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第1章 缘起由他

悠月兮寒重生我的前夫 思考的亭子 2285 2015-12-12 01:30:35

  夏凰国,午时,楚府书房。

这是一间光线充足的办公书房,有整整一面墙全部都是歌手书籍的书架,在往里头,书架的尽头是处理公务的一副上等的沉香木制成的,有棱有角的长方形雕刻精细的实木桌,坐落其中。

而书桌后更是挂着苍劲有力的书法,一边的墙上则挂着佩剑,而厅外是几张同样沉香木的小桌椅,可见这是招待客人的地方。

而端坐在会客处,沉香实木座椅上的长发少女,身形消瘦,神态娴静,

一身淡雅素色流仙裙,发髻轻挽着少女头型,点点珠花,不失庄雅,不会花俏,让人视心舒适,生不起讨厌之心。

——她是欧阳兮月,来自凤兮山庄。

这是楚天昨日在管家送来的信中得知的。

欧阳兮月,他不熟,但对于凤兮山庄却略有所闻。

这是夏凰国一座有名的山庄,立足于江湖上举足轻重的位置。

三年前,凤兮山庄,庄主和庄主夫人双双因意外去世,这两位非常恩爱的佳侣,在江湖中也是让人望尘莫及的人物。

他们的事迹就连楚天都不由钦佩,引得无数英雄豪杰惋惜。

而失去主心骨的凤兮山庄也乱成一团,与凤兮山庄有生意来往的商人纷纷上山庄催债,一些势力的亲戚也趁火打劫。

逼得凤兮山庄差点让众人以为,它也会同它的主人一样消逝,徒留一片惋惜心疼。

即使一些受过凤兮山庄恩惠的人想出面帮忙,也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在众人都以为凤兮山庄要完了的时候,三天后,凤兮山庄居然就这么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那些趁火打劫的亲戚被赶出了凤兮山庄,那些商人也不再催债,而是友好的与其继续往来。

这次因为朝中一些原因,扣下了许多商人的货物,而这些货物中便有凤兮山庄的一份。

而现任的凤兮山庄庄主在前几日写信来,希望能将他们凤兮山庄的货物,提前送还,因为他们希望能赶上,凤兮山庄产业下,一座温泉居的一周年特有的庆典。

这温泉居也是自三年前凤兮山庄灾难后,的第一产业,有重要意义。

但是职责所在,楚天已经拒绝了,即使对凤兮山庄带着敬意,他也不想因私忘公。

毕竟这些货物中,有着朝廷极力追寻的重要东西。

至于凤兮山庄的问题,他已经至过谦意了,希望他们能理解。

事实上,楚天觉得他的处理非常非常恰当,可是,这位凤兮山庄现任庄主,欧阳小姐还是亲自上门前来拜访了。

虽然,楚天并不认为欧阳兮月的到来能改变什么。

“欧阳小姐?”

“是。”欧阳兮月回应。

“关于凤兮山庄的问题,我想,我已经给了你很好的答复,毕竟这是本官职责所在,不想徇私。”

楚天的话语进来委婉,言辞却是肯定的,他可没有太多时间同小女孩打官腔。

对面的女子点头,一脸和气,理解道:“是,楚将军说的是。”

既然如此,又何必在亲自前来拜访呢?楚天满心疑惑,却安奈不提。

“、、、、、那么本官还有事,请、、、、”既然没有什么可说的,楚天起身摆出送客的姿态。

欧阳兮月也起身,却不是走向门口,而是来到窗户前面,这扇窗户的角度,视野很好,足以让她纵览整个练武场,然后一眼就找到了那个她想看到的目标。

练武场上宽广,四周摆放着十八般武器,阳光下的墨发飘扬,墨发的主人正在练剑,回时优雅自然,去时凌厉,一来一回,如行云流水般潇洒,尽显丰人之姿,快、很、准,墨发的主人做的很好。

如此之人,饶是她这个十五年华的妙龄女子都不由心生向往,更何况是其他狂蜂浪蝶。

“楚将军,你认为,以龙悠寒现在的身体,他的脚能够再次上战场吗?又或者是,能参加的了这次各国的竟马比赛。”

欧阳兮月轻声细语,对楚天的称呼也变了,不用回头,便也能猜到楚天的严肃面孔。

楚天,是夏凰国的镇国将军,与现在在练武场上,练剑的墨发少年龙悠寒的父亲是战场上的生死之交。

龙悠寒的父亲是当今唯一的王爷,楚天则是权倾朝野的将军,只不过这位将军似乎一直讲龙悠寒当作亲生儿子一般教育,训练,是他的义父。

楚天闻言走到窗边,心生警惕的,转身只是看向欧阳夕月。

先不说日后是否能上战场,单是眼下一个月后的那场各国之间的竟马比赛,就绝对不能失去龙悠寒年少有为的高超骑射技巧。

在同龄人之间,绝对无人比拟,连他这个要求极高的人都是惊赞连连,可以说,龙悠寒的骑计是最重要的致胜关键。

相对于龙悠寒其他几个朋友,他们的骑技虽然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楚天反而更相信龙悠寒的实力。

尽管现在他出现了一点缺陷,但在为被人知道的情况下,还是同样能给其他国家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这件事只有龙悠寒自己,和他几个生死之交,加上他一个义父,皇上,王爷这些人知道。

这个女子又从何得知的呢?楚天谨慎的开口询问:“欧阳小姐不妨直说。”

听似漫不经心的语气,其中却包含了百分子百的试探之意,这位楚将军似乎想多了。。。。

欧阳兮月嘴角勾起微笑。

确实,她是知道龙悠寒的双腿出了问题,但那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她只在乎她那批货物能不能准时,追上温泉居的二二周年活动,毕竟这次的货物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

否则,欧阳兮月绝对不会在这个非常时期,亲自登门,浪费时间。

非常时期,不仅是指她温泉居的问题,还是指朝廷现在要处理的事情,更是不想再遇见他。

欧阳兮月,手指轻轻划过窗边,看着练武场的反向:“过犹不及!”

她刚才的意思是,不仅龙悠寒乃至整个国家的人对于少年的骑计都太过于依赖了,而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小王爷的目标性太强了,国家强大的责任性令他不由自主的释放压力,那种所谓的势在必得的信心在给国家带来自信的同时,也带来了压力。

国家的人民开始盲目的崇拜他们这个还是少年的小王爷,信赖甚至依靠。如果是这种情况出现的国家竞赛上,那么国家必胜;

可是这种情况在未战时便已经显现出来,就不得不带来一些弊端,例如;小王爷的身体就此垮掉,双腿从此站不起来。”

语气到此骤然变得认真起来,“小王爷绝对不能在抱残守缺了,这样他的身体会吃不消!”

悄悄的倒吸一口气,楚天目光锐利的扫了过去,三千发丝下不过一张苍白羸弱的脸。

人,果真不可貌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