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38章 番外:老乡见老乡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14 2016-05-13 20:20:09

  我左闻闻又看看,除了找到俩老鼠窝没别的收获。

不经意间一回头,卧槽,草丛里咋还有一对绿油油的眼睛?

我被吓得一机灵,撒腿就跑,那种慌不择路的跑。你说说,这大半夜瞎晃悠,晃悠出东西来了吧!

后面那玩意儿还紧跟,速度也是超猛的,我呢个操了,什么玩意儿?

琢磨后面啥玩意儿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是条狼,貌似除了老虎、豹子,自己也没啥可怕的。

一般食肉的,也不会挑他这狼捕食呀!有啥好怕的,再说,那双绿油油眼睛的拥有者,看我发现了他,从趴着的草丛里显出了身子。

不过没有料到我会那么没出息的撒腿就跑,很是愣了一愣,见我跑出去不远,才反过味来,撒丫子追去,一边追一边暗骂:居然被发现了!

我疯跑着,听到身后狼特有的喉咙呼呼声,才后知后觉,不是黑背吧?

我跑着扭头一看,顿时气得肝儿疼,不是这龟孙子是谁!

这丫竟然想着除掉我!

别问我咋这么聪明,居然想到黑背想害我,你傻啊,这大半夜他不去猎食去,在我屁股后面躲着,难道还是想闻我放屁味儿?

不等我骂出声儿,由于没有看路,竟是一脚踏空,这里是个稍陡峭的坡壁,一通好滚,途中我尽量蜷着身子,将比较柔软的肚子护住,都没顾上我俊俏的狼脸,也不知毁容没有。

等一着地,我翻身就接着跑,还能抽空看看黑背那孙子,嘿嘿,估计刹不住步子,跟我一起滚了下来,只是不懂防护动作,狼狈透了!

我跑啊跑,直线跑、s蛇形跑,钻过草丛,拐过树干,跑的我累得不行。

呼呼呼,这么也不是办法,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拼一下吧!我刹住步伐,扭身朝着黑背扑去,目标他的脖子。

可能追我追成了惯性,黑背没想着我会打个回马枪,脚下停不住奔跑,只能随着本能稍稍躲避我的攻击,也致使我没咬到他的脖子,而是咬在了黑背胸腹间。

恶狠狠撕咬下一口,就地十八滚躲过黑背拍过来的利爪,喘着粗气两两相对,卧槽,黑背你那恨不得喝我血吃我肉的表情放出来吓唬谁呢?

你大爷我让你来袭击的?你既然来了,受伤啥的肯定做好了心里准备,现在一副我杀了你亲爹的表情,是咋蹦出来的?

咋,我还得躺下伸着脖子给你咬?

我傻呀!

就在这秋风瑟瑟中,我俩深情对望,转起了圈圈,若是能读懂我俩眼神,估计就是如下:

“你来啊”

“你来啊”

“你先上”

“凭啥,你先上”

“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呀”

“你不是第一厉害吗,你来啊”

如此没营养话题,重复、重复再重复。可能我俩在这儿冻了有一俩时辰吧,谁都不敢轻举妄动,直到又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往这里靠近。

就是速度有些慢……

待最后靠近的那位靠近,我浑身的毛儿都乍起来了,竟是我家大肚子媳妇儿!

我天!

她怎么来了,不光大肚子,还坡着一条腿,能走这么远?

嗨,其实在慌不择路的乱跑中,俩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去了,只是离山下进了。

我这边担心,黑背那边可就要开心的多了!

虽然黑毛儿多了一个帮手,可是这帮手是帮倒忙的,白尾大着肚子坡着脚,跑不动,他只要攻击白尾,就黑毛儿护媳妇那劲儿,肯定对自己防不胜防。

真是天助我也,这次,一下灭了他们一家子!

我隐隐看见黑背阴险的笑着,就知道事情不对,冲我家媳妇喝到:“离远些,别过来。”

谁知道我那傻媳妇竟是没看出情况危急还往这里慢慢靠近,卧槽,难道不光人一孕傻三年,这狼怀孕之后,也是傻的了?

我还想说,结果黑背那个阴险的瘪犊子,居然跟个离弦的箭似的,朝我家媳妇恶狠狠扑去。

MLGB的,尼玛敢动我媳妇!!

按方位来说,我离我家媳妇是比黑背要近的,本身就在防备黑背,在黑背有动作的时候,我就跑着挡在了我媳妇前面,瞅着一脸凶相的黑背,就想干他丫的。

谁知,我竟听到了开枪般的破空声,卧槽,这里还有别人?还是有枪的?

