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23章 果然是真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64 2016-04-28 20:01:20

  虽然何明不认罪,一直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是被人陷害、是被人冤枉的。

何广贤也是拿了大笔的银子去疏通关系的,可是那银子一开始送过去,没有一个说的上话的人收,无论是村长,还是知县,都纷纷的把何广贤送去的银子退了回去。

何广贤没法子,只好又加了银子在一次的送去,还是没有一个人收下他送去的银子,本来他都已经放弃了送银子这一条路了,然而等他在监牢里面,看见何明被折磨的就剩下个骨头架子一般的身体,何广贤要强了一辈子的人,居然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哭了起来,两父子隔着牢门抱头痛哭。

等何广贤从监牢里面出来之后,他便又找到了知县大人,好说歹说的让知县大人收了自己的银子,求了知县大人,他以为自己的儿子总算是看到了希望。

哪里知道,这第二天,知县大人就把何广贤送去的银子摆在了公堂上,怒说何广贤做贼心虚,居然贿赂朝廷命官。

这何明被打了板子秋后处斩,何广贤也被因为贿赂朝廷命官被关押了进了县衙大牢,在大陆村风光了几十年的何家算是彻底的没落了。

尽管后来何广贤的大儿子何超匆匆从外地赶了回来,也没有对此时的何家产生丝毫的帮助,能做的,也不过是正压住了何家那些人心惶惶的下人们,何家铺子也关门了好几家。整个何家算是没落了。

也因为何家的没落,林冬的猪肉铺子倒是生意很好,好些曾经何家的合作伙伴都纷纷的找到了林冬的林家猪肉铺子。

林冬的生意一下子好的不行,也幸亏了林冬早就请了刘壮和石顺石伟两兄弟,否则光是林冬一个人,就算是再加上一个沈路,那也估计够呛。

不过,就算是这么忙,林冬也打算在开春之后,重新开一家猪肉铺子。

而对于何家的事情,林冬没有特意的去打听,这些林冬之所以知道,不过是每天来买猪肉的顾客八卦的时候主动说的。

林冬和石顺正说着话,就见石伟和刘壮两人架着板车匆匆的赶了回来。

“哥,赶快上猪肉,村东的徐老板要五十斤猪肉呢!”石伟高兴的说道。

“徐老板,村东的?这又是一个新的大主顾?”林冬想了想,她可没接触过一个叫徐老板的人。

村东那边因为距离比较远,他们林家猪肉铺子还没有去那边宣传过呢!

不过林冬估计没料到,她悍妇林冬的名声,早就传遍了整个大陆村,经过何家的事情,还远远的有传出大陆村跑进历城的趋势呢!

石伟咧着嘴巴笑,冲刘壮挤挤眼睛,刘壮不由的摸着脑袋也跟着傻笑道:“我们是在沈老板的酒楼里面遇见那徐老板的,他好像是找沈老板有事情商量,看见我们送猪肉给沈老板,就说我们的猪肉新鲜,问我们是哪一家的,沈老板就大肆的把咱们家猪肉铺子给夸了一通,徐老板立马就给我和石伟银子,让我们按照给沈老板的价格给他家送去五十斤猪肉。”

刘壮说完,石伟立马从自己腰间解下一个荷包,把里面的银子递给了林冬,“老大, 这是那徐老板给的银子,其他店里面送的银子都在刘壮那管着。”

因为刘壮人如其名生的高大、壮实,平时经常和石伟或者石顺出去送货,林冬就吩咐让每次收的银子都交给刘壮管着,不然万一遇见哪个穷寇,想要打劫什么的, 刘壮也能应付,不会就像瘦子一般的石伟,一看这就能被人轻易撂倒。

林冬接过银子,让石顺切了猪肉,上秤称了,在装车。她自己拿着银子就去后堂,打算把银子放自己屋子里比较妥当。

林冬这正往里面走,正好和往外面走的沈路碰了个正着。

“里面忙完了?”林冬随便一说。

沈路点着头,说道:“完了,我就换了身衣裳,碗筷都是花朵收拾的。”说完侧了侧身体,方便林冬进去,接着接着说道:“刚听见这石伟他们还要出去送一趟货?”

“是啊!正巧他们抓住一个新主顾,我打算把银子放屋子里,就亲自去一趟。”林冬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道。

却听沈路说道:“你就家里看铺子吧,我和石伟去就成,”

正在帮着自家哥哥石顺装猪肉的石伟听见了沈路和林冬的对话,心里不由的祈祷,自家老大不要答应,不要答应啊!

