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34章 番外:逮只兔子好难(修)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17 2016-05-09 20:17:39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狼崽子是咋干出来,但 毕竟是他的嘛,想想当年看的狼图腾啥的,有些常识还是可以有的。

“五十二天了,相公你说我怀了有几个崽子呀?”白尾趴伏在地上,将圆滚滚的肚子凑到黑毛儿边上。

据说,狼的孕期是六十三四天那样,一胎能有三只到九只那样,超级会生的能生十几只。

我家媳妇五十二天了,这就要快了啊!

卧槽,原主还喂不饱媳妇,我一个外来户就能喂饱媳妇了?到时候媳妇生个十几只,我滴妈呀,可咋整啊!

这花的又不是人民币,我挣都没地儿挣……

“媳妇你饿了,咱去找吃的吧,晚上再说晚上的事儿。”我活这么大,从来都是一个主动解决问题的人,要活着,就得适应,不是有匹狼说我是最牛叉的嘛,适应过来还怕啥。

“我跟你一起去,我怕你走了,黑背过来。”

领着自家大肚子媳妇,我飘飘悠悠就上路了,一边走着,就觉得自己的屁股好像有些高,忍不住的回头看。

看了一遍又一遍,那屁股还是那个屁股,就是多了条尾巴,大概这就是从两条腿走路到四条腿走路的后遗症吧。

大肚子媳妇在我老是看屁股的情况下,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了,咳,只能老老实实别别扭扭往前走了。

自认为很帅的姿势,却不知道在媳妇眼里竟成了有毛病的,要不那尾巴摇个什么?

狼一般是不摇尾巴的,狗才会动不动就摇尾巴。但这不是我愿意的啊,我不太习惯屁股后头有条尾巴,它要摇的。

走了不多远,就看见一颗野苹果树,上面的苹果明显熟了。

可能是在山林里的缘故,并没有人来采摘,好些个苹果摔在地上,腐烂成了化肥,浪费啊!

不过,好像怀孕吃苹果是很好的呀,不都说多吃水果宝宝皮肤好吗?

可能是劲头上来了,也是这苹果树的树干低,我往后倒了又倒,猛的向前助跑,一个高窜,就上去啦。

伸着爪子在比较低、比较近的苹果上使劲,扒拉下去五六个。

想下去的时候才发现,卧槽,这么高?

跳下去不会摔残疾吧?

在我媳妇崇拜的眼神中,我顺着树干,爬低了身子,出溜了下来,站在平地上深处一口气,真不是狼干的活儿。

招呼媳妇吃苹果的时候,看着媳妇一身光溜溜的黑灰皮毛只有尾间白白,才懊悔的一拍狼头,神马狗屁“吃水果宝宝皮肤好”,它爹他妈都一身的毛儿,从哪儿来的皮肤!

知道自己干了一件蠢事,有些心虚的咔嚓咔嚓自己消灭了一多半的苹果,只剩下两个给媳妇。

本以为媳妇会嫌弃的,可没想到,媳妇竟也吃了,完事还说今年的苹果不错。

这我才意识到,狼和狗一样,也是吃水果,吃杂食的。

“媳妇你还要吗?”

其实我是希望她要的,毕竟打些苹果下来虽然有些高,但还是在心理承受范围内的。

“我吃一个就够了,相公,你给我捉兔子吧,我饿。”

面对媳妇的要求,我很想哭,我也想给你捉兔子,但去哪找啊?

带着媳妇兜兜转转,期间发现一颗歪脖子树上有个鸟窝,我兴奋极了,对于捉兔子,我更喜欢上树。

等我爬上去后,好家伙,哪里有什么鸟蛋,倒是有条两根手指粗的斑斓蛇,挺着个圆肚子在晒太阳。

我呢个去,捷足先登啊!

把我气得不行,费老鼻子劲儿上来就为了看你晒太阳?伸手就想捏他七寸。

老爷们一般不怕蛇的,当然,这也是条小的,若是来条碗口粗的就不一定怕不怕的了。

手伸出去,却发现哪里有什么灵活的五指姑娘,只有毛腾腾的爪子一只,见到因愤怒间伸出的锐利爪钩,心里底气更甚。

朝着那条贪吃蛇挥去,命中七寸,虽然没一下死了,但也受力摔出了鸟窝,掉到树下。

等我跳回地上时,哪里还有什么蛇,只见我那媳妇鼓着个狼脸,一张一合吃着什么,仔细一看,正有条蛇尾荡在她的嘴边。

“呕”

我一下就吐了,既然能吃,肯定不是有毒的,但也不是这么个吃法呀?

嘎吱嘎吱硬吞,卧槽,表示受不了……

我这边吐的天昏地暗,我那媳妇倒是很殷勤的叼来一撮草,说是治胃的。

亲,我这是胃难受吗?我这是让你给恶心的!

