她,她会自己想通的。

欧阳兮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扑到他的手臂上,“那,我有没有在醉酒之后说些什么?”

母妃曾经说过,她有醉酒之后胡言乱语的毛病,而且还有醒酒之后会忘记一切的毛病。

龙悠寒沉默,原来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毛病。“真说了?”

欧阳兮月有些混乱,想起他的反常。

他主动提出为她准备酒,会在做饭的时候错拿醋瓶,还有刚才那个交杂着不安与宣泄的激烈之吻……

欧阳兮月表情陡然变得惊慌,手指不由自主地揪紧了他的衬衫袖子,“我说什么了?”

龙悠寒的视线落在她因过分用力而关节泛白的手指上,“啊,你说得含糊,我没听得太清……”但已足够明白。

欧阳兮月不松手势,摆明了不信,“一个字也没听出来?”

龙悠寒抬眼对上她,“啊,一个字也没听出来。”因为听出来的是全部。

“这样啊。”欧阳兮月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不会说谎,那就应该不会错。

欧阳兮月转回身子拿起汤勺,刚想要喝汤压惊,耳边传来他的后续,“但我听着,你说的好像是东楼语……”

“啪嗒”一声,勺子从她的手中滑落到碗底,溅起汤花无数。

“小心!”龙悠寒利落地取过手巾为她收拾残局,更是细心地为她把溅到毛衣袖子上的汤渍拭干,口中不忘“关心”她,“怎么这么不小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