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31章 大结局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2476 2016-05-06 20:00:59

  向皇家申请的慈善堂?稀奇吧!

听说是沈家自觉商户之家,为能娶到林将军之女,深感祖坟冒青烟,所以倾覆财力,置办皇家慈善堂,感谢皇家恩典,感谢林家不嫌,感谢……

说白了,就是积福积德。

这慈善堂虽然是沈家出资,但是,人家说了,这都是皇上的恩典,十三皇子的心善,所以,这一切的一切跟人家沈家没关系,他们只是出钱罢了,这慈善堂是皇家的慈善堂。

当然,随着沈家的出头,皇家人员的操作,全国最富有的前十商贾人家,自愿每年出资,用于慈善堂一切扶贫项目。

至于是不是真的自愿出资,有没有奖励啥的,只要是对咱们好的,咱们老百姓管那么多干什么。

慈善堂一建,贫穷之村修路它管了,孤寡老人看病它管了,据说,每年慈善堂都会举行两次学子考试,凡是榜上人员,皆能得到皇家慈善堂对其学业的支持。

好像是说,每次参加科举考试时的食宿笔墨,慈善堂包了。

若是这般也就算了,好像还有措施说,村里上不起学的,但是真的有才华的,只要经过慈善堂的测试,慈善堂都会给予一定帮助。

这些措施一出,好家伙,人们哪里还管林冬没死去哪了,是不是真的没啥情况,全部为慈善堂而沸腾了。

不是虫子夸张,你看看,要想富、先修路,这贫穷的村子百姓沸腾了吧?

孤寡老人本就在村子里生存艰难,现在有慈善堂的帮忙,老人们和即将不如老人的是不是也沸腾了?

还有支持学子学业,每次科举考试,那些乡村路远的,哪回不是大笔银子,简直全家勒紧了裤腰带呀,现在好了,有慈善堂啊,只要孩子出息,害怕得不到帮助?上学的这些学子沸腾了,学子的家人沸腾了不?

还有人家慈善堂会在上不起学的孩子里选拔培养,这不就是人人有希望吗?

沸腾,全国都沸腾了!

感念当今皇上皇恩浩荡的有,感谢十三皇子心善救了林将军之女的有,拜谢首富沈家的人那是绝对有的,除了被迫出资的商贾巨鳄骂沈家烧坏了脑子之外,就连当今皇上对于沈家的贡献,那是给予相当的肯定,这个爱国爱民的!

以至于林冬以后发展肉铺,绝对的顺风顺水,没有一个敢跳出来找事儿的。

这可是受全国百姓感念的人物,这可是受皇家关注照顾的人家,谁敢找死,难道你也想贡献全家,造福全人类?

那还是种种省省吧,于是林冬的肉铺买卖那是开遍全国,其富有程度,赶超当年的沈家,而且,她也还是每年都出资慈善堂,毕竟这慈善堂的账户由皇上指定人员立账,她不怕被坑!

这天,林冬在天还没亮就被人拉了起来,被喜娘折腾了好几个时辰,又被原主的亲娘搂着痛哭了一番,才盖上了喜帕。

人家将军夫人可不得痛哭,这闺女一失踪就那么长时间,如今好不容易找回来了,还没有怎么亲近,亲爹娘的记忆都没怎么想起来,就被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男人给叼走了。

这男人还是个商贾,虽然是个首富,可他们将军府也不是那差钱的。

再有钱,士农工商,社会地位在那放着呢,她家女儿竟是连个诰命都没有,比她给女儿挑的婆家,真是差了老鼻子了。

这一刻,将军夫人是无限的想要对着皇帝和十三皇子吐口吐沫,有这么欺负人的?她家老爷拼死拼活的和敌国打仗,到最后,没得什么好处,倒是把女儿给赔出去了,没良心呀!

当然,这些她也就敢在心里吐槽,这话说出来,不但老爷饶不了她,皇上和十三皇子就得把她给抄家灭族。于是,这将军夫人只能擦着眼泪,将林冬送出屋子。

是的,没错,今日是林冬出嫁的日子。

那么多的传言中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林冬被老皇帝指婚嫁给了首富沈家的庶子沈路。

虽然一个是商人的庶子,一个是将军的女儿,两人身份相差的太远了,可是两人相识在两人危难的时候,感情更是真诚,倒是也成为了一段佳话。

更何况,也不知道十三皇子是怎么打算的,居然给沈路求了一个五品官坐着,华国有规矩,在庶子成家立业之后,若是有个一官半职的的情况下,是可以分出本家的。

所以,林冬嫁给沈路,其实和以前在大陆村差不多,因为沈路已经分出了沈家,自立门户了,林冬嫁进去就能当家作主。但这也不是将军夫人所能满意的,唉,她的娇娇女呦……

被人搀扶着上了花轿,林冬心里是忐忑的,她没想到,在时间这么紧迫的情况下,沈路怎么做到的,居然办了一个轰动了整个京城的奢华婚礼啊!

那十里红妆,那一抬又一抬的聘礼,洒遍了整个京城的喜糖,都成为了老百姓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

有多少人都在感慨,这沈家果然不同凡响,谁说庶子不受宠,在沈家的一个庶子娶亲,为了给将军府面子,居然办的这般的奢华。

以至于多少年以后,还有人谈论起这一场轰动了整个京城的婚礼,这热红了多少人眼睛的婚礼,男的都说就是这一场毫不遮掩的婚礼加速了首富沈家的败落,女人们都羡慕林冬,有那么一个看重自己的夫君。

沈路已经出去招呼宾客了,林冬紧张的坐在喜床上,屋子里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丫鬟,林冬忍了许久,还是忍不住的对站在自己身边最近的一个丫鬟说道:“麻烦你去帮我把我妹妹花朵叫进来。”

“少奶奶等一等,奴婢马上就去。”丫鬟领命走了出去。

林冬忍不住的吐出了一口气,她这还是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结婚,心里说是不紧张那根本就是骗人的。她很紧张,相当的紧张。

哎呦,对了,自己还没有把花朵嫁出去,自己倒是嫁了,真是有够的。

“你们都出去吧,不用过来伺候了。”紧张的林冬没有等来花朵, 倒是等来了沈路。

丫鬟们陆陆续续的退了出去,林冬闻见坐在自己身边,沈路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酒气,藏在袖子里的手指无意识的搅动着。

“沈路,你,你……”这还是年前沈路离开之后林冬第一次看见沈路,没想到是这样的场景,她们明明已经做了半年多的夫妻了,可是这时候居然还来个成亲。

她是想要骂人的,你说说,这都办的什么事儿,一个搞不好,他俩都得送命,傻冒!

林冬话还没说完,沈路就掀开了林冬头上的喜帕,痴迷的望着装扮的异常美丽动人的林冬,低下头,一个吻便落在了林冬的嘴角,“我亲爱的小媳妇,对今日的婚礼还满意吗?对我沈路送去的聘礼还满意吗?对皇上的赐婚圣旨还满意吗?”

林冬其实已经听不清楚沈路说了些什么,她头脑晕晕的,迷迷糊糊的跟随者沈路的动作,脑子里最后的意识,是她想到拜完堂沈路把自己送到喜房来的时候,给自己喝下的交杯酒,那酒里面一定加了东西,不然自己此时浑身怎么那么的热?

为什么会想要的更多?

鲜红色的床幔落下,遮住了一室春光。

临了,林冬只有一个念想:下辈子,看来是不要做杀手了,真的不适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