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第116章 丑话说前头

重生之农家小悍妇 九天虫 3085 2016-04-21 20:18:29

  林冬明显是个行动派的人,说完也不管沈路到底愿不愿意就转身进了后屋,打算找花朵去了。

沈路望着林冬风风火火的背影,心里一叹,媳妇儿,你怎么就不能多关心关心你男人的事情?

你难道没看出来你家男人有心事?

你难道没看出来你家男人最近很矛盾?

你难道没看出来你家男人这几天很不正常?

心里默哀着自己在自家小媳妇那里不受重视的沈路,一步两回头朝石顺走去。

等沈路把林冬的话说给了石顺听,这石顺眼睛居然都激动的红了,就差没有跪在地上抱住沈路的大腿了。

“沈大哥,你,你,你,你说的是真的?”石顺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

“千真万确,我还能骗你?”

石顺红着眼,不停的给沈路说谢谢道:“俺现在就回家找俺娘,让俺娘今儿就找个媒婆上门来。“

石顺一边说着,一边扔掉了手中的抹布,脚下好像踩着个风火轮一样,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铺子里。

被石顺留下来的石伟和沈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沈大哥,我,我大哥估计是有点激动,不是故意旷工的。”半晌,石伟也只能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沈路了解的点点头,有些想笑的道:“那外面就你守着, 我去后面看看。”

石伟现在在自家大哥石顺的天天耳提面命的教导下,已经放下了心里对林冬那不可告人的想发, 但是他在面对沈路的时候,却总是有那么一点心虚。

从最开始的不怎么待见沈路,变成了有点害怕沈路,特别是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这时候见沈路要走,他心里不由的一松。

“沈大哥,你忙,你忙,外面有我招呼着呢,”

就这样子,林家来了个大晚上媒婆上门的首例。

天刚刚麻麻黑,石顺不仅仅是带着个媒婆。还把自家老娘给带了过来。

虽然这大晚上的还没有哪个媒婆上门谈亲事的,不过林冬本来就是个现代人,没那么多规矩要讲,其他人呢,见林冬都没说什么,便也各自没有发表意见,都乐呵呵的迎接招待了石顺一家人。

花朵这时候已经听说了,石顺带着自己的老娘和媒婆上门来给自己提亲,羞得一直躲在厨房不出来,倒是折腾了一大桌子的好吃好喝的。

林冬作为一个在现代生活了几十年,受过新新教育,走在思想前端的新时代女性,当然知道这婆媳的关系历来就是一个难题。

尽管她已经很放心石顺,不过这该看清楚的还是要看清楚,故而,这说话间,林冬便着重注意了一下石顺的娘。

这一番交谈下来。就连林冬都觉得石顺的娘还真不错,说话也不像平时自己见的村妇大着嗓门瞎乱吆喝,倒是很是轻言细语的,接人待物也很是和善,林冬是越聊心里越高兴,越是满意。

当花朵经不过刘大娘的吩咐,红着脸端来一份热乎点心进来的时候,石顺娘看着羞得埋着头的花朵不住的点头夸赞道:“花朵姑娘真是长的漂亮,真是个水灵的姑娘。”

林冬立马招呼着石顺娘吃点心,说道:“婶子尝一尝,这点心可是我妹妹亲手做的,她啊,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倒是喜欢做这些吃的,我都快被她喂成个胖子了。”

石顺立马给附和道:“是,是,花朵妹子的手艺那是真没的说。”

石顺娘笑着看了看花朵,又看了看自己那一双眼珠子就差粘在花朵身上的儿子,从盘子里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便不住的点头,说道:“嗯,不错,比外面点心铺子里面卖的还要好吃,咱们花朵还真是心灵手巧呢。“

对于很有可能成为自己未来婆婆的夸奖,花朵窘迫的谢道:“婶子过奖了,哪里有那么好。“说完低着头,窘迫的退了出去。

媒婆望着花朵离开的背影,也笑着附和道:“还别说,林老板这妹妹可真是一枝花,这不仅仅是人长的漂亮,厨房里的手艺还真是不错。这以后啊,若是成亲了,娶了林老板妹妹的男人,可是个有口福的。“

林冬笑笑,自豪的说道:“那可不是,我妹妹别的不说,这做菜的手艺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比那些酒楼里的大厨差。”