我上辈子就是死在枪下,对于东西划过空气产生的破空声,很是敏感,立马警惕俯下身子,做出攻防两可的动作。

寻声看去,是一条长木棍朝着他们这里,以风雷之势而来,刚要喊自家媳妇躲,却准确的发现凌空袭来的那根长棍攻击的方向,貌似比它高了几个度。

此时的独狼有两个猜测:一、置棍子的是个笨蛋,想攻击它但是没瞄准。二、看那棍子的破空力,想来那投掷的人是个武功高手,袭击的貌似不是他们。

这些想法只是在一瞬间,那迅速而来的长棍早就戳到了这里,果然,黑背被长棍戳到钉在地上。

他现在没看去看黑背如何,如果是猜想二的话,那么那个高手已经得手,会不会接下来就会攻击它们呢?

所以,不管如何,我觉得,还是置棍子的那个人比较危险,所以我也不管被定住的黑背咋样,挡着媳妇,就扬着头往棍子破空的源头望去。

这一看,差点把我吓尿,丫的,树上咋还有个小女孩?

不过那小女孩抱着树不动一动,手上也没有棍子什么的了,应该大概也许不会袭击他们夫妇了吧?

我稍稍松口气,护着媳妇看向被定住的黑背。

我忍不住一个狠狠的抽搐,黑背被棍子贯穿大脑,并且牢牢钉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由得深吸一口凉气,这棍子要是冲的它的狼脑袋,估计比这也好不到哪去,他躲不开呀!

其实我不知道,就是我那一系列的表情,把树上那位吓得也够呛,只觉自己遇到了妖精呢。

我看着那女孩在那装鸵鸟,完全没有要打杀两口子的意思,不由试探着问:“我们走了啊!”

其实我也是傻,那一个人还能听懂狼嚎咋的,我竟然还指望着那女孩和自己说走吧,真是晕菜。

我拱拱身边的媳妇,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跟着自己。然后不转身、不回头,就那么趴伏着身子慢慢往后退。

我媳妇可能也知道树上那女孩不好惹,啥也没说的也不犯傻,跟着我慢慢往后退。只要我俩退到一定距离就能安全!

正认真的后退,突然从那树上传出一道人声:“哎,哎,这货咋的,你们不要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我一哆嗦,卧槽人吓人吓死人啊,自己虽然是条狼,那也经不住吓呀!

我媳妇也被吓得不轻,来了脾气,张口就吼道:“你想怎样?”

也是,我媳妇听不懂人话,不知道那啥意思,我赶紧安抚我媳妇,那人没恶意,就是问黑背咋办,这儿咱惹不起,你乖乖看我的啊!

想到那女孩可能听不懂我们狼语,我特意摇了摇脑袋,这点头“噎死”,摇头“孬”,这玩意应该通用啊,我这是不要的意思啊,希望树上那位能理解。

树上那位当然理解了,差点吓的掉下来,哆哆嗦嗦喊着:“我擦,聊斋志异啊!”说完还摆着手让我们赶紧走,说啥:“狼哥狼嫂,走好走好,有空常来玩哈!不是,没事就别来了,拜拜!撒有那拉!”

我听她说着,顿时泪奔,这是,这是我滴亲人呐!

细看看她身上的衣服,貌似古装,可是她说话的语调,知道聊斋志异,还会说日语,明显的就是新世纪的潮人,这是异国他乡见同胞,两眼泪汪汪。

忍不住对着树上那女孩问:“你穿来的对不对?我水瓶座你啥星座?我最喜欢吃天津狗不理包子,你吃过没……”

可是,人狼殊途,她听不懂,只是摆着手让我们走,我低落的垂着头,老乡见老乡,谁也不认识,这咋整?

树上那老乡貌似把自己当妖精了,十分惧怕的不愿意和自己接触,我真的很想告诉老乡,你想多了,我不是妖精呐,你看聊斋看多了美女!

可惜,在不同语言的情况下,一切都枉然,这个事情靠诉我们一件事,懂得一门外语是多重要的事情呐。

知道老乡不伤害我们,刚刚可能就是恰巧救了他们夫妻,我的理解是,她看着黑背不顺眼,所以戳死了它。

那么现在又是语言不通,天也要亮了,瞅瞅旁边一头雾水的媳妇,我深深看了看树上那老乡,老乡我记住你了,以后你有事,我帮你啊。

虽然不知道有事没事,但是在山林里看见你,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同伴吃了你的,或者别的食肉动物想吃你,我也可以来救你的……

想想老乡的身手,我无奈。

可能老乡永远不会用到自己吧,我带着媳妇钻进草丛,赶紧回狼窝,天就要亮了,可别再有什么要袭击我们夫妻。

跑了一晚上,这要是再来些什么情况,我是不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