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26章 水淹火烤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92 2016-05-01 20:17:37

  柴封看着林冬着急离开的背影,想要说的话,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算了,有些事情自己不说,这沈路还不是一样会说?说不一定,那些事情等沈路自己说出来,倒是比自己一个外人说给林冬知道效果更好。

“走吧,咱们该回家了。”柴封冲外面站着的小厮说道,那一句“该回家了”被他说的多出了另一番味道,好似充满了哀伤又好似充满了悲情。

林冬回去的时候花朵已经起来了,正准备去厨房做早饭,看见林冬从铺子那边过来,不由的问道:“冬姐,这么早就开门了吗?”

林冬心里着急着回房间看信,随便的朝花朵点点头便径直往自己房间走。

花朵也没多想, 见林冬进了自己房间,这才后知后觉想到,这刘壮他们都还没来,冬姐这么早开了门,又没人在外面守着,那昨天没卖完的猪肉怎么办?冬姐也不担心被人偷走了?

花朵想了想, 心里不放心,便自己跑到前面铺子去看,这铺子的门明明好好的锁住的, 哪里是开门的样子?

心里不免猜测莫不是昨晚姐夫没回来,所以冬姐这一大早上的起来去看姐夫回来没回来?

花朵一边想着一边往后屋的厨房走去。

林冬回到房间里,房门都来不及关上就打开了柴封送来的信。

原本林冬以为沈路特意叫柴封送来的信,会写着什么重要的消息,就算不是重要的消息,至少也是应该告诉自己他沈路的行踪,去做什么事情了,但是林冬拿着手中的一张白纸,心里真是不知道该有什么心情了。

林冬还以为沈路回害怕被人拿到这封信,会不会像以前自己看的武侠小说一样,这信要做点特殊处理才会显示出写在上面的字?

这般想着,林冬便仔细的回忆了以前自己看的为数不多的这种情况下,电视里面的主人公都是怎么处理的?

好像是用水泡一泡?还是用火烤一烤?

于是正在厨房和刘大娘一起做早饭的花朵,就看见林冬拿着一张白纸神色匆匆的跑进了厨房,进了厨房的林冬什么也没说,拿起一个空碗就从水缸里面乘了一碗清水,把手中的白纸就那么平铺在水里,继而双眼盯着那张还是什么都没有的白纸眨也不眨一样。

“难道错了?不是水应该是火?”林冬自言自语的说道。

“什么水什么火啊?冬姐?”花朵好奇的问道。

刘大娘也一脸疑惑的看着林冬问出了相同的问题。

林冬来不及回答花朵, 而是对着刘大娘说道:“婶子,你弄点火出来,我要用。”

刘大娘虽然不知道林冬到底要做什么,但是还是好脾气的从灶里拿出一根正燃着的木棍子,林冬小心的把已经打湿了的白纸放在正燃烧着的木棍上烤着。

半响,看着还是一个字儿也没有,依然是一张纯白的白纸,林冬不由的泄气,“什么啊,还是什么都没有的白纸。”

“林冬, 你大早上的拿着张白纸又是泡水又是烤火的, 到底在干什么?”刘大娘看着林冬疑惑的问道。

林冬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这明显是犯傻的行为,露出一个苦笑,敷衍着的说道:“没什么,我闲着没事干。”

说完便说自己要去开铺子了,等早饭熟了在叫自己,便一溜烟的拿着张白纸飞快的跑了出去。

不过跑出厨房的林冬并没有直接去开铺子,而是又跑回了自己房间,把那已经被烤干了的白纸小心的叠了起来,重新放回了信封里。

咦?信封里面怎么有字?

林冬重新把白纸装回去的时候,不小心的看见了信封里面模模糊糊的好像写着字,她连忙把信封反过来一看。

“勿念,速归。”

四个小字工整的写在信封里面,林冬拿着信封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就这么四个字,有必要弄的这么神秘吗?

“沈路, 你个混蛋,既然要送信回来,就不能多写两个字吗?这信纸不用偏要用信封, 真是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什么。”林冬小声的嘀咕着,最后还是把那张被沈路抛弃不用的白纸装回了信封,小心的压在了枕头底下,这才出了房门去开铺子不提。

她也真是傻了,自己就是干这行当的,当初老大交的本事竟是在匆忙间忘得一干二净,完全没看出,那就是张白纸,晕透了!