他是一千个一万个的不想要和沈路单独相处。

可惜林冬并没有听见石伟心里的祈祷,她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就答应。

“那行,那现在等猪肉装好,你就和石伟一起去吧。”

石伟赶着牛板车,目不斜视的盯着大路,他总觉得这一路上会很尴尬,很尴尬。

石伟的心里一直在,若是沈路和自己说话,自己应该怎么回答,自己应该怎么说,没办法,他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有点害怕沈路啊!

谁叫自己家大哥给他分析的那么透彻?

说沈路不费吹灰之力,就让沈家的铺子给转给了林冬,更何况自己还亲眼看见过一个一身劲装的黑衣人来找过沈路,那人自己还在何家附近看见过。

回家给自己大哥一说,大哥就说,说不一定是沈路看不惯何家的人总是欺负林冬,所以找了人设局让何家落到今日的下场。

自家大哥分析来分析去的,分析出了何家落得这么惨多半是沈路的报复,这不生不息的就让在大陆村风光了几十年的何家落的这么惨,那心狠的品性,那手腕能力,让石伟不害怕都不行。

当然,这些都是石伟和石顺两人在家里根据自己的见闻、了解,所以猜测出来的,根本没有一点证据,但是石伟就是觉得,他们两兄弟分析的一点都没错。

石伟这里心里七上八下的胡思乱想着,那边沈路却是好像老曾坐定一般,坐在板车上面不言不语的,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以至于已经到了村东的沈家,这石伟和沈路都没有说上一句话。

从沈家出来,石伟满含狐疑的悄悄打量着沈路,沈路虽然不是多话的人,怎么也不会是一个哑巴,这一路上居然一句话都不说,方才见到沈老板家的管事也是一句话不说,面对沉默的沈路。

石伟是越想越奇怪。

收拾着空篮子的空挡,石伟鼓起勇气说了第一句话:“沈大哥,这回去还是我赶车吧?”

沈路一副你说废话的表情看着石伟。

石伟被沈路这么一看,脑门上都感觉到在流汗了,他很想不说话,直接做事,但是不行啊,沈路坐在赶车的位置,他要赶车,就必须要沈路下来,坐到板车上啊。

“那沈大哥,咱们两是不是要换一下位置?”石伟问的越发小心了 。

沈路低头一看,呵,自己怎么就坐在了赶车人坐的位置,见石伟看着自己,沈路二话不说的拍拍屁股跳下了车。

“带好银子,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处理好了我自己回去。”沈路说道。

石伟连忙点头答应着,“沈大哥,你去忙,你去忙,我回去就给老大说你去办事了。”

沈路点着头,示意石伟可以走了,就在石伟打算赶车离开的时候,沈路犹豫几分还是叫住了石伟,“你给你家老大说,若是我晚上没回去就不用等我了,明早会有人来给她送信儿。”

“哦,好,我知道了。”石伟虽然不明白沈路要去办什么事情,不是说好了晚点回去,怎么又说晚上不回去?

不过他一直脑子简单,不想要想那么深既然是让他带话, 那么他就当一个传话的人吧。

石伟回到铺子里的时候,林冬正抱着狗蛋在铺子里玩呢!

石顺刘壮,刘大娘也都在,只是没见着花朵,也就是他未来的嫂子,不过他好像听见过林冬打趣过,说是花朵最近应该都要忙要绣自己的嫁衣,忙的没时间到前面铺子里来玩了。所以没有看见花朵,石伟也没觉得奇怪。

林冬见石伟一个人回来,不由的冲外面多看了两眼,问道:“石伟,沈路呢?”

石伟便把沈路交代给自己的话说给了林冬听,林冬听了,脸色不知道怎么的,就变得很难看。

石伟小心的去看林冬,心里嘀咕着,莫不是自己说错什么了?

可是自己说的明明就是沈路说给自己的,他又在心里把沈路说的话过了一遍,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

石顺刘壮都看出来了林冬此时估计是心情不好,都闭嘴没有说话,一旁的刘大娘想要开口问,被林冬抱在怀里的狗蛋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刘大娘连忙去抱林冬怀里的狗蛋。

原来林冬不小心簕的有点紧,把狗蛋的胳膊给勒疼了。

回神的林冬连忙露出个笑容来哄着狗蛋:“狗蛋乖啊!不哭不哭哈,都是姨姨不好,勒疼我们狗蛋了。”

见林冬满脸的歉意,刘大娘安慰着,“没事没事,小孩子,就是爱哭。“说完又接着问林冬,说道:“刚才你的脸色也太吓人了,这沈路出去办什么事情了?你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