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第4章 她的邀约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2064 2015-12-12 01:30:36

  站直身形,转身离开,于龙悠寒擦肩而过,不再说话,一颗心开始做了最坏的打算:

山庄的人们会失望,她该如何弥补他们的失望?向他们许下承诺的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龙悠寒静静的看着欧阳兮月行礼,然后优雅的离开,飘扬的长发从他身边略过,留下淡淡的清香。

素白的流仙长裙,简单的发饰,纤弱的背影,犀利的话语。

微眯眼眸的龙悠寒,眼神高深莫测。

——欧阳兮月?

六天后,午时一刻,楚府大门,龙悠寒一身墨色衣衫,冷然的站在此处,脑中回想起楚天的忠告。

你的双腿是个问题,但你的心态更是一个问题,关于那次的事,和这次的各国竟马,你给自己的压力过大了。

结果虽然重要,当过程更加重要。

我们不能为了所谓的结果,辩护咧至关重要的过程,还有你双腿的问题。

确实,他知道这次的国家竟马,太重要了,维持给了自己不少压力,训练的过度,是的自己的双腿跟不上那份进步,反而成了累赘,这样只会让他离胜利越来越远。

同时,我还是不希望你失去重要的东西,再一次成长中获得的自己所要的,比什么都重要。

而从目前看来,你是被自己的要求束缚了。

哪位欧阳小姐的话,如果忽略掉她的态度以及目的,其实也不无道理。

而这次的温泉居庆典活动确实值得你走这一次,若没有收获,但希望你稍微放松一下。

还有,欧阳兮月今年芳龄十五,却以一人之力扛起了凤兮山庄所有人的生存和产业。

她的能力,你不好奇吗?

欧阳小姐能当面一口道出你双腿和心态的问题,她的犀利,你不好奇吗?

好吧,龙悠寒少有的好奇心被挑起来了。

也许是从欧阳兮月能伸能屈的附身道歉开始,也许是从她恬静地站在对面面色平淡的道着幸会开始,更也许是从她还未撞到自己便以自动跳离两步开始。

不过短短半柱香的时间,欧阳兮月已经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清晰深切的印象。

这些天不是回想起,他都能清楚的想起,欧阳兮月恬静平淡却语气凌厉的与他对面。

欧阳兮月——十三岁时,爹娘外出海外,却遇到海南,夫妇两人就写船上众人,却独两人去世。

欧阳兮月得知消息,大病了一场,连着数十天未能下床,家中还有一名年纪不过五岁的弟弟。

身体好后的她,又面临凤兮山庄的大劫难,却被她硬撑了起来,以她过人的魄力和能力,半年内凤兮山庄的一切开始慢慢好转。

十四岁那年的五月又在凤兮山庄下开了一家温泉居,以特殊的形式招待客人,现在大受广大贵公子,千金小姐的喜爱。

每日到温泉居的人都得事先预约,否则即使你有钱都不一定能进去,现在可谓是日进斗金。

同年七月,又在城都都开设了几家医馆,更是乐善好施,穷人诊金收半,富人诊金原价。。。

然而这些还只是明面上的荣誉,私底下的举动更是不免让他敬佩。

除了父王和楚天,皇上外,龙悠寒很少如此敬佩一个人,更何况此人还是个女子。

欧阳兮月的能力到此可见一斑而已。

这些事从某位爱多爱管闲事‘暗卫’手中得来,关于欧阳兮月的资料。

当然如果能忽视掉,那个多管闲事的‘暗卫’眼中的惊异目光的话,他将会感谢这位暗卫的体贴。

因为欧阳兮月毕竟不是什么神秘不可查的人物,只是因为她做事比较低调,不喜宣扬,但有心人士若想知道她的信息,只要费点功夫就很容易查到了。

而这些资料目前对龙悠寒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它让龙悠寒摇摆不定去或不去的决定,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平淡冷静的来到楚府大门,稳定的步伐掩盖了他无厘头的些许不适。

他可以确定,那几个好奇心特别强的家伙,一定躲在附近偷笑着。

天空灰蒙蒙的,同样裸着思思如针一般的雨,轻轻柔柔,似有似无,到为这城镇笼上了迷烟。

无须打伞了,这样轻柔,清凉的雨正好用来平息自己心中的浮躁。

他想得这次的竟马优胜,因为这样他便可以再次站在战场,与父皇和楚天一起对抗外敌,只是她和父王和楚天的约定。

回想五岁开始便接受父王和义父的训练,不管是武功还是谋略都远比同龄人卓越不少,

八岁,他便随父去了军营,无关身份,从一个普通的士兵做起,十一岁,终于从小士兵站到了副将,以他的年龄可谓是前无古人,

也有不少谣言他是靠着关系才有如此地位,但不管是军营中的人还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她的位置坐的名正言顺。

那是他花了多少血汗才有的成就,只有亲眼所见之人才明白,他满足于将敌人控制掌心的虚荣。

关于双腿,哪位欧阳小姐好像知道什么?

说话时,那么狠利的目光如利剑一般刺在他的双腿上,怎能没有感觉吗?

她可知道,一个女子,如此盯着男子的双腿,对于一个未婚的闺阁女子,即使是已婚的女子来说,都会被世人唾弃的,当然自己的妻子除外。

而她若是知道,那么又是从何来的勇气,还是不在乎这些污名呢。

她又是从何得知他双腿的问题呢。

对于欧阳兮月,龙悠寒还真是有太多疑问了。。。

看着远处行驶而来的马车,普通的朴素的马车,却又有所不同,没有任何华贵的物品来显示自己的身份,只是透着和谐雅典。

让人看了第一眼,就觉得舒服,独特而不张扬。

马车停下,欧阳兮月将头探出了马车,却看到拿在雨中淋雨的少年,眉头一皱,却又马上消失不见了,只是带上了温柔的浅笑,一点也找不到上次见面是的针锋相对,开口道:

“先上马车吧。”

并不是她无礼而不出去接他进来,而是因为她不希望自己因为淋雨而生病,现在的她不允许自己病倒,也不能。

她的身体很弱,所以只能势力的请他先上马车,在道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