几人围着又说了一会子话,基本上已经确定了石顺和花朵的事情,不过林冬最后还是有点不放心,见石顺的娘和媒婆也没说要走的意思,便把自己心里一直考量着是说还是不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婶子你也看见了,我们家就这种情况,我做一点小生意,花朵作为我唯一的妹妹。我可是舍不得她吃一点苦的,平时也就是在家里带一带我那小侄儿,给我们一大家子人做做饭,对于农田里的活儿她怕是做不来。以后和石顺成亲后,这农田里面的事情还是……”

林冬话还没说完,石顺连忙说道:“老大你放心,从我认识花朵妹子那天开始,我就知道她压根就没下过地。老大你担心她嫁到我们家,可是白担心了。我家里说实话,没有几块地,以后花朵妹子过了门,哪里还有农活让她做。“

石顺这话刚说完,林冬便注意到原本笑得满脸和气的石顺娘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却有很快的重新堆满了笑。

林冬不用想也能猜到石顺娘的心思,这娶个媳妇回家,男人在外面做事,家里事情不就是需要女人做嘛,不然光靠着石顺那点工钱,女人不下地干活,在家里玩着,那怎么能够一大家子人开销?再说了石家还有个石伟没娶亲呢!

林冬沉思着想了想,这才说道:“石顺你这疼媳妇的心思我赞成,不过以后你们若是成亲了,还会有小宝宝,你媳妇儿不做事,这一大家子人都靠你养着,怕也是不好的。我也不是担心妹子不讲理的人。”

“这样吧,以后成亲了,你和花朵都在店里做,花朵呢,以后就给咱们做饭,我给开工钱的,你觉得怎么样?”

石顺连忙推辞,“老大,那怎么行呢!”

石顺娘却是没说话,只是坐在一旁露出微笑。

最后林冬一拍定案,就按照她这么说的做,还不忘冲石顺娘解释:“没有爹娘在,可不就是姐姐给操心,我这办事说话哪里不在情理的,您可多包涵,不都为俩人好嘛!”

话音儿刚落,那媒人大笑着道:“我可没办过这么痛快的接头了,啥啥都放明面说,这个好,丑话说在前头,以后不伤感情,林老板是个通透的,是吧石家姐姐?”

两家人好一通互夸,最后林冬不免留着石顺一家人和媒婆吃了晚饭在走。

等好不容易忙完了,也就夜深人静了。

沈路一边给林冬洗脚一边说道:“媳妇儿,这花朵妹子和石顺的婚事还早着呢,咱们今儿就是定亲而已,你怎么就连婚后的生活,都要给人家决定了。”

沈路作为一个古人,哪里知道林冬心里的考量。

林冬就是怕石顺一家人现在说的倒是好,以后等花朵嫁过去了,若是说变就变,那可怎么好?

她又不是没能力,现在养得起花朵,等花朵出嫁了她还是照样养得起。何必为了这些客观原因,就让两夫妻以后因为这些鸡毛小事不开心?

再说了,她看见石顺娘那样子,不就是摆明了觉得花朵以后嫁过去了不下地干农活,就是自己家里养着个少奶奶么?

那样子明显就是不乐意,她哪里会不知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你没看见我说花朵以后嫁过去,我不支持花朵下地干农活,石顺娘那瞬间就变了的脸色?现在石顺还欢喜花朵,等两人成亲,爱情变成亲情了,他怎么会为了花朵和自己的娘对着干?现在说的比唱得好听,真到了那一步,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我让花朵以后在咱们家做饭,我就能时常见着她了呀,还能第一时间知道石顺是不是欺负她了,她又过的好不好,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再说了,咱们照样给工钱,就算是石顺娘不乐意,以后想着花朵的毛病,咱们就能说,你儿子赚钱养家,我花朵还不是在赚钱养家?这吃着自己赚钱买的米,腰杆都要硬一些。”

“你不是说石顺娘挺和气挺好的一个人吗?不会这样吧?“

林冬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沈路的额头,说道:“咱们这叫未雨绸缪,现在看着好的很,时间久了,谁知道呢?人都是会变的啊?再说了,我可不想我疼着宠着的水灵灵的一个好妹妹,出嫁几年就变成个黄脸婆了。”

沈路捏了捏林冬正被自己握在手心的雪白的小脚丫子,笑的满含深意的看着林冬,“原来咱们家小媳妇还知道的这么多。咱们家小媳妇是不是再过个十年八年的还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模样?”

林冬被沈路看的心里发毛,想要把自己的脚丫子从沈路的手里抽出来,奈何林冬握得紧。林冬试了好几下也没有成功,瞪着沈路,凶道:“沈路,你丫的要干啥?“

沈路猛的站起来,顺手一捞,林冬就被沈路抱在了怀了,朝大床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