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第7章 教诲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2069 2015-12-13 01:41:43

  欧阳兮竹皱眉道:“兮君,你不是说不为难兮月姐姐的吗?我才带你出来的。”

“可是。。。可是兮竹你也很想姐姐不是吗?兮君很想姐姐,实在忍不住了。。。”欧阳兮君带着哭腔道。

欧阳兮月见两人的样子,心中愧疚,这两年来,她太忙了,根本没有很多时间陪他们,每次都是冲冲而来,匆匆而去。

虽然兮君和兮竹都很懂事,没有过分的闹脾气,但欧阳兮月看得出两人的寂寞。

欧阳兮月叹息,让龙悠寒以为她是在叹出心中的无奈。

欧阳兮月道:“对不起,兮君,兮竹,是姐姐的错,姐姐今晚就去陪你们好吗?”

“真的吗?”欧阳兮君兴奋道,眼角带着点点泪珠。

欧阳兮竹也很高兴,毕竟还是孩子,自己的真实性情是天生的纯粹。

反倒是欧阳兮君,这一高兴,变跳了起来,皱了欧阳兮竹的眉头,也暴露了之前一直想隐藏的东西。

手中的伤痕,欧阳兮月黑脸,忘了,这下被兮月姐姐发现了,好不容易瞒到现在的,明明再过两天,伤口就会全好了。

欧阳兮月一下抓住欧阳兮君的手,拉开袖子,上头是一片淤青,不过已经好了很多了。

黑脸道:“怎么回事?”

“兮月姐姐,这。。这是我不小心跌倒撞到的。。”欧阳兮君有些着急。

“说实话!”欧阳兮月生气道。

欧阳兮竹生怕欧阳兮月责骂欧阳兮君,正要开口,却被欧阳兮君抢先道:

“姐姐,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错在不该和人打架,兮竹哥哥虽然阻止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因为纳西尔说,兮君是没有爹娘的孩子,还说兮竹的坏话,所以。。。对不起。。。”

欧阳兮君边说边抽泣,那样子还不惹人怜惜。

欧阳兮月见,叹了口气,为欧阳兮君擦着泪水,道:“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要是打不过别人,要怎么做?”

“保护好自己,在伺机而动。”两个小孩不假思索的就说了出来,这事姐姐说过的话,他们都记得。

“对,但你们做到了吗?”欧阳兮月严肃道。

“没有。。。”两小孩都有些不安,害怕他们最喜欢的姐姐会讨厌他们。

只见欧阳兮月直起身子,想一边的侍女道:“你们先带两位少爷先回去,晚些我会过去。”

毕竟是家事,她现在还有客人呢。

龙悠寒完全没有因为被忽视而不满,相反,他认为只见今天收益很多,只因为这个女子。

——保护自己,在伺机而动吗?

很相似的方法。

不管是父王,还是义父,他们都只有教过她勇往直前无所畏惧,士兵是不能允许退缩的。

所以在十岁那年,与父王,义父上战场,依着青涩不成熟还来了难忘的代价,双腿的旧疾。

现在,各国竞马大赛在即,他要如何才能伺机而动呢?

目标是明确的,过程却是需要他三思。

敏感的发现龙悠寒在思考事情的欧阳兮月,静静的等待,知道他回神,又很适时地道:“让你见笑了。”刚才的事。

龙悠寒眼睛眯一眯,道:“无妨。”

“那我们走吧。”欧阳兮月道。

她现在很忙啊,龙悠寒跟上了欧阳兮月,不久,来到一个院子,月苑,这时这个院子的名字。

一进来,龙悠寒就被这里的景色愣住,枯山,流水,池塘,青竹,石桌椅,一条由石子铺成的小道。

枯山上留下清澈的泉水,流入池塘,池塘中一座小型的水车因水流转动,流水流入一条青竹中,青竹装满水,有敲击着池塘中间的巨石,发出声响。

院子周围围墙边上种着许多青翠欲滴的青竹,青竹前放置着石桌石椅,院子中间的小石道,顺着通向里头的屋子。

那屋子的建设更是透着一股奇异的风格,行为见过的风格。

屋子的地板高架这,与地面分开,走廊周边设置这围栏,房子的门上雕刻着精致的图案,竹梅兰菊四君子。

欧阳兮月看着院子,敛眉,也难怪他会惊异了,这个院子的房屋设计是你融合了另一个时空华夏古代的建筑与现在这个时空的建筑风风格,自然奇异又新鲜。

顺便一提,温泉居的设计风格便是这样的,所以才能别具一格,吸引众多来客,让各地的建筑师前来观赏,当然这只是温泉居招揽客人手段之一。

欧阳兮月道:“小王爷,从这里开始,我们便赤足在这石子小道上走到屋子吧。”

这院子的距离虽不远,但石子小道却是绕着院子迂迂回回了好一段才到屋子的。

龙悠寒略带吃惊的看着欧阳兮月,这个笑容平淡的女子在打什么主意?

而且,她可知,女子是不可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赤足的,哪怕是未许婚嫁的闺中女子,也会被人视为不贞。

欧阳兮月似乎没看到龙悠寒探究颜色一般,主动边脱鞋便若无其事道:“家弟时常也会脚痛,我偶尔会带着她走这条小石路,每每走完,虽然过程有些难受,但过后会好很多。”

这种方法也是另一个时空的产物,一种足疗法。

而且她也没说谎,这山庄之中,许多孩子都是她的弟弟,一些调皮的,摔倒脚,偶尔也会痛上不久,她会帮他们的,只是没让他们进这院子而已。

关于赤足的事,她不是不知道礼仪,而是,她不是说清楚了吗?要看他的理解能力了。

龙悠寒头皮一跳,原来如此,感情她只是将他当做弟弟一样看待,跟本没把他当男人,这是今天第二次被她当弟弟了,

既然她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身为女子的她都不扭捏了,他哟是还扭捏,他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龙悠寒不在犹豫,脱下鞋袜,赤足踏上了那石头小路,这是,他才看到欧阳兮月的脚,小巧玲珑,白皙的可爱。。。

女子的脚都是这样的吗?

还不待她想清楚,双脚踏上石道的龙悠寒身形一晃,不是因为她看到欧阳兮月的脚看入迷,也不是地滑,

而是,站上石子路的那一刻,从脚底传来的感觉,让他的双脚不由一晃,

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