不过,还是把那草给吃了,味道涩涩苦苦的,之后只要我不想,那吐也就理所当然的止住了。

不吐也只限这么一会儿,在我带着媳妇继续找兔子的时候,她又吃了些饭前点心,比如:青蛙、小蜥蜴……

考虑到手机或者电脑前的亲们都是漂亮小妹妹,我就不一一细说我媳妇是怎么吃的了,恶心也就让作者虫子自己幻想恶心呕吐去吧。

若是有特殊爱好,口味较重的亲亲想知道怎么吃的,请去作者虫子的评论区去留言,我细细说给你听。

而我呢,这一路吐啊吐的,自然而然的就麻木了,爱吃吃吧,还能咋的?

终于,一个灰白色的一团走进的我眼帘。

卧槽,那不是一只老兔子带着两只小兔子在散步?

没有枪,没有套子,我媳妇还在看树上那只漂亮的小鸟,我也没嘱咐我那媳妇,撒丫子就扑了上去。

那老兔子和小兔子听见动静还能在那傻站着?也是撒了欢的逃命。

为了媳妇能不饿肚子,维护我男人的尊严,我是紧追兔子不敢停。

呼哧呼哧,赶上一只小兔子,妈的,没袋子装啊,我现在要是人的话,用手拿,用脚追,多好!

现在只能用嘴叼住,吭哧吭哧,接着追。

我也是傻的,都不知道咬死之后扔一边再追,这直接导致我追到另一只小兔子,将其扑到之后,不知道咋处理了,眼睁睁看着那只老兔子跑的快要没有身影了。

这时候才听见身后媳妇急切的喊着:“咬死它,咬死它。”

下意识就咬紧了牙口,口腔间弥漫着鲜热的血腥气,有热血滚进了我的嗓子眼,没有办法吐,只得咽下。

嘴里的味觉是鲜美的,可生理上,卧槽,恶心死我了!

将那只小兔子吐出来,佝偻(goulou)着身子大吐起来。

我媳妇这时候也已经跑到了我身边,看我吐的厉害,没有责怪我傻的没抓住老兔子,也没急着进食小兔子,围着我转圈圈,不断的用脑袋蹭着我的脖子,时不时舔舔我的嘴角。

我想着她是害怕了,我吃了她以为的药,却是不见好,还在吐啊吐的,若是我出了事,那她一只伤了后腿,基本丧失追击捕猎的快要生产的母狼,可怎么办?

是啊,其实在白尾心里,黑毛儿已经是只神经有问题的狼了,但他是自己的相公,就算没有瘸腿,也绝没有抛弃黑毛儿的念头,他们狼是一夫一妻的,除非伴侣死亡,不然不会另结新欢。

黑背不会让她进狼群的,她独自一狼,生下狼崽子,没有我给捕食,不饿死也得当食物给其他肉食捕猎者。

可能是触动了我哪条不太正常的神经,为了证明我是正常健康的,我狠狠低下头咬住我爪子下的另一只小兔子,当血腥弥漫嘴里,我努力克制自己,暗示自己适应吧,都穿成狼了还矫情个什么?

受不了血腥,往下的日子还能去吃苹果?

想想熟肉基本没有可能了,不但没有打火机,还没有钻木取火的双手,往下的日子不能适应,迟早饿死一家子狼。

过了一会儿,再没有要吐的感觉,将那只小兔子吐在地上,看着两只小兔子,均被自己在嘴里含的毛发贴贴着身子,我有些不好意思让我媳妇吃了都。

我媳妇吃了一只就示意我将另一只吃了,我放心激烈的摇着头,说自己胃不舒服,吃了都得吐,还是媳妇都吃了吧。

虽然下决心适应,但对食生肉还是本能的排斥,我只等着自己饿急了。

果然说自己胃难受,媳妇自然不带怀疑的接受了另一只小兔子,只是她边吃边用担心的眼神看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反正也捉不到那只老兔子了,我示意媳妇将小兔子吃干净些,慢嚼细咽,尽量不伤害兔子皮毛。

头一只破损严重但还能用。

媳妇对我的要求不解,当听我说留着生产时软和,便愉快的接受了慢嚼细咽这个提议。

回去的时候,我将还能用的兔皮挂在了稍高的苹果枝上,期望它能自我风干,等我用时再来取。

还废了老大功夫在苹果树周围不远,刨了一个足有一米深的坑,拉了好几张树叶盖在上面,用爪子撩了土上去,尽量用尾巴把自己的痕迹抹干净。

虽然坑的直径有些大吧,坑底也没有利器,但总有些瞎眼的掉进去爬不上来的小动物吧?我撇了一眼边上啃苹果的媳妇,明显,它把我的挖坑行动当间接神经抽风了!

然而,今天狼群的捕猎,这个坑,恰好救了我一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