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第5章 习惯害死人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2017 2015-12-12 01:30:36

  马夫很恭敬的下来,放下矮椅,让龙悠寒上去,同时暗惊,小姐的失礼,但也不说,

因为他很信任小姐,不应该是全凤兮山庄的人都信任,相信小姐会处理好的。

龙悠寒上了马车,他刚才不是没看到欧阳兮月眉上的一皱,只是好奇,她为何皱眉,是因为他淋在雨丝之中吗?

是的话,那之后的温馨柔和的笑是怎么回事?

而进入马车后,却惊鸿一瞥的看见她微微眨了眨有些湿润的眼睛。

再仔细看,她已经笑得如新月一般,引人入胜,只是心中疑惑,却也假装不知道。

不过是准时赴约,她有必要这么高兴吗?如此的敏感易伤,完全不同于上次的印象。。。

待龙悠寒进去之后,欧阳兮月打开马车内的暗格,从中拿出了一条毛巾,递过去。

“先擦擦吧。”

雨势虽然不大,但淋过了也很有可能会染上风寒,即使不想再遇到他,也不希望他生病,真是奇怪的心里。

龙悠寒愣了一会,而这一愣,也让欧阳兮月想到一件事,这个人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而她只是习惯性的送上自己的毛巾。

可恶!

这该死的习惯即使到了现在,还是改不了吗?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

欧阳兮月收回自己毛巾,又拿了一条干净没人用过的毛巾交给她,道:“拿错了,这条才是,没人用过。”

龙悠寒才接过毛巾,擦拭着头发,微微抬眼,看向她,她居然能察觉到他的习惯,毕竟他只愣了半刻钟都不到。

是真的拿错,还是了解他的习惯,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想到他的母妃都需要仔细观察才能明白她的意思,而她居然只是扫了一眼便以了解。

这何止是犀利,简直就是玲珑剔透了!

如此玲珑剔透之人,又怎会拿错毛巾,要知道她那的毛巾可是和他手上的有区别的。

她手上的是水蓝色的,而他手上的则是白色的。

一开始那如此习惯的抽出自己毛巾给他的举动,让她错愕,如此习惯,仿佛天生就该如此,自然的不得了。

而事后拿错却显得先是掩饰,一双狭长的眸子闪了闪,微微上挑,龙悠寒目光锁定欧阳兮月的眼睛:“欧阳小姐,幸会了。”

龙悠寒擦干头发,左手轻抚头发,企图为自己的头发顺毛。

欧阳兮月见:“住手,让我来吧。”

她最喜欢的就是某人那头比女子还要柔顺优美的墨色头发了,最看不惯他如此对待自己那头秀发。

那样粗劣的对待自己的头发,欧阳兮月也不顾龙悠寒的反应。

靠近他,手指轻柔的为他顺着长发,其动作仿佛是习惯,也如此自然居然没有一丝不和谐。

龙悠寒惊奇的看着这个女子,为什么她能做的如此顺手?

完全避开他所有的不适,给他最舒适的柔和。

而他却没有一丝厌恶,那纤细娇小的手指在他的发丝之间来回穿梭,似抚摸也似按摩,让他不由放松神经,她很了解他的不放松。

细细的闻着面前女子散发的清香,不似其他女人身上的胭脂水粉的香粉味,让人闻了不舒服,而是纯粹的清香。

他的心湖滴了一滴水珠,泛起点点涟漪。

欧阳兮月顺好龙悠寒的头发,满意的点点头,又看向两双满是探究的眼神,一下惊醒。

她。。。她刚才做了什么?

这习惯真是害死人啊。

欧阳兮月冷静淡然道:“失礼了,小王爷,刚才不小心把您当成家弟,如有触犯,还望谅解。”

龙悠寒眯眼,将欧阳兮月所有表情变化收入眼中,真的只是错把她当弟弟这么简单?

“无妨。”

龙悠寒的话,倒是让欧阳兮月心里松了口气,之后马车内便陷入沉寂。

龙悠寒也大量这这马车内,外表平凡而又朴实,不显华贵又不失大家之风的马车。

内部虽小,五脏俱全,其中透着无尽的舒适,角落放着一个小柜子,用来置物,周围上的是不会让人反感的色彩,座椅上也很懂享受的放着软垫。

马车在平稳的行驶着,很吃惊的居然没有一丝震动,即使是皇宫的马车也达不到这种水平。

而对面的女子,居然视若无人的开始看着自己的账本,全身心都投进了那本账本之中。

居然就这样放着他这个客人不管,也让龙悠寒不有怀疑自己的魅力,难道,那本账本比他吸引人,又或者说,她只是忙的无暇分心他人。

那账本的处理速度也很惊人,绝对不像是才接手一个偌大山庄一年的十四少女。

根据暗卫给的资料,欧阳兮月在十三岁以前,都不过是一个无忧无虑,只会对父母撒娇任性的的女孩罢了。

从未学过任何管理山庄的学习,也不愿意去学。

龙悠寒想,如果不是天赋异常,那么她一定在那之前接受过什么秘密训练,只是暗卫查不到而已。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龙悠寒回神看向欧阳兮月:“到了?”

“不,小王爷现在车内等待片刻,我去去就回。”欧阳兮月将账本放下,下了马车。

正在龙悠寒疑惑欧阳兮月去做什么时,外面一声喧闹,欢呼声,礼炮声交杂其中。

打开车帘,发现竟是温泉居的庆典的附近,马车停的地方离温泉居不远,但却停在了不会有人注意的角落,这个角落又正好可以一览整个庆典场地。

温泉居的大门前面设置了宽大的舞台,下面人群满满,一会舞台上走出了刚才离开马车的欧阳兮月。

龙悠寒挑眉,她很忙,真的,再去接他的时间经过这,有无暇分身的来到这。

既然已经来到这,如果她在叫上她,以他的身份必定会给温泉居带来莫大的好处,只是她没有这么做,而是吧马车停在幽静的地方,等等。。。。

龙悠寒看了一下外面的周围,为什么偏偏停在这种安静的地方呢,明明还有其他地方更加方便不是吗?

他不喜欢喧闹之地,却喜欢清幽的静,这样的事事有心还是巧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