林冬这边刚开了铺子,那便鸿威养猪场送猪肉的小飞推着板车就到了。一个人就把猪肉从板车上搬了下来,又是一个人过秤,一旁的小飞完全帮不上忙,只是惊讶的站在一旁看着林冬忙前忙后。

小飞虽然已经来送货很多次了,不过这每次来的时候要么是石顺石伟两兄弟在,要么就是石顺石伟,刘壮三人都在,这搬猪肉,给猪肉过秤的事情完全是几个大男人做了的,林冬就只是在单子上面签个字就好了。

今儿还是小飞第一次见林冬做这些,他尽管早就听人说这林家铺子的林老板,悍妇林冬,那是天生力气大,一个小娘子就能抱动一整头猪的猪肉,还能独自一人杀猪,但是这些都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

小飞从来没有自己亲眼看见过,所以,对于别人嘴里说的话,他多少是有些怀疑的, 觉得别人那都是给林冬面子,夸大其词了。

哪里知道今日自己这一看,小飞对于那些曾经一段时间,吵的沸沸扬扬的关于大陆村的悍妇林冬的传言,百分百的相信了。

“给,小飞,单子签好了,明天还是少送一点猪肉来,这过年了,村民家里都自家杀了过年猪,零卖的生意不怎么好了,我这铺子现在就靠着送酒楼客栈,每天保证他们这些大主顾的分量就行了。”林冬一边说着,一边把签了自己名字的单子递给了小飞。

小飞还没从惊讶中回神,林冬的单子在他的面前挥舞了好几下他才回神,连忙接过林冬手中的单子,有点尴尬地说道:“林老板方才说什么了?我刚没听清楚。”

“大清早的想什么呢?这是还没睡醒么?”

面对林冬的打趣,小飞更加不好意思了。

林冬只好把方才说的话在说了一遍。

“好嘞,我知道了,明天就按照林老板你报的斤数给你送来。”小飞一边说着一边把林冬签好名字的货单往自己怀里放。“那好,林老板,我这就先走了,祝你生意兴隆啊!”

这谁都喜欢吉利的话,林冬听了当然心情好,笑着回道:“借你的吉言,借你的吉言。”

小飞这前脚刚走,石顺和石伟就过来了。

石伟一走进铺子就见林冬在给切猪肉,给猪肉过秤,连忙加快脚步走了过去,“老大, 放在这里我来就行。”

林冬也没推辞,让出了位置方便石伟去整理等会儿要送货出去的猪肉。她这是没吃饱饭肚子饿,所以没力气了。

不一会儿刘壮也到了铺子,林冬便放心的把铺子交给了石顺和石伟刘壮,她自己便去后屋看看花朵的早饭做好了吗,这起的太早,就更容易饿了。

花朵正端着早饭去堂屋,见林冬从前面铺子过来,连忙说道:“冬姐,吃早饭了,你洗个手直接到堂屋来啊!”

林冬笑着说了一声知道了就转个弯儿往水井边走,准备去洗手。

今早是饿的急了,林冬已经三碗白粥下去,还吃了两个馒头,这肚子怎么感觉好像还是空空的, 什么都没吃的感觉一样。

林冬望着桌子上装着馒头的盘子,里面就只剩下一个白面馒头。

“林冬,你若是还饿就把那馒头吃了吧。”刘大娘好笑的看着林冬可怜巴巴的望着那仅存的一个馒头。

意图被发现了,林冬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是婶子你光顾着喂狗蛋了,馒头你一个没吃呐!”

“没事,我又没做什么体力活,就带带狗蛋,喝一碗白粥我就饱了,不吃馒头了。”刘大娘拿起盘子里的馒头递给了林冬。

林冬见此也只好接住了刘大娘递过来的馒头,几下就给吃完了。

吃完早饭,花朵正收拾着碗筷,刘大娘这见林冬没去铺子,便拉着林冬说话,“林冬,这沈路昨晚没回来,今儿有叫人送个信儿吗?”

林冬一愣,想到那简短的四个字,还没来得及说话,去而复返的花朵却是开口说道:“应该是送信儿了吧,今早上我看着冬姐好早就出去了一趟啊!”

林冬只好点了点头,说道:“恩,早上确确实是有人来送信了,沈路他有点事情要去处理,所以这几天应该都不回来吧!”

刘大娘见林冬已经有了沈路的消息,心里也放心了,她就是担心林冬今日的反常是因为担心沈路。

等林冬这边吃完早饭再一次去了铺子的时候,铺子里面就只有石顺一个人了, 林冬知道今儿又是石伟和刘壮出去送货了。

“石伟和刘壮出去多久了?”林冬随意的问道。

“小半个时辰吧!”石顺想了想这才回道。

林冬看着外面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不由的心里一叹,这天气越来越冷了,本来这零卖的猪肉生意越来越冷清了。

这天气又冷,赶集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